現正播出 
 
QR Code

Hit Rate:138666

歷史元來如此:《自由中國》與國民黨破裂(上)

  • 播出時間: 2017-08-22 06:15:00
  • 主持人: 薛化元
  • 軍方出版《向毒素思想總攻擊》小冊攻擊《自由中國》

    軍方出版《向毒素思想總攻擊》小冊攻擊《自由中國》

    軍方出版《向毒素思想總攻擊》小冊攻擊《自由中國》
  • 《自由中國》出刊〈祝壽專號〉導致與國民黨破裂

    《自由中國》出刊〈祝壽專號〉導致與國民黨破裂

    《自由中國》出刊〈祝壽專號〉導致與國民黨破裂

「歷史元來如此」主要是和大家談談雷震與《自由中國》對台灣民主的影響。在上集敘述了雷震與《自由中國》和國民黨的緊張關係,從「孫元錦案」到「孫立人案」可以看出國民黨當時統治的高壓政策。甚至公開傳播「匪諜」可能化身為自由民主的代言人,這樣當然會造成相當程度的緊張,不過這種緊張究竟是何等緊張?舉例來說,如果以雷震的日記來看,有些與雷震關係良好的立委不敢說來看過雷震,甚至有人開始停寫日記。其實在《自由中國》所在的1950年代,有許多國民黨非常核心的政治人物,把他們的檔案和資料搬到海外去。此時《自由中國》所能做的只有強調文章是為自由民主解惑,來避掉「匪諜」這頂大帽子。

雷震與《自由中國》和國民黨的關係,隨著後續的發展會進入到嚴重破裂狀態。我們簡單分成二條線來說明,第一條是在緊張關係期間,雷震因為在大陸時期的舊關係,與民社黨和青年黨的領導人互動非常密切,可是民社黨和青年黨在台灣因為金錢分配的問題,分裂的很厲害,雷震則希望利用他的人際關係將兩黨的分裂統整,讓台灣有一個比較健全的在野黨。因為早期的台灣地方自治曾經發生過,民社黨和青年黨的候選人以無黨籍身份參選,卻當選許多地方縣市長,甚至比1970年代初期要多很多。所以為什麼有那麼多的選舉糾紛就是因為國民黨投了很多資源卻不一定會贏。

之所以發生更嚴重的問題,是1956年蔣介石要過生日,本來過生日就行禮如儀就好,可是蔣介石卻公開徵求國人發表言論建言。《自由中國》本來就一再建言,現在總統要聽建言了,雷震就當真的努力邀稿,除了胡適之外,台灣在野黨派的政要、自由派的代表人物幾乎都寫了文章,出版了〈祝壽專號〉,〈祝壽專號〉有一說是印了13刷,創了在野雜誌的紀錄,但是出版的結果是國民黨與雷震和《自由中國》的正式決裂。

    因為過去《自由中國》雖然被黨部要脅不要出刊,但廣告仍刊登在《中央日報》,當然《中央日報》的負責人與雷震關係也不錯,但如果花錢登廣告還不登呢?現在的聽眾朋友不大能瞭解《中央日報》有多重要。實際上一直到1980年代為止,求職都要看《中央日報》,其它報沒有那麼清楚的求職資訊,《中央日報》黨政關係良好,也代表很多人的資訊是來自《中央日報》,所以《中央日報》拒登《自由中國》廣告,對《自由中國》與國民黨來說,是一項重要指標。但拒登廣告還算溫和,因為國民黨當時有兩份黨報,北《中央》、南《中華》,《中華日報》就間接鼓勵用暴力來對付《自由中國》,屬於軍方和救國團的刊物,像是《青年戰士報》、《軍友報》、《國魂》、《幼獅》等,都加入批評《自由中國》的行列。並說他們的批評是「揭穿為統戰工作鋪路的個人自由主義者的陰謀」。對雷震來說,這不僅是頂帽子,而且有謀害之意。他本來認為文章互相批評討論,是言論界的好現象,但是這些刊物的圍剿,已經從給《自由中國》戴帽子,開始進入誣衊的階段。

    所以,此時包括雷震的朋友都勸他要小心,甚至嚐試為雷震緩頰,提出了妥協方案,要求雷震「一、不要批評總統個人。二、不要批評國民黨。三、態度溫和一點。」雷震同意第一點,他不是完全不能妥協,但是第二點不行,雷震說可以「批評時語氣客氣些」。為了遵守這個協定,雷震還決定不刊登一篇青年黨領導人左舜生批評蔣介石個人的文章。可是由蔣經國負責的總政治部,並沒有同意這個妥協方案,繼續在所掌控的媒體上將《自由中國》與「共匪」類比,當時「共匪、台獨份子、黨外人士」被稱為「三合一的敵人」,也就是共匪的同路人。

更重要的是軍方還出版了一本《向毒素思想『總攻擊』》的小冊子,由於雷震黨政關係良好,所以這本冊子他也有一份。冊子裡攻擊所謂毒素思想,先分析什麼是毒素思想、以及如何防禦和攻擊毒素思想。雷震非常在乎這件事情,所以在他出獄後,我在去年幫他出了一本書,雷震要為自己的歷史定位辯駁,他就把國民黨講的原文照錄,然後把自己的文章放在後面,拿來對照。而這本小冊子裡也同時攻擊了胡適之。如果這本小冊子攻擊的都是對的,那麼台灣所有在野黨派都會出問題。所以等到1960年發生雷震案時,又出了一本《自由中國違法言論摘要》,不過發了之後又馬上收回來,因為果真按這個標準來抓,在野黨和國民黨內某些批評蔣介石的重要人物通通都要被關起來,而且言論界也會受到嚴重損害。

〈祝壽專號〉出刊後,《自由中國》已經被國民黨從非公開禁止、非公開批評,正式成為散布毒素思想的敵人,換句話說,《自由中國》就會不斷被扣上「共匪」的帽子。另外一方面,《自由中國》的販售也遭到壓制,有些販售《自由中國》的地方,可能現在的人不太了解,你到重慶南路看到賣雜誌的攤販就是,後來他們賣黨外雜誌。他們被國民黨黨部要求禁止販售,還會詢問購買的是些什麼人。鐵路局開始不訂《自由中國》,進一步許多學校也把《自由中國》搬到教務處放,有的連教務處都不能放,完全收藏起來,不過其實還好,至少還有訂。但是影響比較大的是情治單位去找印刷廠,這對《自由中國》是很大的傷害。《自由中國》早期因為陳紀瀅介紹,在精華印書館印刷,但因為《自由中國》對國民黨的批評愈來愈劇烈,情治人員也開始去印刷廠檢查稿子,同時照相、存檔,還要調查印刷廠,這樣也影響印刷廠印書意願,所以《自由中國》被迫去找了不同的印刷廠,然後透過黨政關係協調,才勉勉強強可以印,從這裡可以知道情治單位搔擾印刷廠已經造成《自由中國》出版很大的壓力。

留言
網友暱稱: 無暱稱
別人和奶奶交換農地,挖過水利溝的這一塊和爺爺的弟弟一家的,交換之後又在相鄰的位子,這一次,兩家農地的中間間隔著一條馬路,這一帶的周遭,沈婆的家族在這裡擁有很多的田地。

網友暱稱: 無暱稱
祖母也養了一個童養媳,爺爺娶了奶奶,童養媳則跟爺爺的弟弟在一起,爺爺和弟弟以前住土角厝的時候,就都比鄰而居;爺爺先離開了人世,祖母也去世以後,奶奶把三合院中間祖母走動的通道封起來,爺爺的弟弟也過世了之後,有一段時間,奶奶和嬸婆都是一個人生活,各自住在三合院的兩端。
網友暱稱: 無暱稱
上星期六開始,隔著一條路中間的水利溝也開挖了,今天出現水泥灌漿車.那裏是附近田地的人所擁有和已經售出的,不知道是為了什麼樣的用途而開挖.
留言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