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播出 
 
QR Code

Hit Rate:432

斌山一角:228事件在台中的兩件溫馨故事

  • 播出時間: 2017-09-25 06:15:00
  • 主持人: 陳彥斌
  • 台中一中 。《台中市古老珍貴照片專輯第一集》(陳政雄提供)

    台中一中 。《台中市古老珍貴照片專輯第一集》(陳政雄提供)

    台中一中 。《台中市古老珍貴照片專輯第一集》(陳政雄提供)
  • 台中師範學校《台中市珍貴古老照片專輯第四集》(鐘金水提供)

    台中師範學校《台中市珍貴古老照片專輯第四集》(鐘金水提供)

    台中師範學校《台中市珍貴古老照片專輯第四集》(鐘金水提供)
  • 臺中商業學校,《台中市珍貴古老照片專輯》(陳慶芳提供)

    臺中商業學校,《台中市珍貴古老照片專輯》(陳慶芳提供)

    臺中商業學校,《台中市珍貴古老照片專輯》(陳慶芳提供)

「斌山一角」節目講述228事件的台中,主要聚焦二七部隊,不過,今天要談的是台中在228事件中,發生的兩件很有意義的溫馨故事。

228事件是外省人和本省人的衝突,衝突主要來自於語言的隔閡,因為台灣人是受日本教育,講河洛話(閩南語)。二戰結束,來到台灣的國民政府官員幾乎沒人會說台語,也沒多少人會講日語,除非去日本留學過,而且因為當時行政長官陳儀的關係,來台官員又以江浙為主,鄉音特別重,使得交流過程中時常發生糾紛。再加上文化的差異,畢竟台灣經過日本50多年殖民統治,與中國大陸脫離長達半世紀之久,所以生活文化差異相當大,很容易導致衝突。外省人之前欺凌台灣人,台灣人在228事件中就打外省人出氣,這是大家對228的印象。但事實上,228事件中本省人與外省人雖然衝突不斷,但也發生了許多本省人掩護外省人,外省人掩護本省人的溫馨故事,我今天就舉兩個發生在台中的故事。

228事件起因於2月27日的緝菸,28日大隊人馬到行政長官公署抗議引發衝突才導致。28日隔天3月1日,台中有一家很重要的金融機構「彰化銀行」(在日治時代稱為「株式會社」)剛好改制為銀行,這是一家非常早由台灣人成立的銀行,當天彰化銀行選出台灣當時最有名望的士紳,霧峰林家的林獻堂擔任董事長,剛好當時的台灣省政府財政處處長嚴家淦(嚴家淦後來在蔣介石過世後曾經代理過總統,他常年擔任蔣介石的副總統,是蔣氏父子相當倚重的財經專家),代表官方出席了彰化銀行改制典禮,之後他想順道轉往日月潭遊玩,因為一般人都認為台中距離日月潭很近,實際上兩地相距幾十公里。結果當天社會已相當混亂,特別是外省人在街上被看到是人人喊打,嚴家淦的車子開到霧峰附近時,就有本省青年要把車攔劫下來,嚴家淦的車子只好繞過包圍民眾,危急情況下只能把車開進中台灣第一家族─霧峰林家。林家是台灣五大家族之一,從清朝到日治時代,在台灣的歷史上都扮演重要角色,特別是林獻堂,在日治時代領導台灣文化協會以文化抗日,還設置議會請願團,十幾次前往東京請願,不停地抗議、也不停地結交日本權貴,希望台灣人在殖民統治下,能有一個監督總督府的機制,也就是成立議會,可惜沒有成功。不過,林獻堂多年的努力被台灣人視為當年重要的精神領袖。

嚴家淦躲到霧峰林家後,當時林獻堂並不在家,他的夫人楊水心非常識大體,掩護了嚴家淦與司機,把他們藏在房間的閣樓上,一直到晚上林獻堂才回來。雖然霧峰林家被民眾包圍,但因為林家在當地聲望崇高,也沒人敢翻牆進入追打嚴家淦。而林家為了掩護嚴家淦,還刻意派了一位年輕人穿著西裝翻牆逃走,引開包圍群眾,沒有讓嚴家淦在228事件中受傷。嚴家淦一直很感念林獻堂的救命之恩。1956年林獻堂在日本過世,骨灰從羽田機場運回台灣時,嚴家淦還特地到松山機場注視飛機下降,神情恭敬地等待林獻堂的骨灰抵達台灣。這件事情告訴我們,在那種恐怖的衝突中,在那樣沒有辦法講是非道理的時候,還是有許多有格局的人,保持著他們的高度。像林獻堂及他的家人,他們保護了嚴家淦,這是228事件中相當有名的溫馨故事。嚴家淦也因此認為228事件並不像大家所看到的那麼表面,日後在治理台灣的方向上,也一致被認為是對台灣社會較為溫和與親民的官場人物,對台灣財經體制的建立也有相當貢獻。

第二個我要說的是發生在台中一中的故事。之前我曾經說過二七部隊台中有三個學校的學生是主力,分別是台中師範、台中商業學校以及台中一中,但台中一中比較不一樣的地方是學生都是零星、個別參加,不像其他兩所學校都有組成自衛隊。台中一中在228時的情況也很緊張,學校裡的老師大多是外省人,我問過當時台中一中的學生,他們對於國民政府初期來接收學校的校長與老師,都非常肯定,尤其是金樹榮校長,是位溫文儒雅的傳統儒家知識分子,待人謙卑有禮,也非常愛護學生。228事件當時,金樹榮校長與老師們面對一片混亂,也不知該怎麼辦,當許多本省人要進入台中一中對外省老師展開報復的時候,學生居然把校長和老師帶到學生住宿,並將他們藏在最中間的房間裡,因為這裡是台灣子弟居住的宿舍,把外省老師安排在這裡一定不會有事。所以金樹榮校長與其他外省老師,在228事件中都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等到二七部隊解散,國民政府軍警全面控制後,開始逮捕所謂滋事份子,其中就有台中一中的學生,可是當警察和特務人員要進入台中一中抓人時,金樹榮校長就站在學校進出的側門,拒絕他們進入校園。金樹榮校長說:「學生在社會變亂中出去關心社會,是知識青年應有的作為,我們的學生,我們自己負責」。就因為金校長的堅持,甚至不惜與警方撕破臉,保全了台中一中的學生。這也是台中228事件中,人們樂於談到的一個溫馨故事。事件中,學生保護了校長;事件後,校長保護了學生。所以228事件本省和外省人之間,並不是只有仇恨,事實上,在衝突中還是有許多溫馨故事。

斌山一角:二七部隊保全台中

  • 播出時間: 2017-09-18 06:15:00
  • 主持人: 陳彥斌
  • 鍾逸人1964年著日本軍服照(鍾逸人 提供)

    鍾逸人1964年著日本軍服照(鍾逸人 提供)

    鍾逸人1964年著日本軍服照(鍾逸人 提供)
  • 關於二七部隊的調查與研究陸續在進行(陳彥斌提供)

    關於二七部隊的調查與研究陸續在進行(陳彥斌提供)

    關於二七部隊的調查與研究陸續在進行(陳彥斌提供)
  • 陳明忠曾經參與二七部隊維繫台中治安工作。(陳彥斌提供)

    陳明忠曾經參與二七部隊維繫台中治安工作。(陳彥斌提供)

    陳明忠曾經參與二七部隊維繫台中治安工作。(陳彥斌提供)

後面這幾集我們大概都在談二七部隊,二七部隊做過相當多學術探討與口述歷史,對於二七部隊對台中的影響,大家共同的看法就是二七部隊保全了台中。

大家可能會覺得奇怪,二七部隊是支民間武裝組織,要對付的就是國府軍隊,怎麼會在具有報復性質的整編21師,進入台灣各城市的無差別屠殺待遇中,台中反而受傷較輕。第一個原因是,二七部隊在台中期間,也就是3月4日成立到3月12日撤離到埔里的這段期間,那時整個台灣亂成一片,各城市陷入無政府狀態,社會秩序蕩然無存,四處燒殺虜掠。不是只有本省人打外省人,或是本省與外省、民間與官方之間的衝突,也有宵小趁亂打劫、作亂,二七部隊令人肯定的一點就是他們當時手中握有武器,有一千多支長槍、兩萬多顆手榴彈,但在整個政府失能的情況下,沒有拿來作姦犯科,反而取代失能的警察單位,擔負起台中的治安。

3月3日、4日兩天,警察局被包圍、營區也發生零星戰役,情況比較混亂,但從3月4日到12日,事實上,台中的治安是非常有秩序的,並沒有惡化下去,所以二七部隊讓人感覺維繫了台中治安。在當時緊張、激烈、敏感的時刻,他們擁有武器,卻取代了政府的治安工作。二七部隊受到當時台中民間的肯定,從一件事情可以看出,二七部隊大都是男性,而台中兩個以女性為主的單位,一個是台中女中、一個是台中醫院的護士,聯手起來照顧傷患,包括二七部隊受傷的隊員,還自告奮勇到營區、醫院包飯糰給二七部隊的弟兄吃。從這裡可以看出二七部隊是得到民心的。
3月12日,他們知道整編21師已經來到台中外圍,事實上,21師憑藉優勢的武器和兵力,可以所向披靡進入台灣任何一座城市,但是在進入台中時卻有所顧忌,因為他們知道台中有一支民間武裝部隊叫二七部隊。依照我們事後根據資料判斷,當初21師對二七部隊的許多情報是錯誤的,他們居然認為二七部隊有幾千人,事實上二七部隊在干城營區只有四百人,撤退到埔里時只有兩百人,但被誇大為幾千人的民間組織。更重要的是二七部隊攻進教化會館、干城營區,裡面有許多日軍撤退時沒有帶走的軍備品,其中最特別的是飛行裝,甚至有神風特攻隊的衣服,二七部隊的民軍就拿來穿,還使用日本原來那套訓練方式,連口令都是日文,所以被懷疑裡面有日本軍,而因為日軍在二戰時非常驍勇善戰,所以整編21師有所顧忌,才沒有馬上進入台中。

整編21師與二七部隊對峙期間,經過台中士紳林獻堂等人一再折沖,希望二七部隊撤離台中,最後大家說服他們,二七部隊成立是為了保全台中,如果戰火在市區燃起,一定生靈塗炭,因此要求他們撤離。而隊長鍾逸人也認為真要展現戰鬥決心也不一定要在台中市,所以3月12日就撤退到埔里。二七部隊撤退後,21師才進入台中。21師進入台中後,台中鴿派人士就告訴21師,那些要與國府軍隊戰鬥的鷹派都到埔里去了,如果要對付他們就到埔里,市區已經沒有這些頭痛人物了,所以21師進入台中以後幾乎是秋毫無犯。

當時二七部隊要撤退到埔里之前,台中市的富有人家也出錢出力,其中有一張十萬元的支票,由台中士紳交給謝雪紅,再由謝雪紅帶到埔里給鍾逸人,讓鍾逸兌現購買軍糧。鍾逸人12日撤退到埔里,13日又偷偷潛回台中,他觀察了當時台中的狀況,發現21師進入後沒有很大變化,不像21師登陸基隆、進入台北城、經過新竹、苗栗來到台中,之後回溯發現台中受傷最輕,受迫害、屠殺的狀況也沒有像基隆、台北、嘉義、台南、高雄這些大城市一樣。

所以說二七部隊保全台中,是顯示在這兩個面向。第一、二七部隊手中擁有大量武器卻沒有拿來作姦犯科,反而取代政府維護整個市區治安,現在還活躍在政壇的一位社會主義前輩陳明忠,他是鼓勵前副總統連戰在擔任國民黨主席時,前往大陸展開「破冰之旅」的一位老前輩,他回憶228時他剛好就讀台中農學院(現在的中興大學)一年級,他也參加了二七部隊,參與維繫治安工作,他曾在街上看到一位外省孕婦,被一群本省青年毆打在地,當時因為語言隔閡與文化差異,造成本省與外省衝突不斷,本省人對外省人情緒上的不滿在228事件中全面爆發,認為外省人到台灣成為統治階級,甚至還比不上日本對台灣的統治,日本殖民統治還講法治,國民政府到台灣卻只有壓迫,所以整個情緒大爆發。

那時外省人非常可憐,住在宿舍或坐車上都會被毆打,結果陳明忠就正好看到一位外省孕婦被毆打,他馬上拿槍對著幾位毆打孕婦的青年,斥責他們的毆打行為,而這幾位年輕人回說孕婦是外省人,外省人都是貪官污吏,陳明忠又說,我們是反對外省人,因為外省人佔了很多權位,貪官污吏比較多,但這只是一位婦人,她怎麼可能是貪官污吏,況且她還懷孕,你們怎麼可以把她毆打在地。結果這些年青人一方面可能懾於他手中有槍,一方面可能也覺得他說的有理,就扶起這位孕婦。

類似這樣的故事,我們在二七部隊的追尋中發現很多,當時外省人都在躲避,因為本省人視他們為寇讎,由於一、二年來衝突,當時一般百姓可以接觸到的外省人都是官員或警察,所以他們就認為外省人都是統治階級,不會講台灣話的都是敵人,然後打他們出氣。整個二二八事件整編21師會有這麼大的報復行動,這也是重要原因,因為語言的隔閡、文化的差異造成的許多衝突。但是二七部隊並沒有趁火打劫,也沒有不理性的拿武器對付外省人,保全了台中的社會秩序,也讓21師進入台中時較為謹慎,沒有無差別屠殺。所以在論斷二七部隊時,許多學者專家都會用這樣的歷史定位,那就是二七部隊對台中最大的意義,就是在二二八事件中保全了台中這座城市。

斌山一角:鍾逸人

  • 播出時間: 2017-09-11 06:15:00
  • 主持人: 陳彥斌
  • 綠島監獄第三大隊1959.10(鍾逸人 提供)

    綠島監獄第三大隊1959.10(鍾逸人 提供)

    綠島監獄第三大隊1959.10(鍾逸人 提供)
  • 二七部隊部隊長鍾逸人在整修中的中央書局,回憶台中士紳三月一日在這裡召開輿論調查所,決定隔天在台中戲院舉行市民大會,掀起台中二二八烽火。(陳彥斌提供)

    二七部隊部隊長鍾逸人在整修中的中央書局,回憶台中士紳三月一日在這裡召開輿論調查所,決定隔天在台中戲院舉行市民大會,掀起台中二二八烽火。(陳彥斌提供)

    二七部隊部隊長鍾逸人在整修中的中央書局,回憶台中士紳三月一日在這裡召開輿論調查所,決定隔天在台中戲院舉行市民大會,掀起台中二二八烽火。(陳彥斌提供)
  • 鍾逸人(黃謙賢 攝)

    鍾逸人(黃謙賢 攝)

    鍾逸人(黃謙賢 攝)

我前幾集大部分都在談27部隊,27部隊就是228時台中出現的一支反抗國府軍隊的民軍。27部隊在整編21師抵達台中後撤退到埔里,然後在烏牛欄戰役後分頭逃亡,至此,27部隊在整個歷史事件中就算結束了。由於27部隊是228事件中唯一一支由民間組成的武裝隊伍,也真正的拿起槍桿與國府軍隊對抗,所以之後被追溯、回憶與討論的就特別多,今天要談的是27部隊的部隊長鍾逸人。

鍾逸人今年已經96歲,依然耳聰目明、聲如洪鐘、身手矯健,在健康上是一位奇人,現在要求他回憶70年前為何被擁戴為27部隊部隊長,他也覺得有些莫名其妙,因為他雖然有非常魁梧英挺的身材,但他沒當過兵,沒打過戰,也沒受過任何正規的軍事訓練,只有在學校時上過軍訓課程。當時大家公認應該擔任部隊長的其實是謝雪紅,因為她是3月2日市民大會的主席,又成立作戰本部,儼然已經成為反國府軍隊的武裝力量象徵,但謝雪紅不願意。她雖然沒有說明原因,但我曾經說過兩個原因,一個是從日治時代到國府初期,台灣人對共產黨這三個字非常敏感,且避之唯恐不及,所以她如果站上檯面不易被接受。第二,她是女性。70年前還是以男人為主的社會,非常男尊女卑,要一支99%都由男性組成的武裝民軍,由一位女性來指揮帶領,恐怕謝雪紅也不敢。

本來大家公推的是領導埔里隊攻佔干城營區的埔里隊隊長黃信卿,畢竟是因為攻進了干城營區,才能進一步組織台中各支民軍隊伍成立27部隊,但黃信卿認為他來自埔里,對台中人生地不熟,也不熟悉台中的人脈與地理環境,不適合擔任部隊長。因為鍾逸人在整起事件中非常熱心,3月1日就倡導召開市民大會,然後各地奔走,加上他本身是記者,接觸面廣闊,包括:官方、士紳以及各地有影響力的人、甚至角頭勢力他都認識,所以就被推舉為部隊長。鍾逸人跟我說他本來想推辭,但看到實在是群龍無首,沒有部隊長整個隊伍就無法進入組織化狀態,才勉為其難接受。所以他說他當這個部隊長有一點莫名其妙。

但是鍾逸人把27部隊帶進埔里後,3月14日傍晚謝雪紅宣布解散27部隊,3月15日下午,謝雪紅與愛人楊克煌就擅自離開,鍾逸人也一樣。我想謝雪紅解散隊伍前是有跟鍾逸人商討過的,但是鍾逸人一直跟我說,當時並沒有講得很清楚,當我問他為何15日就離開,因為16日就展開了最激烈的烏牛欄之戰,鍾逸人回說當時根本亂成一團。

鍾逸人很偶然、也很意外的當上了27部隊部隊長,而在3月15日離開埔里、離開部隊後,他就開始逃亡,一直到4月22日傍晚,逃亡到台北汐止,他本來想買一條船走私糖到日本,也順便逃亡到日本,因為當時二戰結束,日本物資十分缺乏,糖在日本灸手可熱,所以走私糖到日本也可以解決他在日本逃亡時的經濟問題。但最後他遭人密報在汐止被捕。

鍾逸人算是運氣比較好,照道理,他領導一支武裝部隊去對抗國府軍隊,一定是必死無疑,他自己都說被捕當時,他覺得自己這條命不可能活下去,但他被捕沒多久,國民政府換下陳儀改派魏道明擔任台灣省主席,感受到228事件對台灣的殺戮太重,魏道明採取懷柔政策,把特殊審判(軍事審判)改為一般審判(司法審判),軍事審判都很嚴厲,很多人都直接拉到刑場槍決,但改為一般審判後,鍾逸人很意外的活下來,被判刑15年,期滿後獄方認為他還未真正對國家忠誠,又將他送到小琉球管訓兩年,所以他總共被關了17年。

出獄後的鍾逸人在台灣仍然處於戒嚴的情況下,不敢再碰政治,就開始做生意,他因為留學過日本,日文能力強,加上家裡原本就在做生意,所以很有做生意的天份,他做的綠藻生意也非常成功,這是一種直銷式的健康產品,每次問他為何高齡96歲仍身強體健,他總是說他就是吃綠藻養身。他的工廠是世界上綠藻產量最大的工廠,也為他賺進不少錢。他算是少數政治犯出獄後事業成功的例子。鍾逸人一直優遊在商場上直到他60多歲,那時雖然台灣仍在戒嚴,但社會已經比較開放,像名作家李喬等人就鼓勵他以一位228的重要見證者撰寫回憶錄,所以他就開始寫回憶錄,那年他已經68歲。

鍾逸人是1921年出生,228事件時他26歲,到68歲開始寫回憶錄,第一次他寫了上、下兩集,書名是《辛酸六十年》,主要聚焦228事件當中的27部隊。不過當時無法公開發行,是由鄭南榕創辦的黨外雜誌《自由時代》,暗中幫他發行,引起很大的震撼,因為這是228見證者留存的最真實史料。從此鍾逸人在心靈上有所寄託,他認為上天讓他存活下來是為了替228做歷史見證,因此他陸續又寫了第三本《火的刻痕》以及第四本《此心不沉》,這四本書到目前為止已經得過三個獎,分別是:真理大學的「牛津文學獎」;前輩作家「吳濁流文學獎」;以及前輩作家「巫永福文學獎」。今年2017年又獲邀到美國得到「廖述宗紀念獎」,他覺得他的一生非常精彩、轟轟烈烈,也決心用他的一生為歷史做見證,目前還持續寫書。

斌山一角:二七部隊成員命運

  • 播出時間: 2017-09-04 06:15:00
  • 主持人: 陳彥斌
  • 陳明忠那時是現在的中興大學一年級學生,他參與教化會館之戰,也是二七部隊學生隊隊長(陳彥斌提供)。

    陳明忠那時是現在的中興大學一年級學生,他參與教化會館之戰,也是二七部隊學生隊隊長(陳彥斌提供)。

    陳明忠那時是現在的中興大學一年級學生,他參與教化會館之戰,也是二七部隊學生隊隊長(陳彥斌提供)。
  • 1945年台中商業學校第一名畢業的蔡伯壎,因謝雪紅加入二七部隊,二二八後坐了十年黑牢。(陳彥斌提供)

    1945年台中商業學校第一名畢業的蔡伯壎,因謝雪紅加入二七部隊,二二八後坐了十年黑牢。(陳彥斌提供)

    1945年台中商業學校第一名畢業的蔡伯壎,因謝雪紅加入二七部隊,二二八後坐了十年黑牢。(陳彥斌提供)
  • 被判無期徒刑,最後坐牢24年的黃金島。(黃謙賢 攝)

    被判無期徒刑,最後坐牢24年的黃金島。(黃謙賢 攝)

    被判無期徒刑,最後坐牢24年的黃金島。(黃謙賢 攝)

上一集談到二七部隊最後選擇撤退到埔里,並且凝聚了很強的作戰意志,但因謝雪紅、鍾逸人等領袖相繼離開,所以到最後有一點群龍無首的狀態,然而他們還是打了最後一場決戰─烏牛欄戰役,這場戰役至少造成國民政府整編21師先遣部隊11死9傷,27部隊學生軍當場戰死有5位,我們只知道其中一位叫潘福枝,其餘四位的姓名不詳,因為當時都是散兵游勇、烏合之眾。剩下的二七部隊成員也相繼離開埔里,選擇不同的逃亡路線,這一集就要來談談二七部隊解散後,成員各自的命運。

原先二七部隊在台中成立時大約有四百位,撤退到埔里時剩下兩百位,等到謝雪紅離開後只剩下一百多位,但其中我們真正能夠找到名字的只有70位,這是很遺憾的調查結果,最主要的學生軍都是台中師範以及台中商業學校的學生,但是我們還在努力追尋中。接下來說明這70位部隊成員的命運。

隨著烏牛欄戰役27部隊被平復後,台灣很快進入全面掃蕩的清鄉綏靖時期,整個社會都被軍隊所控制,到了4月份台灣更換省主席,把不得民心並引發228這麼大動亂的陳儀調回大陸,改派魏道明接任台灣省主席,魏道明上任後鼓勵自新,結束非常時期以及反抗政府的軍事審判,回復司法審判,這是228很重要的一個轉捩點,因為事件發生當時以及後來的清鄉綏靖都殺了不少人,但魏道明取消非常時期軍事審判之後,殺戮就大為降低。也因此真正因為27部隊而被判刑的只有兩位,一位是部隊長鍾逸人、一位是自動車隊的隊長吳金燦。鍾逸人被判刑15年,坐牢17年;吳金燦被判7年,都沒有很嚴重,如果依照當時228事件國民政府軍給大家的印象,照道理這些拿槍、拿手榴彈與政府對抗的一定准死無疑,原因就是魏道明將軍事審判回復到司法審判,就很少判死刑,除了共產黨的頭頭,沒有確切證據的幾乎都沒事,所以27部隊成員逃回台中後就相繼出來自新。

我說228事件中,台北、高雄、台南、嘉義都引發嚴重殺戮,而台中沒有,就是因為當時21師要進入台中時有所顧忌,因為台中有27部隊這支民間武裝力量,加上台中士紳林獻堂等人也跟國民政府軍說明27部隊已經撤退到埔里,進入台中市區不必那麼緊張,所以進入台中後沒有什麼殺戮,這在當時相當特殊。

不過,27部隊的成員雖然沒有死在228事件,但在228之後的白色恐怖時期,他們很多人也都走上刑場、命喪馬場町,一個個被槍決。我們掌握到被槍決的至少有古瑞雲的弟弟古瑞明,在1953年被槍決。當時非常活躍的台中師範自衛隊長呂煥章,後來也走上刑場被槍決。27部隊宣傳部長也是一名記者叫蔡鐵城,後來也在白色恐怖大甲案中被槍決。還有一位也是台中師範的林瑞福也被槍決。還有一位27部隊成員叫施部生,也被判死刑。這些人當時在27部隊中也都扮演比較剽悍的角色,他們在228事件後3-6年之間,還是因為政治的關係而遭到逮捕並被判處死刑。

這是死刑部分,在我們的調查中,70位成員中最後被槍決的大約有7-8位,另外一批人是逃亡,他們不是一起逃,而是分開逃、分批逃,他們逃亡最多的地方是中國大陸,傾向左派的都逃亡大陸,像是精神領袖謝雪紅及她的愛人楊克煌,以及27部隊的副官古瑞雲也是跟謝雪紅一起逃亡,他們三位同時坐軍艦逃到廈門。除此之外還有何集淮也逃到大陸,何集淮的哥哥何集璧有一個非常有名的外孫女陳文茜。還有左派用來運籌帷幄、調集物資品的李喬松以及他的兒子李韻東也相繼逃往中國大陸。還有本來要被推舉為27部隊長的埔里隊長黃信卿,他後來出任參謀長,非常有戰鬥經驗,後來也逃往中國。

他們到中國大陸後的命運如何?很遺憾的,他們很多原本都是共產黨員,但到大陸的日子並不好過,一開始還有受到重視,但隨著文化大革命的批鬥風潮,謝雪紅、楊克煌及古瑞雲都是被批判的對象,謝雪紅的罪名有三個,一個是右傾,共產黨鬥爭人的第一個帽子就是右傾,第二個是「分離主義」,因為謝雪紅曾經說過「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還說「台灣會發生228不是偶然,而是一種文化的衝突」,她甚至還說了一句讓共產黨十分不滿的話,那就是「如果二次大戰後不是國民黨而是共產黨來統治台灣,一樣會發生228事件」,因為台灣和大陸分離50年後,文化已經非常歧異,才引發這場不幸,所以她主張應該讓台灣人來治理台灣,這個被歸類為分離主義。第三個是228逃兵,指責她為什麼把那麼多勇敢的人民、勇於改革的青年帶進埔里,還慷慨激昂說要決一死戰,卻於3月14日在所謂接獲秘令之下解散27部隊,15日自行離開,這個罪名謝雪紅在批鬥中一直無法有力反駁。

另外有一批人是跑到日本去,還有一位盧伯毅跑到韓國,過了非常慘淡的一生,而更多人是下獄、被關,包括:黃金島判無期徒刑,坐牢24年;陳列珍也被判無期徒刑,關了33年10個月;此外還有蔡伯壎、陳浩川、蔡仲伯等人也都被判刑坐牢。曾永權本來被捕但因為交心只被羈押後釋放。很多27部隊的弟兄後來幾乎都被判刑,坐了長短不一的黑牢,再來就是我們找不到名字的人,他們大概都是非常哀怨、無奈、低調的過了一生。無論如何,所有27部隊的成員在政治的變局中,都付出了非常慘痛的代價。我們還在繼續追查其餘27部隊成員的名單以及各自的命運。

斌山一角:烏牛欄之役

  • 播出時間: 2017-08-28 06:15:00
  • 主持人: 陳彥斌
  • 黃金島在1953年,涉及一起叛亂案,被判無期徒刑,坐了廿四年黑牢,圖是他2016年重返綠島監獄。(陳彥斌提供)

    黃金島在1953年,涉及一起叛亂案,被判無期徒刑,坐了廿四年黑牢,圖是他2016年重返綠島監獄。(陳彥斌提供)

    黃金島在1953年,涉及一起叛亂案,被判無期徒刑,坐了廿四年黑牢,圖是他2016年重返綠島監獄。(陳彥斌提供)
  • 領導學生軍與廿一師對抗的警備隊長黃金島,回憶這場二七部隊最後的戰鬥。(陳彥斌提供)

    領導學生軍與廿一師對抗的警備隊長黃金島,回憶這場二七部隊最後的戰鬥。(陳彥斌提供)

    領導學生軍與廿一師對抗的警備隊長黃金島,回憶這場二七部隊最後的戰鬥。(陳彥斌提供)
  • 談起烏牛欄之役,黃金島淚流滿面(廖建超提供)

    談起烏牛欄之役,黃金島淚流滿面(廖建超提供)

    談起烏牛欄之役,黃金島淚流滿面(廖建超提供)

我是台中市新文化協會執行長陳彥斌,「斌山一角」主要講述的是1947年228事件的台中。台中當時組成一支民間武裝部隊叫二七部隊,為了台中市免於戰火洗禮,3月12日把軍隊撤退到埔里山區。上集談到,12日撤退到埔里,13日謝雪紅展開一場慷慨激昂的演講,鼓舞士氣,要求大家共同決一死戰。但令人難以想像的是14日晚上她居然宣布要解散二七部隊,她的理由是接到了中國共產黨台灣省工作委員會的秘令,要求她「保存實力、就地解散」,這件事她一直到死都無法解釋清楚。15日謝雪紅和部隊長鍾逸人離開埔里,有些人也相繼離開。不過,當初撤退到埔里的兩百多人,當天晚上至少還有一百五十多人留下,他們突襲魚池派出所以及日月潭小部隊,16日回到埔里,指揮所設在武德殿,武德殿現在已經拆除,現在是埔里鎮公所。

他們來到指揮所看到還有不少人堅守崗位,其中最嚴謹的是由黃金島所率領的警備部隊,駐紮在中潭公路進入埔里的愛蘭橋,以前叫烏牛欄橋,當時是一條可供車輛通行的吊橋,橋下的溪是烏溪上游,叫南烘溪,旁邊有座廟宇叫醒靈寺,這裡就是進入埔里的隘口,由當時21歲的黃金島率領著30-40位學生軍駐守。3月16日清晨大約六點左右,哨兵聽到部隊前來的聲音,馬上示警。黃金島從聲音判斷部隊已經非常接近,他馬上叫醒大家,抱著手榴彈埋伏在烏牛欄橋的道路邊坡上,等著整編21師大約100-200位先遣部隊。黃金島後來回憶表示,當初整編21師的指揮官判斷錯誤,因為當時他們看到烏牛欄吊橋接近埔里那一頭的醒靈寺下方,有民軍走動,因此研判主力隊伍在另一側,忽略吊橋另一端有人埋伏在山坡上準備伏擊。結果等到先遣部隊走到他們埋伏邊坡的下方時,黃金島他們就開始丟擲手榴彈,黃金島本人就丟了三顆,造成先遣部隊很大傷亡。

黃金島說,為了讓手榴彈能在空中爆炸,以造成對方更大傷亡,原本數到三就要丟出,數到七就會爆炸的手榴彈,他們硬是數到六才把手榴彈丟出。到底造成多少傷亡?根據已故民俗專家洪敏麟的研究,從軍方的資料顯示,烏牛欄戰役造成11死、9傷。當然21師也馬上反擊,黃金島就率領學生軍與先遣部隊戰鬥,當古瑞雲和陳明忠帶人從埔里的武德殿來到醒靈寺下方時,雙方已在激戰,不過,眼看21師武器精良,且部隊源源不絕,感到勢不可為,因此要求黃金島快點解散。

黃金島他們在餓著肚子、彈盡援絕的情況下,大約撐到11點,他就帶著幾位學生潛入南烘溪,避開橋上的戰火與軍隊,快步跑回指揮所武德殿,然而到了武德殿後他們非常絕望,因為已經空無一人。整個二七部隊在開戰的晚上還士氣高昂地接收派出所與小部隊,但是清晨打起來後,因為雙方兵力實在不成比例,無奈只好解散,從那一刻起,二七部隊最後一股抵抗力量也完全消失,二七部隊成員就開始分頭逃亡。

他們逃亡的路線很多,有的是從埔里經過國姓到谷關然後到白冷,再度過大安溪到苗栗卓蘭,繞了一大圈再回到台中。謝雪紅和楊克煌15日離開後,從魚池走到竹山,到竹山後發現局勢已十分緊張,原本她想去嘉義小梅投靠當地武器部隊,但已無法前往,只好轉往田中、彰化,再到台中大肚的鄉下藏匿。鍾逸人則是從埔里到五城蓮花池,再從中寮到集集,後來到彰化與他的未婚妻會合。他當時逃亡時請了一位高山嚮導,後來在被追捕的過程中也擔任他的耳目,幫忙對外聯絡。二七部隊就這樣全面渙散。

烏牛欄戰役學生軍的傷亡情況,並沒有任何資料,我們做了當地口訪調查,得知最少有五位陣亡,橫屍在烏牛欄附近,當地人協助就地掩埋。二七部隊最後只打了烏牛欄戰役,但為了與21師對抗,他們還挖了壕溝,相隔七十年,當初壕溝的樣貌已不復見、雜草叢生,但仍可看出那裡是居高臨下的戰略要地,顯示二七部隊雖然是民軍,卻也做好作戰的基本準備,只是實力相差太懸殊、寡不敵眾,加上精神領袖與實質領導人,還未戰就先離開,造成士氣渙散。即使如此,二七部隊仍然打了一場非常激烈的烏牛欄戰役。整個228事件,台灣人民與正規軍隊的正式戰鬥也只有這一場。

烏牛欄之役從清晨打到下午,二七部隊相繼解散,我們問當地人,他們說當天非常緊張,風聲鶴唳、槍聲不斷。當我問到是否知道是什麼軍隊在戰爭,他們則說是謝雪紅的軍隊,所以雖然叫二七部隊,大家還是認為是由謝雪紅所率領,只是謝雪紅15日就離開,並沒有參與這場戰役。

留言
留言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