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播出 
 
QR Code

Hit Rate:156824

斌山一角 :蔡伯壎

  • 播出時間: 2017-12-25 06:15:00
  • 主持人: 陳彥斌
  • 蔡伯壎(廖建超 攝)

    蔡伯壎(廖建超 攝)

    蔡伯壎(廖建超 攝)

我今天要介紹的這位台中白色恐怖受難者蔡伯壎,今年已經90歲,他早年就投入左派陣營,就讀台中商業學校,1945年以第一名畢業。

他的許多朋友及同學,知道我們要報導他的生命故事,第一句都是蔡伯壎從小就非常聰明。不過,蔡伯壎畢業那一年,剛好是日本投降那一年,所以畢業典禮非常蕭條,沒有日本子弟參加,雖然投降是在8月15日,而他們在3月就畢業了,但是參加畢業典禮的學生並不多,蔡伯壎是其中一個,我想他應該是代表畢業生上台領畢業證書,畢竟他是第一名。

蔡伯壎畢業後,很快就認識謝雪紅,也就是他口中的「歐巴桑」。謝雪紅1901年生,1945年時已經45歲,她在台中非常活躍,特別是國民政府接收台灣初期,大多語言不通,因為來台接收的官員,大部分是所謂的「江浙幫」,許多人習慣說上海話,而謝雪紅會說上海話,因此在連結上扮演重要角色。

謝雪紅是一位左派的信仰者,是台灣共產黨的創造者,更曾經是中國共產黨送到莫斯科東方大學進修的優秀黨員,還為了共產黨坐了日本九年的黑牢。重返台灣社會後,當然時時刻刻想要發展左派組織,發揚共產思想,所以她非常會接觸年輕人。我問蔡伯壎對謝雪紅的印象,他說:「熱情,照顧年輕人,為人風趣,也很會引導我們認識政治思想與道德。」那時候永遠有一群人在謝雪紅的招待所聯誼、聊天,與謝雪紅互動。有時候謝雪紅講得興起,話題無法結束,乾脆就留下來過夜,但因為有男有女,謝雪紅就讓大家全部在地上打地舖,謝雪紅睡中間,一邊男生、一邊女生,這是一定無法逾越的,也代表謝雪紅在那個時代還是維護著傳統。

蔡伯壎極可能是台灣目前對謝雪紅最瞭解的一位健在者,雖然謝雪紅1947年到大陸後,兩人就不曾再見面,但是蔡伯壎承認,一生中給他最大啟發的人就是謝雪紅,他認為謝雪紅真的是用生命在實現理想,對她也至今念念不忘。蔡伯壎非常優秀,又接觸到謝雪紅,所以他應該在1945年或是1946年時,就被吸收為共產黨員,但是我問他時,他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會這樣推斷是有一些歷史淵源,包括台灣研究左派的林瓊華老師,也認為蔡伯壎早年有加入地下黨。一來是因為他跟謝雪紅太契合,二來是他本人非常優秀。

在1947年的228事件中,蔡伯壎就在執行著謝雪紅的文宣任務。總共有三位年輕人,一位是何集淮,他是何集璧的弟弟,何集淮後來與謝雪紅先後逃亡到中國,而何集璧就是陳文茜的外公。何家在台中是望族,所以蔡伯壎他們這些大甲人到了台中都受到何家照顧。蔡伯壎、何集淮與曾永賢是謝雪紅派駐二七部隊的嫡系文宣尖兵。他們被謝雪紅交代不能露出檯面,也不能認識部隊長鍾逸人、警備隊長黃金島以及宣傳部長蔡鐵成等人,這個就是地下組織。事實上,很多二七部隊的文宣是出自這三人,而這三人在228事件後的命運也各不相同。

1947年蔡伯壎涉及「陳浩川叛亂案」被判刑八年,剛好是228事件後,國民政府想緩和社會,對於政治犯的判決不重。等到1949年國民政府遷到台灣後就不一樣了,對政治犯的手段就很殘暴,動輒上刑場或是無期徒刑。所以蔡伯壎被捕的時間非常剛好,所以只有被判八年。雖然八年已經很久了,但是在台灣政治犯的判刑裡還算「小兒科」。雖然被判八年他卻被關了十年,因為他要出獄時,台灣社會已經進入白色恐怖時代,他找不到保人,再加上他用了化名,更加找不到人,後來他父親經過多方努力才找到好友去保他出來。

蔡伯壎出身書香家庭,他的父親是一位金石書法家,他的一位姑姑嫁給台灣一家很大的企業永豐餘的創辦人何永,而他姑姑與何永最大的遺憾就是「無後」,他們沒有小孩,所以原本期待蔡伯壎這位聰明的年輕人能夠過繼他家,但是因為種種原因,可能也包括蔡伯壎曾經染上白色恐怖的陰影,蔡家覺得對永豐餘這樣大的企業不好,所以並沒有真正過繼他。不過,因為蔡伯壎就讀台中商業學校,對於商業、會計以及財務運用原本就很專精,所以他一直扮演永豐餘財務經理的角色,只要講到錢,一定要跟蔡伯壎談。

二七部隊部隊長鍾逸人坐了17年黑牢出來後,開了一家綠藻公司,專門銷售日本,這家公司就請了蔡伯壎當顧問,因為當時他們資金非常短缺,希望日本人訂貨時可以預付先期款,但是因為他們都不是財力雄厚之人,日本人不肯收他們的支票,只肯收蔡伯壎的支票,因為背後背書的人是何永。

蔡伯壎出獄後一直希望回到學校,所以他中年後還到逢甲大學取得學士學位,等到台灣教育學院開辦後,他又去讀研究所。他的老師是目前國史館的館長吳密察,因為蔡伯壎精通日文,在吳密察的介紹下,翻譯了《警察沿革誌》其中的第二本,這本書是從當時日本人的眼光來看待台灣人反日的歷史,也就是台灣民主運動在日治時代最具體、精確的歷史,日本人精確地紀錄下來。最新一套書的翻譯讓人非常讚佩,而其中一位翻譯者就是蔡伯壎。

目前蔡伯壎已經90歲,除了雙腿不良於行要坐輪椅之外,還是非常健康、開朗,他最大的特色是喜歡和年輕人講話,不喜歡跟老年人說話。我問為什麼?他說:「因為老年人都在回憶,年輕人則在創造未來,所以聽年輕人說話才能掌握未來的世界。」。

他在台中經營的事業都非常成功,所以經濟情況非常好。他不僅會做生意,也相當照顧白色恐怖的受害者,據我所知,楊逵出獄後經濟狀況一直非常拮据,蔡伯壎曾經對他有很多幫助。他到目前仍然鍾情於書海,這樣一位知識分子,在那個時代接觸了左派,崇尚社會主義,一輩子堅定不移。雖然在資本主義賺了大錢,但他仍然沒有忘情年輕時的左派思想,現在和他交談,他還是談社會主義的國度與社會。每次與他談話,都能感受到那個時代的知識分子用生命的堅持。

留言
網友暱稱: 無暱稱
父親做好烤肉亭的地板以後,剩下的像豆腐一樣的石板還剩,父親把石板搬到地上集中放置,跟附近某化工借用的棧板要還給工廠,蓋房子的先生是某化工的親戚.父親搬好石板之後,找吊車要還棧板和把石桌吊回去擺放,吊車的沒有空來.吊車的早上騎摩托車自己過來,跟父親約明天完成;父親之前跟另一家廠商買的水泥石板,他拿剩下的來做菜圃的圍欄,菜園裡還有剩下來的,這幾天被廠商過來買回去了.
網友暱稱: 無暱稱
母親說雙載的也是男性工人,沒有女性,上午就做好了;昨天傍晚父親被告知有爺爺的妹妹要來看阿嬤,後來只有糖果一袋,爺爺做衣服的妹妹她們家裡的人做的.上午去樓上確認設備,下來看到沒看過的人在裡面,母親說那是爺爺嫁到桃園的妹妹(已過世)的女兒一家,父親說他們家是做成衣的,很有錢,堂弟去桃園的哥哥在他們家上班,後來才自己去開自助餐店.他們昨天住在那個堂地的民宿裡面.爺爺奶奶的三合院另一段,去桃園的堂弟賣給他太太的妹夫,不是千萬,是數百萬,含土地,跟之前聽到的又不太一樣.
網友暱稱: 無暱稱
早上不到七點,工人的車子就來了,除了本來的兩個以外,還有一個年紀比較大的,帶著大墨鏡.七點半左右又同時有一台雙載(女性)的摩托車和一個騎腳踏車的往停車棚停車,算來就有六個人了.母親說鋪石板是外包的,本來的二個自己就是老闆.晚上父母又去那個地方拿回一些石板,那一些人早上問拿回來的放在哪裡?看來他們負責在這裡做事而已,不夠的父母要自己去跟人家要而且自己載回來放好;要讓客人住的舒服,朝這個方向發展,雖然父親教我們節約能源,但是他沒有發展出讓客人也不浪費能源(水、電、冷氣、瓦斯)的型態,還會被說吃喝不夠好等等.
留言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