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播出 
 
QR Code

Hit Rate:158998

老康口述史:「黨外」的誕生

  • 播出時間: 2018-03-07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者陳儀深
  • 康寧祥夫婦與劉美遠(右1)於家中合影

    康寧祥夫婦與劉美遠(右1)於家中合影

    康寧祥夫婦與劉美遠(右1)於家中合影
  • 《選舉萬歲》是「中壢事件」後林正杰、張富忠在風聲鶴唳氣氛中留下的紀錄。

    《選舉萬歲》是「中壢事件」後林正杰、張富忠在風聲鶴唳氣氛中留下的紀錄。

    《選舉萬歲》是「中壢事件」後林正杰、張富忠在風聲鶴唳氣氛中留下的紀錄。

        經過我跟黃信介「雙人巡迴助講團」南北奔波,也正式開啟了黨外運動時代,從此,台灣民主政治也走上的康莊大道,雖然過程還是充滿挫折,但起碼火車已經開上軌道。

        我們離開台南後就到雲林幫忙黃蔴選縣長、蘇洪月嬌選省議員。雲林縣長的角逐,自從1960年蘇東啟以六千多票些微之差,敗給「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的父親林金生之後,無黨籍陣營的氣勢隨同蘇東啟被抓入獄,陷入死寂狀態。但是,經過17年,1977年這一年很不一樣,蘇東啟推出他的夫人蘇洪月嬌出來選省議員,無黨籍同志黃蔴挺身出來選縣長,頗有與國民黨對手林恆生一拚的架式。

        黃蔴35歲就當選橫跨雲嘉南四縣市,最有權力的民間團體─嘉南水利會的評議會常務理事,一當就是15年,是15席常務委員當中唯一的無黨籍人士,由於長期在會內為農民爭取權益,頗得人心,也有相當的人脈,本身又是連任五屆的縣議員,一任的東勢鄉長,家裡又有事業,經濟基礎不錯,1977年這一戰,行情看好,也許可以再造蘇東啟當年威脅林金生的氣勢,就怕被抹黑,選票被做掉。

        除了助講之外,我跟黃信介也陪著黃蔴到處掃街拜票,人山人海的場面叫人振奮。開票當晚,黃蔴又像1968年他競選省議員的遭遇,古坑又大停電,他又意外落選,但是經過這一戰,國民黨就無法像過去那樣,在雲林縣予取予求,因此這一戰雖敗猶榮。

離開雲林後,我們前往南投,探望回鄉參選的張俊宏,只是他已經出去拜票了。那一年台大學生帶頭組了一個跨校際的「學生黨外助選團」,陳菊也駐在南投助選,張俊宏選情直線上升,當選有望。

隔兩天,我們到宜蘭幫競選省議員的林義雄站台,這位年輕律師自從郭雨新「虎落平陽被犬欺」之後,就成為宜蘭無黨籍人士的希望,聲勢扶搖直上,宜蘭人把郭雨新被惡意作票的悲憤,轉化為對林義雄的擁護與支持。

另外,我們也幫忙捲土重來的三重老市長陳進炮站台,這位日治時代的老前輩,1977年的市長選舉,他又再度出馬,終於再度當選。

許信良違紀叛黨選縣長,桃園風雲變色,是1977年的一場大戲。許信良在那些跟我來往的「國民黨青年才俊」當中,是繼張俊宏之後,第二位脫離國民黨,受到李煥賞識而比較幸運的。1973年他在桃園獲得國民黨提名當選省議員,一屆任滿後,1977年他要轉換跑道參選桃園縣長,但國民黨省黨部與原任桃園縣長吳伯雄屬意的接班人是調查局出身的歐憲瑜。

許信良不服,從霧峰的省議會一路鬧到家鄉桃園,許信良的陣營將那些大大小小的衝突,和國民黨的選舉舞弊惡習大做文章,在政見發表會上說:「過去幾個月,他們用不公平的手段對付我,那些都算了,但是如果作票,我絕對不饒他們!」幫他助選的林正杰(當時是政大研究生)回憶說,他們陣營一直鼓吹「做票就是共產黨,共產黨就可以打!」果然開票當天,群眾真的把中壢國小投票所的主任抓起來,扭送分局,說他作票,造成警察開槍,群眾火燒分局的場面出來,也就是所謂的「中壢事件」。

當時人在台灣的香港《遠東經濟評論》特約記者劉美遠(Melinda Liu),她在1977年12月2日出版的《遠東經濟評論》上說:「當本記者趕到位於台北西南方25哩的桃園縣中壢市警察分局時,群眾正以石頭和鐵棍投擊兩部沒有人乘坐的鎮暴車。手持木棍、圍成警戒隊形的憲兵,已經被擁有催淚毒氣彈與長型銀製電擊『趕牛棒』的鎮暴軍隊所取代了,有好幾部小汽車被砸毀、翻倒。」可見當時場面之緊張。

她寫道:「據親眼看到的人說,這樁台灣自從1975年搗毀美國大使館(劉自然事件)以來的第一次暴力示威事件,是由一名選務人員被指控故意塗污選票,使它成為廢票而爆發。」

 11月19日開票當晚,無黨籍人士紛紛得到勝利,省議員邱連輝、蘇洪月嬌、蔡介雄、張俊宏、何春木、林義雄、黃玉嬌、周滄淵都以高票當選,縣長方面,高雄縣黃友仁、台南縣蘇南成、台中縣曾文波、桃園縣許信良也大幅領先,應可當選。

這一段熱鬧激烈的選舉運動,加上我跟黃信介經常大力呼喊「黨外」,「黨外」開始成為我們「黨外政治陣線」的通稱。以往的「無黨無派」、「無黨籍陣線」逐漸沒人說了。選後《聯合報》舉辦座談會,邀請我說明、報告選舉的過程,我也將這次選舉做了分析。我說:「以往無黨無派出來選舉,都自稱是無黨無派,不會說自己是黨外,而選後的選票統計也是歸無黨無派,但這次選舉,這些人都是「黨外陣線」一起選舉,所以這些「黨外」人士所得到的選票,已經成為國民黨之外,第二高票的黨派。」而依據這個理由,我指出:「從今年開始,這是黨外紀元的元年」。也就是「黨外」的開始,也是台灣民主運動,政黨競爭的一個起跑點。

 

留言
網友暱稱: 無暱稱
早上去外面掃地、拔草,順便讓貓出來玩,隔壁有像男國中學生引起注意發出的咳嗽的聲音,然後又聽到一些一直聽到的內容:「貓如果出來她就出來」、「只有對貓很好而已」、「臭○○(台語)」,有時候還有「那一個是你的」、「我的丈人在哪裡」等等,都是台語的;長照小姐會問我吃飽了沒?父親說這是很常出現的問候語。不是參加長照也有自費的時薪照顧的契約,看起來都很不錯。
網友暱稱: 無暱稱
原來是我們申請的項目和督導建議的項目一起評估,用日數、次數和時間計量,就是長照小姐的工作內容了;水泥的先生今天來把以前蓋房子剩下的水泥板買回去了,父親算他很便宜,親戚鄰居的太太也過馬路來和他們聊天,一下子人就都離開了,事情完成了。
網友暱稱: 無暱稱
長照的小姐問我我來幾年了?兩年了?不過她幾次之前還說「自己的阿嬤」,應該是知道阿嬤是我的奶奶?本來申請的是項目,後來變成時間,應該是為了有比較多的協助的結果。長照的小姐本來不知道這裡在做民宿─看不出來,後來她說她的朋友也在做民宿,不過她的朋友是租房子的,也是六、日客人比較多;幫父親做鐵工的先生教父親在樹下放農藥(萬年冬),還可以用管子放?父親很常被人家教他做什麼做什麼,包括煮排骨,不知道是怎麼開始的?
留言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