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播出 
 
QR Code

Hit Rate:151364

老康口述史:「黨外」的誕生

  • 播出時間: 2018-03-07 06:15:00
  • 主持人: 康寧祥
  • 康寧祥夫婦與劉美遠(右1)於家中合影

    康寧祥夫婦與劉美遠(右1)於家中合影

    康寧祥夫婦與劉美遠(右1)於家中合影
  • 《選舉萬歲》是「中壢事件」後林正杰、張富忠在風聲鶴唳氣氛中留下的紀錄。

    《選舉萬歲》是「中壢事件」後林正杰、張富忠在風聲鶴唳氣氛中留下的紀錄。

    《選舉萬歲》是「中壢事件」後林正杰、張富忠在風聲鶴唳氣氛中留下的紀錄。

        經過我跟黃信介「雙人巡迴助講團」南北奔波,也正式開啟了黨外運動時代,從此,台灣民主政治也走上的康莊大道,雖然過程還是充滿挫折,但起碼火車已經開上軌道。

        我們離開台南後就到雲林幫忙黃蔴選縣長、蘇洪月嬌選省議員。雲林縣長的角逐,自從1960年蘇東啟以六千多票些微之差,敗給「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的父親林金生之後,無黨籍陣營的氣勢隨同蘇東啟被抓入獄,陷入死寂狀態。但是,經過17年,1977年這一年很不一樣,蘇東啟推出他的夫人蘇洪月嬌出來選省議員,無黨籍同志黃蔴挺身出來選縣長,頗有與國民黨對手林恆生一拚的架式。

        黃蔴35歲就當選橫跨雲嘉南四縣市,最有權力的民間團體─嘉南水利會的評議會常務理事,一當就是15年,是15席常務委員當中唯一的無黨籍人士,由於長期在會內為農民爭取權益,頗得人心,也有相當的人脈,本身又是連任五屆的縣議員,一任的東勢鄉長,家裡又有事業,經濟基礎不錯,1977年這一戰,行情看好,也許可以再造蘇東啟當年威脅林金生的氣勢,就怕被抹黑,選票被做掉。

        除了助講之外,我跟黃信介也陪著黃蔴到處掃街拜票,人山人海的場面叫人振奮。開票當晚,黃蔴又像1968年他競選省議員的遭遇,古坑又大停電,他又意外落選,但是經過這一戰,國民黨就無法像過去那樣,在雲林縣予取予求,因此這一戰雖敗猶榮。

離開雲林後,我們前往南投,探望回鄉參選的張俊宏,只是他已經出去拜票了。那一年台大學生帶頭組了一個跨校際的「學生黨外助選團」,陳菊也駐在南投助選,張俊宏選情直線上升,當選有望。

隔兩天,我們到宜蘭幫競選省議員的林義雄站台,這位年輕律師自從郭雨新「虎落平陽被犬欺」之後,就成為宜蘭無黨籍人士的希望,聲勢扶搖直上,宜蘭人把郭雨新被惡意作票的悲憤,轉化為對林義雄的擁護與支持。

另外,我們也幫忙捲土重來的三重老市長陳進炮站台,這位日治時代的老前輩,1977年的市長選舉,他又再度出馬,終於再度當選。

許信良違紀叛黨選縣長,桃園風雲變色,是1977年的一場大戲。許信良在那些跟我來往的「國民黨青年才俊」當中,是繼張俊宏之後,第二位脫離國民黨,受到李煥賞識而比較幸運的。1973年他在桃園獲得國民黨提名當選省議員,一屆任滿後,1977年他要轉換跑道參選桃園縣長,但國民黨省黨部與原任桃園縣長吳伯雄屬意的接班人是調查局出身的歐憲瑜。

許信良不服,從霧峰的省議會一路鬧到家鄉桃園,許信良的陣營將那些大大小小的衝突,和國民黨的選舉舞弊惡習大做文章,在政見發表會上說:「過去幾個月,他們用不公平的手段對付我,那些都算了,但是如果作票,我絕對不饒他們!」幫他助選的林正杰(當時是政大研究生)回憶說,他們陣營一直鼓吹「做票就是共產黨,共產黨就可以打!」果然開票當天,群眾真的把中壢國小投票所的主任抓起來,扭送分局,說他作票,造成警察開槍,群眾火燒分局的場面出來,也就是所謂的「中壢事件」。

當時人在台灣的香港《遠東經濟評論》特約記者劉美遠(Melinda Liu),她在1977年12月2日出版的《遠東經濟評論》上說:「當本記者趕到位於台北西南方25哩的桃園縣中壢市警察分局時,群眾正以石頭和鐵棍投擊兩部沒有人乘坐的鎮暴車。手持木棍、圍成警戒隊形的憲兵,已經被擁有催淚毒氣彈與長型銀製電擊『趕牛棒』的鎮暴軍隊所取代了,有好幾部小汽車被砸毀、翻倒。」可見當時場面之緊張。

她寫道:「據親眼看到的人說,這樁台灣自從1975年搗毀美國大使館(劉自然事件)以來的第一次暴力示威事件,是由一名選務人員被指控故意塗污選票,使它成為廢票而爆發。」

 11月19日開票當晚,無黨籍人士紛紛得到勝利,省議員邱連輝、蘇洪月嬌、蔡介雄、張俊宏、何春木、林義雄、黃玉嬌、周滄淵都以高票當選,縣長方面,高雄縣黃友仁、台南縣蘇南成、台中縣曾文波、桃園縣許信良也大幅領先,應可當選。

這一段熱鬧激烈的選舉運動,加上我跟黃信介經常大力呼喊「黨外」,「黨外」開始成為我們「黨外政治陣線」的通稱。以往的「無黨無派」、「無黨籍陣線」逐漸沒人說了。選後《聯合報》舉辦座談會,邀請我說明、報告選舉的過程,我也將這次選舉做了分析。我說:「以往無黨無派出來選舉,都自稱是無黨無派,不會說自己是黨外,而選後的選票統計也是歸無黨無派,但這次選舉,這些人都是「黨外陣線」一起選舉,所以這些「黨外」人士所得到的選票,已經成為國民黨之外,第二高票的黨派。」而依據這個理由,我指出:「從今年開始,這是黨外紀元的元年」。也就是「黨外」的開始,也是台灣民主運動,政黨競爭的一個起跑點。

 

留言
網友暱稱: 無暱稱
柚子園跟水稻田中間清除雜草之後是一塊狹長的土地,乾的土石和像水溝挖出來的田土兩座小山一樣地堆在土地前段,昨天父親叫我拿一些人家水溝裡挖出來的來補土,父母和我就一起去了一趟隔壁的隔壁的那塊土地;今天父親又叫我把挖起來放在美植袋的植物養好一點,茶樹、樹蘭和七里香還有桂花,根沒有蓋好的容易枯掉,早上我去後面的水溝挖土補土,父親會叫我把植物拿到後面來放(前面不要亂放東西).水利會老人的摩托車停在馬路對面,他在看對面同一個位置的水溝,我看過好幾次他去那裡看水溝,那個位置的水溝為什麼他常常要過去看呢?
網友暱稱: 無暱稱
這裡有付通訊費的無線網路,不過有時候不能連線,人員來修理的時候通常沒有問題;昨天父母載弟弟的太太和小孩一起去買花生糖,親家母叫她回去的時候帶伴手禮,後來母親先回來了,在車子上的時候,有人打父親的手機號碼卻說叫某某某(母親的名字)聽電話,對方口氣很不好而且沒有表明身分;下午一台小的廂型車停在樓梯旁邊的位置?兩個戴頭巾的年輕男子走到對面路口電線桿那裏,後來在使用割草機,我看到村長過來跟他們講話,外包公司在割草,車內有客家花布裝飾的斗笠,他們也是割路邊的雜草,割下的雜草擴散到半邊路面,村長是從哪裡走出來的?
網友暱稱: 無暱稱
昨天下午,吊車吊來鋼鐵的水泥用板,鐵工老闆跟父親說在地面上水泥施工會比較便宜,湊巧的是柚子園隔壁的農田也傳來打地基的聲音,本來是蓮霧園,後來變成水田的那一塊土地要蓋房子了.這一排本來是不能蓋房子的,現在有第二間要開始蓋了;快七點的時候父親接到大姑姑打來的電話,她放番薯葉和菜豆在烤肉亭的洗水槽,大姑姑也會自己在裡面用洗水槽,姑姑們會在這裡來來去去,拿自己忘記的東西或是拿食物給阿嬤吃,通常她們不會跟父母說她們來了.
留言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