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播出 
 
QR Code

Hit Rate:1177

斌山一角:古瑞雲

  • 播出時間: 2017-11-13 06:15:00
  • 主持人: 陳彥斌
  • 古瑞雲(翻攝自《台中的風雷》)

    古瑞雲(翻攝自《台中的風雷》)

    古瑞雲(翻攝自《台中的風雷》)
  • 由人間出版社出版,古瑞雲著作《臺中的風雷》

    由人間出版社出版,古瑞雲著作《臺中的風雷》

    由人間出版社出版,古瑞雲著作《臺中的風雷》

這一集要介紹的是台中的客家人古瑞雲。古瑞雲1925年生,1945年也就是二次大戰結束這一年從台中商業學校畢業,他最後與謝雪紅、楊克煌偷渡到中國,但一生嚮往左派社會主義的他,在中國過了非常潦倒、艱苦的一生,所以稱他是「夢碎紅色祖國的台灣子弟」。

古瑞雲是東勢人,父親是位獸醫,台灣早期獸醫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為家禽、家畜結紮。古瑞雲年輕時就一身是膽,許多人都很好奇他為何如此有膽量,敢於出生入死。同樣畢業於台中商業學校的古瑞雲同學蔡伯壎,說古瑞雲在學校念書時就藝高人膽大,大家開玩笑說,因為古瑞雲的父親是獸醫,割了許多家禽、家畜的睪丸,捨不得丟掉就拿回去煮給他吃,古瑞雲吃了很多睪丸所以膽子才特別大。雖然是玩笑話,不過可以證明古瑞雲確實一身是膽。

影響古瑞雲一生最大的就是謝雪紅,因為他台中商業學校畢業那一年,謝雪紅剛好在台中經營大華酒家,離他們學校非常近,所以多位台中商業學校學生就被她吸收,時常到大華酒家聚會。那時候的酒家不是像現在這樣,而是供應酒的餐廳,有點類似現在的啤酒屋,大華酒家的樓上就是一個交誼廳。謝雪紅很容易與年輕人打成一片,這是她能夠捲起風潮的一個重要原因,年輕人很容易接近她,進而崇拜她,最崇拜她的頭號粉絲就是古瑞雲。

古瑞雲一生都將謝雪紅當成乾媽一般的崇敬,但是名義上並非正式的乾媽。在二二八事件中,古瑞雲因為謝雪紅的吩咐進入了二七部隊。之前的節目提過,台中成立的民間武裝部隊二七部隊,很多人都認為謝雪紅會是隊長人選,因為她是3月1日市民大會的主席,在那個年代是最有組織、謀略的反抗者,而且她也積極召集武裝組織進行武裝對抗。但是謝雪紅終究沒有擔任二七部隊部隊長,我曾經說過有幾個原因,一個是當時還是男尊女卑的社會,第二是共產黨這三個字在當時是毒蛇猛獸,紅色陰影壟罩台灣政治的上空,如果她當隊長,二七部隊會被認為是「紅色軍隊」,所以她不願意當隊長,而且因為謝雪紅的共產黨背景,台中人對謝雪紅還是充滿疑慮。

謝雪紅雖然協助、扶持鍾逸人擔任二七部隊部隊長,但是她派了古瑞雲進入二七部隊當副官。這個副官雖然官階不高,但卻是二七部隊非常重要的靈魂人物,二七部隊在台中的任務分配,大部分都有古瑞雲參與的痕跡,甚至由他主導。退到埔里後,特別是3月14日謝雪紅宣布解散二七部隊,3月15日謝雪紅、楊克煌與鍾逸人等人分頭逃亡,離開埔里,整個二七部隊的領導人就是古瑞雲,他在3月15日還接到21師一位營長從台中打來的電話,指名找古瑞雲,並在電話中勸降,古瑞雲卻回說要戰到一兵一卒,即使失敗也要同歸於盡。

古瑞雲是用嘻笑怒罵的方式,在很多人面前說了這段話,所以大家都相信他有一戰到死的決心。謝雪紅等人離開後的那個晚上,古瑞雲領導願意留下來的一百多人,攻擊魚池派出所與日月潭小部隊,也攻擊了21師先遣部隊的先遣隊伍,而且都是古瑞雲身先士卒,成功佔領對方。3月16日他們一身疲憊回到埔里,剛好碰到「烏牛欄之戰」,烏牛欄之戰後已勢不可為,於是大家分頭逃亡。

古瑞雲逃亡後的第一件事,還是去找謝雪紅。他跑到竹山,因為謝雪紅在離開時告訴他,如果要找她,可以到竹山某一戶正在做喪事的人家,靈牌的名字是什麼,那是我們的同事,只要拿香拜三次,喃喃自語,插好三支香後,自然有人出來與他對話,這是當時左派台共的一種暗語,古瑞雲照做之後真的有人帶他去見謝雪紅,他就與謝雪紅開始逃亡。

謝雪紅3月15日離開埔里,3月底、4月初輾轉逃到台中大肚,一直躲藏在大肚直到五月中旬才終於找到離開台灣的機會,其實這個機會也是古瑞雲為謝雪紅所尋到的,他找到一位擔任上尉艦長的老朋友蔡懋棠,承諾願意幫忙他們三位偷渡到大陸,他們才能夠在5月21日成功逃離台灣。否則當時國民政府已經可以全面掌控台灣社會,正十面埋伏捉拿謝雪紅,謝雪紅就這樣戲劇化的逃到中國。

古瑞雲一生都在追隨謝雪紅,從台灣追隨到中國大陸,但是謝雪紅到中國大陸後就一再遭到批鬥,罪名有三條,第一條是右傾。這是共產黨最喜歡安給敵人的帽子。第二條是分離主義。因為謝雪紅曾經說過「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她徹底反對台灣解放後,還派外省籍的人到台灣當省主席、省書記,因為根本不瞭解台灣。她曾經說過,二戰後即使不是國民黨而是共產黨到台灣,也會發生二二八的不幸事件,她認為這是文化的差異、歷史的疏離。由台灣人管理台灣人才能度過這段敏感又容易衝突的歲月。第三個罪名就是二二八的逃兵。

就因為謝雪紅一再被鬥爭,也連累了古瑞雲。古瑞雲曾經被下放,他一輩子都過得非常不順,他一九九幾年曾經回到台灣,還出了一本《台中的風雷》細述二二八事件的台中,我覺得寫得非常真誠,也是我所讀過的二二八書籍中最喜歡的一本。但是古瑞雲回來後,財產都被兄弟分光了,連一個棲息之地都沒有,他搭了一個工寮住,但最後還是回到上海抑鬱而終。研究古瑞雲的一位學者林瓊華每次講到他都會非常悲傷,他說古瑞雲真的是一位夢碎紅色祖國的台灣子弟。這是一個時代的不幸,但願以後都不要再發生。

斌山一角:黃金島

  • 播出時間: 2017-11-06 06:15:00
  • 主持人: 陳彥斌
  • 2016年黃金島重返綠島監獄,往事歷歷在目。

    2016年黃金島重返綠島監獄,往事歷歷在目。

    2016年黃金島重返綠島監獄,往事歷歷在目。
  • 黃金島於烏牛欄之役紀念碑(廖建超提供)

    黃金島於烏牛欄之役紀念碑(廖建超提供)

    黃金島於烏牛欄之役紀念碑(廖建超提供)
  • 被判無期徒刑,最後坐牢24年的黃金島。(黃謙賢 攝)

    被判無期徒刑,最後坐牢24年的黃金島。(黃謙賢 攝)

    被判無期徒刑,最後坐牢24年的黃金島。(黃謙賢 攝)

黃金島今年已經92歲,除了有些耳背,身體還十分硬朗。講到二二八,黃金島可以說是灸手可熱,很多人認為他是二二八事件非常重要的見證人。在台中有兩位重要見證人,一位是當年「二七部隊」部隊長鍾逸人、另一位就是擔任「二七部隊」警備隊長的黃金島。黃金島還率領了40位「二七部隊」學生軍,在埔里的烏牛欄和國民黨的21師正規軍展開激戰,這場戰役傷亡十分慘重,黃金島相當傳奇的活下來了,今年已高齡92歲,他認為他活著是要為歷史做見證。

大約兩個月前,有一位美國的歷史研究博士Anna來到台灣,並輾轉來到台中找我,希望透過我安排訪問黃金島,他覺得黃金島的一生相當傳奇,他生於日治時期,曾經到日本就讀軍校,參加太平洋戰爭被日本派到南洋作戰,之後回到台灣,響應國民政府訓練海軍陸戰隊,擔任教育班長與海軍陸戰隊隊長吳振武到營區訓練中國的海軍陸戰隊。之後二二八事件他回到台中,投入反國民政府行列,加入二七部隊,在二七部隊中是位活躍的幹部,因為他有實戰經驗,也擅長使用武器,所以教導二七部隊的學生軍如何用槍、作戰。

二七部隊撤退到埔里,最重要的一場「烏牛欄戰役」不是由部隊長鍾逸人帶領,而是警備隊長黃金島所領導,只剩下不到40位學生軍,卻跟正規軍打了半天的戰爭,直到彈盡糧絕才分頭逃亡。黃金島逃回台中南屯老家,躲在家中閣樓、足不出戶2-3個月之久,所以左鄰右舍都不知道他已經回家,就這樣逃過了二二八敏感時期。

不過,他雖然幸運躲過了二二八,1953年還是因為涉及八仙山武裝基地叛亂案而被判刑。八仙山武裝基地叛亂案的案首是古瑞明(古瑞雲的哥哥),古瑞明具有強烈的左派色彩,在八仙山建構了一個武裝基地,黃金島被牽連,一開始被判死刑,上訴後改判無期徒刑,他在黑牢中坐了24年。我們曾經陪同他重返火燒島(綠島),他當初囚禁在火燒島的情景還歷歷在目,24年後他回到社會時已人事全非,他甚至被家人從戶籍中除名。因為他本名叫黃圳島,他改名為黃金島,被抓去關就好像失蹤了一樣,所以家人就將他報失蹤,出獄後母親已經過世,他也沒有分到任何遺產,連棲息之處都沒有,就在社會底層工作了好多年,才碰到一名喪偶的婦人王昭娥,後來成為他的太太。

我們常與黃金島相聚,談他的生命故事,他被關了24年,但並沒有屈服,在民進黨還未建黨前的黨外運動時期,他在台中就非常活躍,民進黨成立時,出任民進黨建黨黨員,台中市黨部成立,他擔任評議委員會召集人,因為黃金島年高德劭,政治犯經歷也很崇高,沒有人敢和他競爭,他就投入民進黨建黨工作。

黃金島的一生其實並不順遂,畢竟有白色恐怖案底,在社會上謀職相當困難,好在碰到老婆王昭娥,她的EQ(情商)很高,適合做生意,黃金島就幫忙、協助她。但他對獨裁威權政體非常不滿,也因為政治犯的身份,偶爾還是會被警備情治單位找去問訊,可是他都不怕,我問他是否會在情治單位找上門時收斂點,他回說:「反正我在監獄被關慣了,如果他們要抓我回去關,我就再回去就好。」他講到關監獄就好像回到家一樣,畢竟他在黑牢中度過慘淡的24年。

我們在拍二七部隊紀錄片時,黃金島做了許多見證,包括現身說法當初如何訓練學生兵,如何訓練學生看守營區,教學生如何開槍,特別是投手榴彈,他說當初武器當中最充裕的並不是步槍,以台中來說是手榴彈。二七部隊攻佔干城營區,接收了幾萬顆手榴彈,但是手榴彈有兩種,一種是日式,一種是國式,國式的手榴彈拿了就可以丟,日式的則要先撞擊地面,數到三再丟。聽起來似乎國式的比較好用,但黃金島說日式手榴彈殺傷力比較強,會這樣設計也是對自己的軍人有信心。所以他當初教學生丟手榴彈時,就要同時教兩種。去年他91歲,我們訪問他時,他還趴在地上親自示範當初作戰時埋伏的姿式。

不過,他也相當固執,已經高齡92歲還不聽勸告,執意要騎摩托車,結果上個月不幸被撞到,髖骨粉碎在家休養,我們也祈禱他早日康復,因為他想講的話還有很多。美國歷史研究學者Anna來我們學會訪問他,一講就是四、五個鐘頭,他告訴我,他從來沒有見過一位像黃金島一樣,生命故事如此豐富的人。他走過日治時期,讀過日本軍校,參加日本的台籍日本兵,參與南洋戰爭,代替日本人管理接收的南洋小島,被關進集中營,買船渡回台灣,又投入中國海軍訓練海軍陸戰隊,之後回到故鄉,又發生二二八事件,加入二七部隊,逃過一劫,然後涉及八仙山武裝基地叛亂案,一判死刑、再判無期徒刑,坐了24年黑牢。

如果要我來講黃金島,我必須很坦白的說,他沒有很強烈的政治信仰。他也可以為日本打戰,也可以為國民黨訓練軍隊,也可以參加民間的二七部隊,坐牢24年出獄後,是活躍的黨外份子,是民進黨的建黨黨員,可是2008年他是國民黨馬英九競選總統時,中部的一位重要耆老。馬英九當選後,他出任二二八基金會的董事。所以,像黃金島這樣的人,我們不能用非常政治的角度去看他,他只是捲入了時代風潮,沒有所謂的對錯。黃金島就是一個很真誠、很真實的人,一個不會說謊話的人,即使他知道站出來支持馬英九,一定會引起很大的不滿與反彈,但他還是做了,我想他就是一個「很敢」的人。

斌山一角:蔡鐵城

  • 播出時間: 2017-10-30 06:15:00
  • 主持人: 陳彥斌
  • 蔡鐵城槍決前檔案照

    蔡鐵城槍決前檔案照

    蔡鐵城槍決前檔案照
  • 蔡鐵城的故事也收錄在玉山社出版的《二二八記者劫》書中

    蔡鐵城的故事也收錄在玉山社出版的《二二八記者劫》書中

    蔡鐵城的故事也收錄在玉山社出版的《二二八記者劫》書中

這一集要介紹的台中白色恐怖故事,是一位台中大甲的優秀青年蔡鐵城。

蔡鐵城原名蔡金城,他認為「金」字太俗氣,所以自己改名為鐵城。蔡家在大甲專門做草帽、草蓆生意,瞭解大甲的人都知道,大甲的傳統特產就是草帽、草蓆,聞名全台灣。蔡鐵城是1923年出生,原先的學歷並不高,只有小學畢業後加讀兩年高等科,但是他成績非常好,且十分聰慧,日治時期就考上日本政府的文官,在鐵路局上班,擁有令人稱羨的工作,但卻無法滿足蔡鐵城對自己的期待,所以他毅然決然放棄了這個工作,又在別人的幫助下赴日本就讀商業學校。

蔡鐵城從日本回到台灣時,剛好第二次世界大戰快結束,日本投降國民政府接收台灣後,他選擇了自己最喜歡的工作,當一名新聞記者,在台中《和平日報》(原為軍方《掃蕩報》)擔任記者,因為太有正義感,經常揭發政府的惡行、弊端,他曾經報導過一名職業軍官私刑老百姓致死,也寫過警察局吃案,這些新聞在當時都鬧得沸沸揚揚,引發當局不滿,不斷警告他和報社,但是蔡鐵城都無動於衷。

蔡鐵城出事也是因為二二八事件,當時社會十分混亂,這位富有正義感的記者馬上投身台中民間武裝部隊「二七部隊」,擔任宣傳部長,因為他會寫新聞,長相也高大英挺、口才便給,如果以現在來說,就是新聞發言人的角色。他在二七部隊當中是表現相當突出的一位幹部,尤其是二七部隊不願意與國府21師在台中市引發戰火,撤退到埔里,我們到埔里進行口述歷史時,當地耆老對蔡鐵城還有印象,他們說蔡鐵城當時站在吉普車上,拿著用紙捲成的紙筒當麥克風,向百姓喊話,希望他們加入這場聖戰。

蔡鐵城在埔里的幾場戰役都有參與,包括突擊魚池派出所以及日月潭小崗哨,還有21師先遣部隊的小部隊從水里過來的路上,把他們擊退。但是,二七部隊終究在3月16日解散,蔡鐵城也開始逃亡,逃回台中後被逮捕。不過,他的運氣還不錯,被捕的時間比較晚,已經不必經軍事審判,改由司法審判,被判四年,關了兩年多後出獄。蔡鐵城出獄後,如果以一般社會大眾看法算是「改邪歸正」,擔任同是大甲人的台中縣議長李晨鐘的秘書,做了大約一年多。不過,蔡鐵城有滿腹理想,且思想傾向左派社會主義,所以1950-1952年間,發生了一件台中地區很大的白色恐怖案件「大甲案」,因為涉案的大多是大甲人,所以稱為「大甲案」,他也被牽連、逮捕。

依據蔡鐵城妹妹蔡敏的描述,蔡鐵城原本有機會逃離台灣,但他覺得父親只有他一位兒子,逃離台灣後,這輩子不知道是否還能再見到,所以偷偷回到大甲看望父親。結果遭到父親一頓臭罵,感嘆讓兒子讀書卻讀到跟政府作對,也連累家庭。蔡鐵城就低著頭,在黑夜中走出家門,也就在這個晚上,他被埋伏在家附近的軍警、特務逮捕。蔡鐵城被認為是台灣共產黨刻意培植的幹部,並已經著手擴張共產黨組織,所以被判死刑。

「大甲案」總共槍決17人,蔡鐵城是第一批槍決的6個人之一,我們現在能夠尋到的蔡鐵城照片只有一張,之前的照片全部被他父親放火燒了,因為蔡鐵城的父親認為這個兒子不但讓全家蒙上白色恐怖陰影,也讓他這輩子斷後,所以一把火燒光蔡鐵城所有的東西,也不想再回憶起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蔡鐵城目前留傳在網路上的一張照片,是從檔案中調出,當時死刑犯槍決前十分鐘與槍決後都要拍照,聽說這些照片是要給蔣介石看,證明匪徒已經伏法。而蔡鐵城留下的唯一一張照片,就是槍決前十分鐘所拍,胸前掛著「蔡鐵城」字樣。

看到這張相片,你一定無法相信這個人馬上就要被槍決,因為不敢相信一個人在死亡前夕所展現的笑容是那麼燦爛,絕對是所謂的視死如歸,絕對是「朝聞道夕死可矣」。有一位新聞工作者曾經追尋蔡鐵城的一生,他說白色恐怖受難者那麼多,給他衝擊最大的就是蔡鐵城,也就是因為那張照片,他認為,光是這張照片就足夠拍一部電影。蔡鐵城就是這樣一個鐵錚錚的漢子,在死亡的前夕他毫無畏懼、毫無退縮,我想他應該是一位堅定的左派社會主義信仰者。

等到檔案解密後,他的妹妹蔡敏去申請發還蔡鐵城遺物,馬英九總統在2009年將這些受難者的遺物交還給他們的家屬,蔡敏在遺物中看到蔡鐵城被槍決前一晚所寫的兩封遺書,一封是寫給父親,他不斷向父親表示歉意,因為這輩子他再也無法盡孝,他覺得自己是標準的不孝子。另外,也留給妹妹蔡敏一封明信片,上面有他所繪的一棵樹,樹上開著花,還有小鳥棲息,寫著,這是他在世上的最後一晚,他唯一牽掛的是妹妹,因為她還在念書,還沒有出社會,他對妹妹的未來擔憂。

蔡敏拿著明信片讀時,眼淚也滾滾流下,她非常思念這位優秀的哥哥,在人生的壯年就這樣過世了。蔡鐵城1923年生、1952年被槍決,僅僅活了29歲。

斌山一角:顧瑛

  • 播出時間: 2017-10-23 06:15:00
  • 主持人: 陳彥斌
  • 顧瑛(韓家璧提供)

    顧瑛(韓家璧提供)

    顧瑛(韓家璧提供)
  • 顧瑛全家福(韓家璧提供)

    顧瑛全家福(韓家璧提供)

    顧瑛全家福(韓家璧提供)
  • 顧瑛與韓家璧結婚照(韓家璧提供)

    顧瑛與韓家璧結婚照(韓家璧提供)

    顧瑛與韓家璧結婚照(韓家璧提供)

台中的白色恐怖故事前三集談到台灣第一才子呂赫若、台灣知名前輩作家楊逵、以及台中二二八事件當中的菁英盧伯毅。所謂的白色恐怖是1949年到1987年台灣實施戒嚴,因為政治問題被逮捕、判刑、甚至被槍決、或是逃亡流離失所的受害者,我們都稱為白色恐怖受害者。之前講的三位都是台灣本省籍,今天要談的這位是所謂的外省籍,他的名字叫顧瑛。

顧瑛是湖南省丹陽縣人,還未到台灣前就曾經做過學校校長,1945年、1946年時跟著當時被派駐到台灣的空軍上校叔叔顧森來到台灣,他在來台灣之前,在丹陽縣已經有位愛人韓家璧,顧瑛是1916年出生,兩人年紀相差12歲。顧瑛來到台灣的第二年,照了一張相片寄回湖南給韓家璧,上面寫著「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韓家璧看了就明白顧瑛是藉此表達對她的思念,因此,韓家璧在1946年也輾轉來到台灣,當時國共內戰的戰火已日益猛烈,她歷經艱苦來到台灣與顧瑛結為夫妻,並在台灣生活下來。

顧瑛在台灣是在政府單位公路局上班,擔任票據股的股長,後來又從台北被派到台中服務。兩夫妻雖然過得並不富裕,但鶼鰈情深,韓家璧回憶起短短的婚姻生活,顧瑛永遠那麼溫文儒雅,生活也相當單純,喜歡樂器與書法,往來的朋友不多,所以她從來無法想像1955年的一天,顧瑛告訴她,接到軍法局的來信,希望他到軍法局解釋一些他在中國大陸時的行蹤,他早上搭公路局的客運到台北,傍晚就會回來。可是韓家璧一直等到隔天清晨,顧瑛都沒有回來。那時聯繫不像現在這樣方便,她又這樣焦急等待了三天,開始到處打聽,但都沒有人知道顧瑛的下落。

差不多過了十天左右,韓家璧也接到了軍法局的傳票,希望她到軍法局說明她與顧瑛的婚姻生活中,顧瑛的行蹤。她說顧瑛的生活一直相當單純,但還是被留訊了一個晚上,她與顧瑛當時已有兩個孩子,長女四歲、兒子兩歲,他們母子三人就在軍法局的監獄裡陪顧瑛過了一夜。顧瑛非常從容的告訴她,不用擔心,不會有事,明天就可以帶孩子回去,結果,韓家璧隔天就被釋放。回台中後,一開始還可以收到顧瑛的信,後來就漸漸沒了訊息,她在台灣又人生地不熟,無法請人打聽,就這樣熬了兩年後,她終於收到了判決書,指出顧瑛因為涉及匪諜已被槍決,後面還寫著「顧瑛後事已代為處理,骨灰放在台北某個納骨塔」,並附上顧瑛的遺書,請她不必理會他的後事,一定要把兩個孩子拉拔長大。

接到判決書後沒幾天,就接獲要收回宿舍的通知。之前顧瑛雖然被抓,但每個月的薪水仍然匯進他的戶頭,一直等到判決確定被槍決後,就什麼都沒有了。在台灣舉目無親的韓家璧只好帶著六歲的女兒與四歲的兒子搬離宿舍,找尋安頓之處。顧瑛的叔叔也因為這個案件被判刑三年、撤消官職,自身難保,好在顧瑛的一位長官李課長,看到韓家璧帶著兩個孩子的慘況,找了四位同事,當時一位基層公務員每月的薪水大概兩百元,就一人拿出二十元,湊了一百元給她。韓家璧就帶著兩個孩子住在一間已經無人居住、只有六坪大的眷村宿舍,這個眷區在台中第五市場的旁邊。

原本以韓家璧在湖南的師範初級畢業學歷,可以教小學一到四年級,但是因為顧瑛的關係,她求職到處碰壁,無人敢用。她就為人修改衣服,含辛茹苦的把孩子扶養長大。一直到白色恐怖的陰影比較消退後,她才能夠到托兒所去帶孩子,生活也才得到一些改善,但還是住在那六坪大的房子裡。到她兒子娶媳婦時,媳婦的家人來探門風,媳婦的媽媽看到他們所居住的房子當場發飆,說女兒要嫁的這個人,沒有爸爸、沒有房子、連廁所都沒有。因為當時他們的房子裡沒有私人廁所,只能使用眷村的公廁。令韓家璧比較欣慰的是兩個孩子很爭氣,大女兒台中女中畢業後考上師範大學,畢業後教書。兒子則讀了最頂尖的台北工專,所以雖然丈母娘對他的家境很不滿意,但是岳父仍支持女兒嫁給他,原因是台北工專畢業的,嫁給他絕對不會餓肚子。因為台北工專的學歷在當時是優秀工作的保證。

韓家璧一生顛沛流離、受盡煎熬,我們訪問她時,她總是眼眶含淚,她珍藏著一個鐵製的肥皂盒,裡面裝著他與顧瑛的照片,以及顧瑛被捕後寫給她的家書、以及顧瑛吹過的一支笛子,都保存良好,但是她一直沒有勇氣到台北的納骨塔去看顧瑛的骨灰,直到孩子都長大成人、結婚生子,才將顧瑛的骨灰移回台中。

顧瑛的故事被我們收進為台中市文化局所製作的第一本白色恐怖專書《因為黑暗,所以我們穿越》,感動了很多人,也感動了總統蔡英文。蔡英文在2016年當選總統,還未就職之前,偶然間看到這本書,看到顧瑛的故事,第二天指示秘書連繫我,拜託我安排她與顧媽媽,也就是韓家璧女士見面。當我帶著蔡總統走進顧家大門時,一位五十幾歲的總統,與一位八十幾歲白髮蒼蒼的老人,兩人相擁、兩眼泛紅,蔡總統緊握顧媽媽的手,承諾她當總統後,台灣絕對不允許再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在旁邊聽到就接了一句,不僅台灣不能再發生,全世界都不能再發生、人類也不能再發生。

我們曾經去調了顧瑛的檔案,沒有一個證據可以證明他是匪諜,只是因為他在湖南丹陽縣擔任校長時,曾經出席共產黨進入丹陽縣的一次集會,就被指控加入共產黨的新四軍,來台灣吸收擴大組織的罪名。原本被判無期徒刑,但判決書送到總統府後,蔣介石總統批了四個字「請予複審」,也就是重新審判,結果改判死刑,很快就拉到刑場槍決。這是一個慘絕人寰的故事,卻是一個真實故事,也希望帶給大家永遠的警惕。

斌山一角:張信義

  • 播出時間: 2017-11-20 06:15:00
  • 主持人: 陳彥斌
  • 張信義大頭照(張鈺齡提供)

    張信義大頭照(張鈺齡提供)

    張信義大頭照(張鈺齡提供)
  • 張信義(張彥芳提供)

    張信義(張彥芳提供)

    張信義(張彥芳提供)
  • 張彥哲(右)因涉入二二八事件逃至中國,1993年回臺,與弟弟張彥芳(左)合影(張彥芳提供)

    張彥哲(右)因涉入二二八事件逃至中國,1993年回臺,與弟弟張彥芳(左)合影(張彥芳提供)

    張彥哲(右)因涉入二二八事件逃至中國,1993年回臺,與弟弟張彥芳(左)合影(張彥芳提供)

今天要跟聽眾朋友講的台中白色恐怖故事,是一位世家望族的子弟張信義。

張信義1955年被逮捕時,是台中后里鄉第一屆民選鄉長。他於1905年出生在台中后里,張家在后里是最大望族,他的父親張彩臣也是日治時代,后里的一位重要士紳。張家財力雄厚,有許多土地租給佃農耕作,是傳統地主。雖然是傳統地主,可是他們並不像一般地主一樣剝削農民、佃戶,相反地,因為張信義信仰社會主義,是一位左派思想濃厚的知識分子,在日治時代畢業於日本中央大學,他非常反日。1930年日本政府在台灣展開「大整肅」,抓左派共產黨員,包括:謝雪紅、楊克煌、楊逵…等人,都在這一波被逮捕、坐牢。張信義雖然沒有被捕,但他立刻成立了「赤色後援會」,聲援紅色(社會主義),出錢出力、四處奔波,希望日本政府善待這些左派人士,可惜並沒有用。

二戰後國民政府接收台灣,但因為大戰剛結束,自顧不暇,就由共產黨派了一批菁英「三民主義青年團」,先來台灣做接收的準備工作。「三民主義青年團」來台後當然要結合台灣人,因為張信義反日、又是知識分子和世家子弟,所以很自然成為「三民主義青年團」最想吸收的目標,也很快得到張信義的幫忙,所以台中有許多接收工作事實上都由張信義安排,並且負責與日本人的折衝、協調。1945年張信義是「三民主義青年團」台中分團長,台中分團裡還有:呂赫若、鍾逸人等人,可以知道張信義當時對中國的嚮往。

張信義這樣一個人,沒有想到1955年會在鄉長任內被逮捕,罪名是「資匪」。資助的這個共匪就是他的次子張彥哲,指控他幫忙張彥哲逃到中國。國民黨特務的說法是張彥哲當年只有20歲,沒有經濟能力如何逃亡。張信義也承認拿錢給張彥哲,他說:「我身為父親,拿錢給兒子天經地義,但是我不知道他拿去逃亡。」然而張信義的辯詞不被採信,仍被重判15年,鄉長職位撤消,還被沒收了個人財產。張家從此噤若寒蟬,經過一段時間才恢復在地方上的活躍。以前后里鄉長都是張家人擔任,除了張信義之外,還有他的堂弟們,包括:張銀溪、張銀湖、張銀淮、張漢鄒等人,證明張家在后里是最具聲望與影響力的家族。

張信義就在火燒島(綠島)關了15年才回到故鄉。張信義有一個特色就是非常胖,我曾經問他兒子,大家都叫張信義「大胖信義」,他到底有多胖?他說父親有158公斤,5-6歲時他可以塞進父親一邊褲管。因為太胖,所以打麻將常打著打著就睡著,走在路上,也常被小孩子嘻笑。所以張信義被關時也特別辛苦,鍾逸人告訴我,因為他一個人就要睡兩個人的床位,食量也是兩人份,所以很多獄友都不喜歡他。等到知道張信義的出身、來歷後,大家都樂於接近他,因為他雖然是大地主,卻充滿對弱勢的愛心,是位正人君子。

張信義出獄後,家族和家庭都不再風光,只能黯淡度日。他的姪女(弟弟的女兒)接受訪問時表示,之前她對大伯的印象就是一位非常傑出的知識分子,但坐了15年黑牢回來後,她卻時常看到大伯在溪邊、田埂釣青蛙。張信義就是這樣低調、鬱悶的過完他的後半生。張信義的兒子說,他父親的死應該和心臟病有關。有一天張信義起床後坐起來,喘了一口大氣躺回床上就過世了,享年67歲。以現在來看應該就是心肌梗塞或是主動脈剝離。

談到張信義,許多白色恐怖受難者都很懷念,他來自富裕家庭,卻沒有享受榮華富貴,而是願意站在弱勢的一邊,甚至願意為了弱勢坐牢。他逃到中國的次子張彥哲在台灣解除戒嚴後曾經回到台灣,他在接受訪問時表示,他在中國過得非常不如意,台灣的知識分子在那裡很難得到重用,所以他只在小學教書,待遇也沒有很好,反而是他回台後,后里張家的兄弟湊了一筆錢,給他帶回去讓女兒可以完成大學學業。而張彥哲也只回台一次就過世了。

白色恐怖催毀了很多家庭,張家就是其中之一,父子兩人都受害,一個坐了15年牢,一個逃到中國黯淡過完一生。張信義的長子張彥勳是有名的台灣作家,也因為父親和弟弟的關係,受盡煎熬,例如他所發起的文藝組織「銀鈴會」被迫解散,他的創作也受到嚴密監視,他終生不敢過問政治,只能在學校教音樂,也是非常黯淡、低調的過了一生。三兒子張彥芳接受我們訪問時說,他好在不優秀,是勞動階層,所以比較沒有受到白色恐怖的監視,但是他無法接受家族被這樣一個時代迫害。

留言
留言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