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播出 
 
QR Code

Hit Rate:3657

歷史元來如此:〈我們的呼籲〉

  • 播出時間: 2018-04-24 06:15:00
  • 主持人: 薛化元
  • 台語聖遭查禁,〈我們的呼籲〉要求政府准許「出版任何語言的聖經」。

    台語聖遭查禁,〈我們的呼籲〉要求政府准許「出版任何語言的聖經」。

    台語聖遭查禁,〈我們的呼籲〉要求政府准許「出版任何語言的聖經」。

        今天要繼續介紹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在1970年代的第二份非常重要的宣言─〈我們的呼籲〉。

        上一集介紹的是第一份宣言─〈對國是的聲明與建議〉,就如同這份宣言一般,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有內部民主化的機制,所以並不是某一位議長或是總幹事就能決定宣言的內容,雖然我們知道高俊明牧師很重要,但是他背後還有整個教會以及國際宗教的網絡。因此,通過宣言之後,會在內部的刊物刊登,再散發到各個教堂。而〈對國是的聲明與建議〉這份宣言,某種程度也延續了之前談過的彭明敏、魏廷朝、謝聰敏等人所提出的〈台灣人民自救宣言〉,他們以台灣住民為群體,要在台灣建立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也一樣,他們從〈對國是的聲明與建議〉開始,所講到的「台灣人」、「台灣人民」全部都是People on Taiwan,而非Taiwanese。

        這些宣言再加上海外所推動的台灣自決運動,又在海外重新推動,最後又傳回台灣,成為70年代末期黨外人士的共同政見。所以不單只是島內影響島外,或是島外影響島內,而是彼此有一定程度的互動方式,彼此互相影響,使得後來「住民自決」成為黨外人士或民進黨成立後的一個重要的政治主張。

        在提出〈對國是的聲明與建議〉之後,雖然有海外的呼應和救援行動,使得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並沒有受到嚴重而立即的迫害,只是用限制出境等手段來施壓,但另一方面連教會的語言與文字也限制了。我們知道台灣從50年代開始推動所謂「國語運動」,不只不能講台語,講那一種方言都不行,教會也要用國語、漢字才行。但是我們必須瞭解,從宗教改革以來,西方的基督新教很重要的改革就是「用信徒自己的語言來敬拜上帝」,這是當時馬丁路德進行宗教改革時所提出的重要訴求,甚至後來天主教也不再執著於拉丁文,各種語言的傳教也越來越受到重視。

        台灣是個多族群的地方,原住民不止一族,也是南島語族重要的發源地,雖然蔣介石推動國語政策,也對基督教徒做了宣示,但基本上從來沒有做。然而在1971年蔣經國接班前後,我們發現國民黨對台灣本土的語言和文字採取更嚴格的打壓,連電視上的布袋戲和歌仔戲都有播出時間和長度的限制,使得原先講台語的戲常播到一半變成講國語。可是宗教更敏感,教會禮拜要用聖經、吟唱聖詩、聖歌,在這個情況下,台灣傳教要怎麼傳,不只是台語(河洛語)聖經、連泰雅族語聖經、阿美族語聖經都遭到查禁,甚至到聖經公會去查扣聖經,還曾經有以警察為主的情治人員進入教會沒收聖經。

        這在國際基督教界是何等嚴重的事情,所以國際上開始集體施壓,所以〈我們的呼籲〉某種程度也在講這件事情,要求「維護憲法所賦予人民宗教信仰之自由」,「每一個人應享有自由使用『自己的語言』去敬拜上帝」,同時政府也應該准許「出版任何語言的聖經」。

        一九七五年,在美國總統福特預定於十二月一日訪問中國大陸,大家擔心他會依原訂政策,推動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關係正常化,所以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認為要先通過〈我們的呼籲〉。臺灣基督長老教會「教會與社會研究會」於一九七五年九月二十八日通過〈我們的呼籲〉,十一月十八日臺灣基督長老教會常置委員會進一步通過此一宣言。

        此一宣言的前言中,則以相當的篇幅,表明對〈國是聲明〉立場及內容的肯定。其中除明確指出「自從一九七一年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發表國是聲明後,曾引起國內外人士之重視與熱烈的反應。國是聲明之發表乃基於我教會對國家命運之關心。儘管有部份人士對國是聲明加以誤解與抨擊,然而我教會仍憑信仰良心以告白教會之堅定信仰。幾年來,我教會一直堅持國是聲明的原則與信念,一再主張任何世界強權不得宰制我國家之命運。唯有我們自己的人民才有權利決定自己之命運。我教會也迄未曾改變初衷,深信唯有徹底實施憲法,革新政治才能建立符合民主精神的政府。我教會從不鬆懈為達此目標而努力。」。

        同時也表明:「時局變化莫測,我國家正陷於外交孤立,面臨世界經濟危機之際,教會不該苟且偷安,放棄先知的職責。我們知道若只有歌功頌德,實不足以表達教會的愛國心,也無法協助政府解除當前之困難。惟有以愛心說誠實話,積極關心我國政治前途,才能協助建立開放、民主、公正、廉能之政府。」換言之,他們相當強調「住民自決」的價值,也就是命運共同體的概念,唯有如此才能對抗世界強權出賣台灣的可能性。也努力不過度刺激國民黨政府,所以一再強調根據憲法,而這個憲法就是中華民國憲法。

        〈我們的呼籲〉公佈之後,國民黨政府當然更嚴重打壓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但在國際支持下,教會仍繼續推動他們的主張,而他們的主張也透過教會的禮拜,相當程度的傳達。這也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在台灣民主運動史上,非常重要的角色。

 

歷史元來如此:長老教會提出〈對國是的聲明與建議〉

  • 播出時間: 2018-04-17 06:15:00
  • 主持人: 薛化元
  •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會徽,由長老宗的共同標誌「燃燒的荊棘」,加上會名的臺語白話字組合而成。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會徽,由長老宗的共同標誌「燃燒的荊棘」,加上會名的臺語白話字組合而成。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會徽,由長老宗的共同標誌「燃燒的荊棘」,加上會名的臺語白話字組合而成。

1971年中華民國喪失在聯合國的中國代表權,面對國際舞台上的重大挫折,雷震撰寫了〈救亡圖存獻議〉,希望保住台灣免於被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併吞,並追求台灣內部的民主化、自由化的改革。相對於雷震以個人的身份私下向執政者提出建言,基督長老教會則以公開的方式建言。他們的政治主張包括三大宣言:〈對國是的聲明與建議〉、〈我們的呼籲〉以及〈人權宣言〉,強調台灣人民有權利決定自己的命運,進行國會全面改選以及採取兩德模式、互不隸屬的思考方式。

實際上,在那個時代,遇到這樣重大的變局,當然不只有台灣長老教會有感覺,根據瞭解,參與者有與蔣家關係良好的周聯華牧師與衛理公會的華納會督(Bishop Warner)以及路長老教會的彌迪理牧師,他們在內部討論時決議以周聯華牧師、彌迪理牧師及羅愛徒牧師為中心成立小組,討論擬稿。然而,草稿擬成後,由於內容相當敏感,其他教會代表紛紛表示不方便簽署,長老教會總幹事高俊明牧師遂將草稿帶回基督長老教會,最後經過內部多次的討論、增刪,才以「對國是的聲明與建議」的面貌呈現。

〈對國是的聲明與建議〉主張台灣人民有權利決定自己的命運,而所謂的台灣人民所指涉的對象,並非單單只是台籍人士(Taiwanese),而是People on Taiwan。必須在所謂的「自由地區」,進行中央民意代表的全面改選,並採取東、西德的分立時期的模式,當時西德以制憲(制定基本法)的方式,使西德的人民得以選出代表,組成國會。這也是所謂「兩德模式」出現在思考臺灣前途問題上的重要開端。西德可以制定新憲法,進行定期國會改選,西德可以,台灣也可以考慮用西德的方式,讓國會全面改選,同時用這種模式,思考兩岸的關係。

不過,長老教會的這些主張也直接碰觸到權力來源與權力正當性的問題,國民黨當局相當不滿,除加緊對相關人士的監控外,並以簽證期滿拒絕再發簽證的方式,迫使「對國是的聲明與建議」的重要催生者彌迪理牧師離台。但因為整個社會的氛圍,也無法對長老教會過分施壓,所以國民黨沒有採取激烈的行動,沒有逮捕,只在核發簽證上阻撓。

〈對國是的聲明與建議〉發表後,而海外台灣人則對基督長老教會的決議採取積極的聲援行動,黃彰輝牧師和黃武東牧師、林宗義教授及宋泉盛牧師更邀集美、加各地的代表,公開發表「台灣人民自決運動宣言」,以台灣住民為基礎來追求台灣的未來,也將〈對國是的聲明與建議〉帶到海外。

為什麼基督長老教會在70年代初期會做這樣的事,因為國民黨曾經逼迫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退出「普世教協」,這對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而言,當信仰面臨現實政治權力的施壓時,讓教會領導人做了深刻思考,也是當時教會那麼勇敢、努力推動〈對國是的聲明與建議〉的重要背景。所以在海外聲援的人,除了政治支持者之外,宗教系統也相當重要。

下星期將繼續談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如何繼續推動自由民主?如何對國民黨施壓?而國民黨又採取什麼方式因應?這是下週的主題。

歷史元來如此 第二集:雷震的「救亡圖存獻議」

  • 播出時間: 2018-04-10 06:15:00
  • 主持人: 薛化元
  • 雷震(右)與胡適(左)合影(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胡適紀念館提供)

    雷震(右)與胡適(左)合影(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胡適紀念館提供)

    雷震(右)與胡適(左)合影(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胡適紀念館提供)

        這季節目主要講述1970-1980年代,台灣反對運動的發展及主張。1970年代對台灣而言是關鍵年代,其中關鍵因素是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代表權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繼承,面對這樣重大情勢,台灣島內關心中華民國及台灣前途的人,面對原本「漢賊不兩立」變成「賊立漢不立」時,要怎麼辦?當時許多政治人物提出很多主張,蔣經國也提出了「革新保台」政策。但是對國際而言,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了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中國代表權之後,突然成為了「一個中國」的代表,如果繼續講「一個中國」,無論你是贊成中華民國或是台灣,是否會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所繼承?這是一個相當關鍵性的問題,今天節目要介紹的是雷震在當時所提出的主張。

        雷震是浙江人,留學日本京都大學,專攻憲法及國際法,研究所讀了一半就回中國服務,來台後創辦《自由中國》。對雷震而言,念茲在茲的是如何用自由民主來反共,對他來說,消滅共產黨是重要職志,他期待反攻大陸,但他也瞭解局勢的改變。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取得「一個中國」的代言人角色,雷震起草了一份「救亡圖存獻議」,交給總統蔣介石一份,副總統兼行政院長嚴家淦一份,總統府秘書長張群一份,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黃少谷一份,行政院副院長蔣經國一份。他沒有公開發表這份文獻,而是交給這五個當時台灣最有權力的人,請他們思考,如何才能保住台灣自由、民主、人權發展的可能性。你可能會說台灣當時不是沒有自由、民主與人權嗎?這要看跟誰比較,跟共產黨政權比起來,雷震認為台灣的國民黨當局實現自由、民主、人權的機會要比共產黨大得多。所以對雷震而言,保全台灣這塊土地不要淪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是第一優先。

        當時的「一個中國」已經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以台灣絕對不能屬於那個中國,認知到國際法上中華民國政府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繼承的衝擊,雷震想的是在台灣成立一個新的國家,所以他主張成立「中華台灣民主國」以保全台灣,因為台灣的土地有一千五百萬人口,當然具備了『獨立國』的條件。對雷震來說,他期待有一天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消滅了,中華民國政府可以回到中國,可是「這一天」的到來,在他當時看來還有一段距離,要先求生存就只能建立「中華台灣民主國」。為了表示是全體人民的意志,由現在的國民大會、立法院、監察院、臺灣省議會、臺北市議會聯合宣布成立「中華臺灣民主國」。雷宸認為只有蔣介石能促成此事,所以他寫信給五個最有權力的人。至於「中華民國」就要等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消滅,中華民國回到中國後再另外處理。

宣布成立國家之後,接著要推出一個臨時總統,當時當然是蔣介石最適當,同時宣布立刻組織制憲會議,制定「中華臺灣民主國」憲法。制憲會議的成員包括:國民大會代表、立法委員、監察委員、臺灣省議員、臺北市議員互選,還包括國內賢達、海外華僑、留學生。至於雷震要如何處理「中華臺灣民主國」定位問題?他反對台灣與中國大陸之間存在類似早年「大英國協」的關係,不贊成以「自治領」(dominion)的方式,來定位雙方,更不要提聯邦的主張。雷震認為縱使是國協的架構,以當時的情況,臺灣仍難以擺脫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陰影。

此外,雷震是外省人,所以他反對「台灣獨立」等於「台灣共和國」是「台灣人」所推動的獨立運動,因為如此一來,外省籍的「大陸人」將會被排除在外。至於把「台灣」放入國號之中,有一個重要的考量,就是藉此使台灣人覺得自己是主人而不再搞分離運動。他認為當時在台灣的有『遠見』的大陸人士,包括民意代表在內,有很多人贊成『台灣獨立』,這裡的「台灣獨立」自然是包含台灣人和外省人在內的「台灣住民」,共同決定台灣的未來。

雖然雷震並沒有公開「救亡圖存獻議」,但這份文獻卻在日本被發表。我曾經問過當時發表這份文獻的前輩,文獻從那裡來?他說是「早上起來在郵筒找到」,此話也許為真,也許是不方便講。

對雷震而言,成立「中華臺灣民主國」是手段而非目的,短期的目的是讓中華民國免於被中華人民共和國併吞的威脅,長期的效益是為臺灣建立近代民主憲法,也就是符合近代民主立憲的兩個原則:保障人權以及權力分立制衡。希望臺灣可以完成民主化改革,也就是長久以來無法解決的中央民意代表改選問題,以及民主憲政落實的問題,都可以透過他提出的方法得到一定程度的解決。

歷史元來如此:四二四刺蔣事件

  • 播出時間: 2018-04-03 06:15:00
  • 主持人: 薛化元
  • 黃文雄當場被美國警察逮捕(現代學術基金會提供,潘小俠翻拍)

    黃文雄當場被美國警察逮捕(現代學術基金會提供,潘小俠翻拍)

    黃文雄當場被美國警察逮捕(現代學術基金會提供,潘小俠翻拍)
  • 鄭自才遭到美國警察打傷額頭(現代學術基金會提供,潘小俠翻拍)

    鄭自才遭到美國警察打傷額頭(現代學術基金會提供,潘小俠翻拍)

    鄭自才遭到美國警察打傷額頭(現代學術基金會提供,潘小俠翻拍)

        這一季節目主要介紹1970-1980年代台灣反對運動的發展。上一季最後是針對1971年的大變局進行討論,其中包括中華民國失去聯合國中國代表權的前後,台灣發生的保釣運動以及《大學雜誌》提出的許多改革主張等。在這樣的基礎上,這集節目將回顧1971年前後,還有那些重要的政治議題,包括反對國民黨政權的台灣人,當時可能採取的行動,以及中華民國政府在國際生存空間遭到一步步打壓之下,在台灣關心中華民國未來的人,包括外省籍的雷震,或是台灣本土的基督教長老教會,如何在這樣的變局下提出因應之道。

        由於1970年代,台灣在國際舞台面對的問題越來越嚴重,那時蔣經國的身份是行政院副院長,雖然是副院長但接班態勢十分清楚,因此,當年他要去美國訪問,就是很重要的契機,反對國民黨的人會採取什麼樣的手段,結果就發生了歷史上的「424刺蔣事件」。

        台灣人是否甘心接受國民黨長期統治,特別是在不自由、不民主體制下的統治,有人質疑台灣人是否反抗,因為在台灣島內是白色恐怖時期,很多反抗人士先後被逮捕,島內只有零星的反對運動跟反抗,之後節目會再介紹。而在海外反對國民黨主要有兩個重要陣營,一個是站在大中國立場反對國民黨,批評國民黨統治;第二個是站在台灣本土立場,批判國民黨統治,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台灣獨立聯盟」。

蔣經國在這樣的狀況下赴美國訪問,對台獨聯盟及關心台灣政治的人而言,是非常重要的機會,理由是蔣經國不只是行政院副院長,還是以接班人身份到海外訪問,因此在海外主張台獨的前輩們就要考慮採取什麼行動,其中包括暗殺。可是在美國這個自由民主國家,台灣的政治異議人士基本上不是那麼容易被引渡回台灣,可是假如在美國用暴力手段來對待來台訪問的外國政要,美國的態度可能又不一樣,是否會有不利的因素?另一方面,對某些人而言,一天到晚說要推翻國民黨,可是當國民黨接班人到了美國,是否有機會做些什麼?

「424刺蔣案」參與的四個重要人物,包括:Peter黃文雄、鄭自才、Peter的妹妹(當時鄭自才的太太)黃晴美、賴文雄。可是他們不是代表組織,而是私人行動,但組織的領導人知道此事。當年刺蔣行動執行開槍任務的是黃文雄,鄭自才從旁協助,而事先帶槍到現場的是黃晴美,也就是執行任務的兩個重要人士,一個是她哥哥、一個是她丈夫,她不僅知情,還是攜帶武器到現場的人,無論刺殺成與不成,他們都可能在事後遭到美國司法上的追究,所以黃晴美是一位有堅定意志的人。

        對他們來說,暗殺蔣經國不只是暗殺本身,也是一種宣示,要讓國際社會知道台灣菁英對國民黨政權反對及批判的強度。暗殺行動因為一位美國警衛撞擊黃文雄的手槍而功敗垂成,但為什麼是由黃文雄來開槍,因為黃晴美和鄭自才已經結婚生子,由鄭自才開槍對家庭的影響太大,而黃文雄未婚,由他來執行任務比較適當,更重要的是黃文雄是台籍菁英當中,少數擁有手槍射擊經驗的人,因為他當兵時碰巧有些子彈要報銷,他就拿來練習開槍,開槍經驗較多,且在美國買了手槍後仍持續練習。

        刺蔣案發生後,黃文雄與鄭自才被捕,黃晴美帶著小孩聲援,丈夫被拘禁時,她除了探監,還透過絕食等方法進行聲援,爭取輿論的支持。在處境不利的大環境下,她的付出與努力,在某種意義上,應該與鄭自才和黃文雄一樣受到重視。贊不贊成他們的行為是一回事,但假如認為刺蔣案在歷史上有一定的重量,黃晴美這位女性也應該有一樣的重量。我在訪問政治受難者前輩時他們常說,被抓的人固然痛苦,但獄外之囚,也就是獄外的人一樣受到身心的折磨跟監控,可以瞭解黃晴美所面對的狀況。

        當時黃文雄與鄭自才交保後決定棄保潛逃,在海外台灣人組織裡有不同看法,但對黃文雄與鄭自才來說,棄保潛逃本身就是重要議題,透過這樣的動作,讓台灣獨立運動在國際媒體可以受到更大的關注。像鄭自才逃到瑞典被捕,是否引渡也是重要政治抗爭,後來被瑞典政府遣返,中途因為身體因素到了英國暫停,又在倫敦發展第二波的救援,事實上,英國法院只差一票就否決引渡鄭自才,理由是引渡地點是美國而非台灣,這是政治犯可能會面對的處境。

        基本上台獨聯盟可能不太贊成暴力,我個人也認為在自由民主體制下,暴力不是個好方法,可是在不自由、不民主的體制下,用暴力推翻統治者,在很多國家都很常見。所以424事件就跟那些爭取自由、民主、獨立的人,所採取的暗殺手段類似,我們不能有不同的道德標準,認為南非的曼德拉是高尚的,黃文雄和鄭自才是不對的,曼德拉其實是主張暴力,也採取了許多暴力行為,這些是我們應該思考的事情。

        另外就是蔣經國太重要了,如果暗殺成功,國民黨的接班勢必被打亂,蔣介石為了培養蔣經國,在424事件之前已經培養了二十年,不可能再培養另一個蔣經國來接班,蔣經國過世後國民黨的接班就很困難,因為蔣經國無法再培養自己的兒子來接班。而無論刺殺成功或者失敗,此一重大事件將吸引國際媒體的報導,使台灣獨立建國運動更為世人所知,爭取更多的支持。這一點以424事件而言,確實已經達到效果。

        黃晴美女士不幸在今年過世,今天的節目也讓大家認識在那樣一個不自由、不民主的時代裡,為了爭取台灣的自由、民主、人權與獨立,奉獻犧牲的女性。

 

歷史元來如此:《大學雜誌》的終結

  • 播出時間: 2018-03-27 06:15:00
  • 主持人: 薛化元
  • 大學雜誌

    大學雜誌

    大學雜誌
  • 《大學雜誌》封面

    《大學雜誌》封面

    《大學雜誌》封面

        這一季節目的最後一集要談《大學雜誌》的終結,這剛好也是一個時代的結束,也符合本季節目的主題,也就是1950年代以後,無論是反對國民黨統治的言論或是行動,或是自由主義的宣傳,以及對後續台灣歷史的影響。

        在上一集談到了《大學雜誌》所發表的〈國是諍言〉以及國會全面改選的主張,對當時國民黨來講已經有一定程度的衝擊,而在衝擊之下,《大學雜誌》之所以還能持續下去,跟蔣經國的立場有關。到了1972年元旦,《大學雜誌》發表了著名的〈國是九論〉,是由王文興、包奕洪、呂俊甫、吳大中、林抱石、林鐘雄、金神保、高準、陳少廷、陳陽德、陳鼓應、張尚德、張紹文、張潤書、許信良、楊國樞、詹長青、張俊宏等人共同連署。

        此文發表在1971年中華民國失去聯合國中國代表權之後,文章中首先是由陳鼓應執筆的「一論保障基本人權」、其次是由張俊宏、許信良執筆的「二論人事與制度」、再來是張俊宏執筆的「三論生存外交」,以及由林鐘雄執筆的「四論經濟發展」…等,前四篇特別關鍵。

        「保障基本人權」的內容直接向國民黨開砲,其中建議:政府應該分清楚,批評政治和顛覆的區別;應該將黨務工作與特務工作分清楚,執政黨應該以政策領導,而不是以控制進行領導;而司法制度方法,應該使案件偵查中的嫌犯可以選任辯護人,以及維持司法的公正及審判的獨立;保障人民工作權;在大學校園應該維護學生說話的權利;對於輿論、電視、報刊,治安機關不得濫用職權干涉;針對人權問題,律師公會應該組織人權小組,研究有關人權保障的理論與實際問題。這些問題正好凸顯當時強人統治的狀態。

        「人事與制度」則談到冗員如何處理的問題,包括整個文官體系成為安插、安撫、酬庸的工具等。再來就是失去聯合國中國代表權之後,國家的外交生存該如何?反對政府用「共匪同路人」、「為匪張目」等詞彙來批評不利於我國,而對美國外交政策有影響力的學者專家。至於經濟問題方面,針對台灣對外經濟依賴高和新輸出品缺乏要如何處理等,這些都是重要問題。

        隨後在1972年政府準備進行各種增額中央民意代表的選舉,《大學雜誌》發表由張俊宏、許信良、包奕洪、陳陽德四人所合寫的〈廿五年來台灣選舉史的探討〉,在文章中談到選舉所面對的問題,也是直接對國民黨的批判,觸及國民黨底線。但我認為之所以觸及底線,除了之前談到的〈國是九論〉之外,特別是陳鼓應提到的「開放學生運動」也是碰到國民黨底線。前幾集談到保釣運動,雖然對台大學生有一定程度的開放,但情治單位還是沒有放鬆對學生的管制。

        在中華民國失去聯合國中國代表權之後,美國總統尼克森隨後到中國訪問,簽署了「上海聯合公報」,接著蔣介石連任總統,蔣經國接任行政院長。而在19712年4月初,國民黨由黨機關報《中央日報》開啟了署名「孤影」的〈一個小市民的心聲〉連載,批判陳鼓應的開放學生運動主張,引發了小市民論戰。國民黨也「借勢」發行了〈一個小市民的心聲〉單行本,分送政府機關、學校、公營機關,表現了國民黨當局反對學生運動、箝制言論自由及淨化言論的決心。對此,《大學雜誌》雖然成功的在短時間內集結知識分子及台大學生運動領袖形成輿論表示反對,但是對於國民黨藉著〈一個小市民的心聲〉顯示其對言論自由及學生運動的強硬態度,卻也無可奈何。

        當黨的機構報發動攻擊,也顯示了當時台灣的政治氣候不再對以《大學雜誌》為中心,傾向自由民主,要求政治改革的這些知識分子有利,也意味著《大學雜誌》知識分子的支持對蔣經國而言已經不如之前重要,蔣經國可能已經不再覺得支持《大學雜誌》對他主導的有限度的改革之推行是有利的。也就是蔣經國的權力越穩定,《大學雜誌》的言論越緊縮,這是非常遺憾的一件事。

        也是從此時,國民黨對《大學雜誌》露出意圖壓制的意向,雖然沒有實際將《大學雜誌》付諸法律或行政處分,但雜誌受到的壓力越來越大。部分《大學雜誌》的知識份子意識到言論的空間越來越緊縮,選擇離開,有些人則被拔擢進入黨、政機構。到了1972年底,楊國樞也辭去總編輯職務,楊國樞的離開也標示了雙方關係另一個新階段的開始。警總對《大學雜誌》的言論控制越來越嚴格,越多知識份子離開,越多有背景關係的人離開,越多有改革理想的人離開,《大學雜誌》也無可挽救的走入歷史的命運結局。

        《大學雜誌》的終結,或是改組後走向另一個階段,但它的歷史意義為何重要,因為它要求國會全面改選,要求民主政治、司法獨立、開放校園…等,成為後來黨外運動的重要資產,而這些主張也剛好可以銜接與傳承《自由中國》以來知識份子追求民主憲政的主張。

歷史元來如此:長老教會七0年代的第三份宣言〈人權宣言〉

  • 播出時間: 2018-05-01 06:15:00
  • 主持人: 薛化元
  • 主持人薛化元教授

    主持人薛化元教授

    主持人薛化元教授

        上週節目主要是延續上上週的主題,說明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在1970年代所提出的三大宣言,上星期談的是〈我們的呼籲〉這份宣言,今天節目要談的是〈人權宣言〉。

〈人權宣言〉發表的背景比起〈我們的呼籲〉時更為緊張。這份宣言發表在一九七七年,由於美國即將於八月二十二日由國務卿范錫赴中華人民共和國商討建交事宜,接續而來不僅是「美國與台灣斷交」的問題,還有「第七艦隊撤離台灣海峽」,不再協防台灣的問題。過去節目曾經說過,當美國第七艦隊開進台灣海峽,國民黨政府以國家安全受到威脅為由,實施戒嚴,但事實上,正當性是有問題的,因為第七艦隊是鞏固台灣的安全,而此時正好相反。基督長老教會已經深刻感受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將建立外交關係的訊息,為了要讓美國方面注意台灣(住民)的的權利,提醒台灣人民與國民黨當局對此危機要有所警覺,八月十六日,基督長老教會發表了著名的〈人權宣言〉。

        在「美國與台灣斷交」危機之下,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在討論此一宣言時,認為只是延續以往的「住民自決」要求是不足的,有必要進一步表達「台灣人民的心向」,「要求台灣獨立」,這比起過去的主張更為強烈。要求建立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國民黨當然會透過各種方式來壓迫,但我們在過去兩集中也提及,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決議必須透過民主機制,雖然總幹事高俊明牧師想要推動,但最終仍需送交總部的議會來討論。一九七八年四月,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年會之前,國民黨當局除了以內政部來函威嚇外,並透過對高俊明個人施壓,及動員與國民黨當局關係較佳的人士,企圖在年會中使高俊明不再續任總幹事,並否決「人權宣言」。

如果是記名投票,在當時白色恐怖的年代會產生相當大的壓力,所以,議長翁修恭在與前議長王南傑等人商量後,改採秘密投票,使議員得以依自由意志投票,結果有超過三分之二的選票支持高俊明牧師續任總幹事,國民黨當局的運作遭到嚴重挫敗。事實上,很少有人連任這麼多屆總幹事,只是代表教會對高牧師的支持,避免他受到國民黨迫害,一方面也代表議員意志的投票結果,認為〈人權宣言〉的主張符合心中所想,粉碎了國民黨當局試圖透過內部運作,讓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讓步的可能性。

        是什麼樣的聲明內容,讓國民黨跳腳?既然通過了,國民黨又會透過什麼樣的方式逼迫教會處理?教會又要如何面對?

透過此一聲明,基督長老教會希望向美國卡特總統、以及有關國家及全世界教會表示:在「面臨中共企圖併吞臺灣之際,基於我們的信仰及聯合國人權宣言」,堅決主張「臺灣的將來應由一千七百萬住民〔按當時的人口〕決定」。這是延續第一份〈國是宣言〉的主張。此外,要「促請政府於此國際情勢危急之際,面對現實採取有效措施」,使臺灣成為「新而獨立的國家」。這是在動員戡亂時期,主張成立「新國家」的少數先覺文件,也是教會與強人威權體制關係緊張化的展現。

 

早在總會年會召開前,內政部就以一九七八年三月二十三日台內民字第七八○八一九號函直接施壓,表明「頃據輿論反映,貴會少數人士,歷次冒用總會名義發表「聲明」、「呼籲」、「宣言」等政治性主張,危害教會和國家利益。」多數通過變成少數,總會通過變成冒用總會名義,實在很委屈,同時還透過部分報刊雜誌對基督長老教會進行抹黑、圍剿,所以,總會就公推12人組成小組,修文函覆內政部之文,並在1362期《台灣教會公報》發表社論〈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澄清外界對人權宣之誤解〉。

除了說明「人權宣言」之信仰依據,及強調發表「人權宣言」過程合乎教會制度的程序合法性外,一方面堅持「基督長老教會於國家面臨危急之際,為響應政府呼籲人民團體貢獻國是意見,以表達人民心聲。在出於誠心愛國、愛同胞的心情下,呼籲美國不要因急欲與中共關係『正常化』,而將台灣一千七百萬同胞之人權出賣。同時主張國家的前途應由我們人民自己決定。」另一方面,也在維持原決議的狀況下,刻意壓抑原有的台灣獨立的意味,表示所謂「新而獨立的國家」,「實際上完全與台獨無關」,而是「促請政府採取有效措施」,來建設理想的國家,希望藉此化解來自國民黨當局的壓力。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有那麼多來自國際的聲援,而且透過教會系統來傳達這些宣言,信徒有幾十萬,是台灣最重要的教會,有一陣子還是台灣人數最多的教會。在這種情況下,國民黨只能找機會對付,因此,美麗島事件時,就逮捕了長老教會的牧師,還透過「掩護逃亡」等名目,對長老教會進一步壓制,高俊明牧師被捕就是非常關鍵的一件事。

留言
留言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