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播出 
 
QR Code

Hit Rate:391

黑銘單拼圖:桃園機場事件與黑名單闖關

  • 播出時間: 2017-09-21 06:15:00
  • 主持人: 陳銘城
  • 成千上萬民眾走上街頭,要迎接老縣長許信良(宋隆泉攝)

    成千上萬民眾走上街頭,要迎接老縣長許信良(宋隆泉攝)

    成千上萬民眾走上街頭,要迎接老縣長許信良(宋隆泉攝)
  • 英國記者離台時,交給江鵬堅主席「警察向民眾丟石頭」照片。(邱萬興攝)

    英國記者離台時,交給江鵬堅主席「警察向民眾丟石頭」照片。(邱萬興攝)

    英國記者離台時,交給江鵬堅主席「警察向民眾丟石頭」照片。(邱萬興攝)
  • 消防車以強力紅色水柱噴向民眾,將民眾做記號。(宋隆泉攝)

    消防車以強力紅色水柱噴向民眾,將民眾做記號。(宋隆泉攝)

    消防車以強力紅色水柱噴向民眾,將民眾做記號。(宋隆泉攝)

今天要跟大家講的故事是發生在1986年的桃園機場事件。

機場事件就是海外黑名單被國民黨禁止回台幾十年的這些人,決定不惜坐牢也要闖關回台,其中有好幾波攻勢,有台獨聯盟的郭倍宏、王康陸、張燦鍙等黑名單人士,許多都被禁止回台超過30年。其中,許信良是比較後期的黑名單,他曾經在1977年當選桃園縣長,當選當天發生了「中壢事件」。「中壢事件」是因為民眾抗議選、監票人員作票,忿怒的群眾推倒軍車,甚至放火燒中壢分局。但是,許信良在台灣是有相當民意基礎,與台獨聯盟、或是其它社團、教會、同鄉會的黑名單不一樣,許信良曾經高票當選桃園縣長,卻因為聲援高雄縣老縣長余登發被逮捕,到橋頭與黨外人士陳菊、康寧祥等人一起聲援抗議,結果被監察院糾舉、彈劾後遭到停職,無法再當桃園縣長的許信良於是跑到國外,但出國後就無法再回台,後來他要挑戰黑名單闖關回台,就發生了1986年11月30日的桃園機場事件。

1986年9月28日教師節當天,黨外人士在圓山飯店成立民主進步黨,國民黨評估後並沒有動手抓人,許信良認為應該早日回台參與民進黨以及台灣的民主政治,所以就跟許多關心台灣民主的同鄉,也就是國民黨口袋裡的黑名單人士,他們也希望回台參與,所以11月30日許信良與曾經坐過政治牢的謝聰敏、林水泉,以及兩位外國朋友:艾琳達、若宮清(日本共同社記者)等人,從日本成田機場準備搭機回台,但遭到國泰航空公司拒絕登機,以致於無法搭上回台班機。但許信良已透過弟弟許國泰立委、以及邱垂貞等桃園幫好友,動員全台各地民眾,特別是許信良曾經聲援過的前高雄縣長余登發,他當時已高齡79歲,徒步從機場交流道走上國道2號,要親自去迎接許信良,感動了相當多人。

那天的「萬人民主行軍」走到桃園機場國道2號交流道附近,那裡早已擠滿各地前來聲援的群眾。國民黨派遣了鎮暴部隊,因為當時還是戒嚴時期(1987年7月15日才解除戒嚴),所以憲兵與鎮暴警察都出現在第一線,他們架起了蛇籠鐵絲網,動用了鎮暴車、消防車,用強力紅色水柱噴向民眾。這裡特別說明,國民黨當時向南非購買了相當多鎮暴裝備,因為南非在實行「種族隔離政策」時,採取相當多鎮暴手段,但在南非取消種族隔離後,台灣卻接收了南非的鎮暴裝備。鎮暴車噴向民眾的水柱中拌了紅色墨水,只要被噴到,衣服就會被染上紅色,人群多時不會被注意,但只是人群一散開,身上被染上紅色墨水的就證明你在抗爭現場,就會被抓去刑求、毆打。

機場事件時,天空中有直昇機在盤旋,地面上國道2號旁有整排憲兵、甚至還有坦克車在機場旁道路走動,很多參與的黨外候選人,像是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就帶著一些女性公職人員,例如:周清玉、許榮淑等女生黨員走在抗爭第一線,把群眾和鎮暴部隊隔開,避免發生衝突,但難免還是發生擁擠。空中的直昇機就灑下傳單,上面寫著「天黑了,請民眾趕快回家去吧!」,民進黨的周清玉等人帶領群眾坐下,高唱「黃昏的故鄉」,這首由日本歌翻譯而來的歌曲,就成了機場事件的主題曲。

「黃昏的故鄉」歌詞「叫著我,叫著我,黃昏的故鄉不時地叫我」,就好像在海外二、三十年,被取消簽證無法回台的這些台灣人心聲,也是這一波「返鄉運動」,要求撤消黑名單的機場事件主題曲。當時還沒有當上立法委員的邱垂貞,他曾經在美麗島事件中唱了一首「望春風」就被關了4、5年,機場事件當天,他在國道2號的「戰車」上唱「黃昏的故鄉」。他的媽媽在旁邊一直叫他小名,要他不要在上面唱歌,趕快回家,不然會再被抓去關。所以,機場事件也凸顯了黑名單的謊謬與不合理。

在機場事件中,鎮暴警察發射催淚瓦斯,甚至英國記者還拍到警察向民眾丟石頭的照片。英國記者要離開台灣時,把這些照片交給民進黨主席江鵬堅,然後被大量放到「綠色小組」以及一向為民進黨記錄影像的林炳煌影視工作室,結果這些錄影帶的發行,戳破了電視台以及大眾媒體不敢講的「真實」。也是「綠色小組」為主的這些民間影視工作者,讓台灣民眾在街頭抗爭的事實真相披露出來。台灣這些有穩定群眾基礎的所謂「大眾媒體」,卻輸給一些大家很少聽過的「小眾媒體」,這也是機場事件顯示的一個最大意義。當時的《自立晚報》是用全版刊登機場事件警民衝突的實況,當然記者都保留自己的姓名。因為已經靠近選舉,後來就有許多候選人,像康寧祥等人就整版加印,當成傳單發放。

許信良一直到1989年9月27日才搭乘漁船偷渡返台被捕,才真正回到台灣。他雖然被法院判刑,但沒有被關太久,因為1990年5月20日李登輝宣誓就任第八任總統,就頒布「特赦令」,赦免黃信介等8位美麗島事件軍法被告以及許信良,才讓他們走出監獄。而這項特赦也讓他們視同未犯罪,以後仍可參加公職選舉。這也是機場事件的一個重要意義。

黑銘單拼圖:郭倍宏與王康陸家族的故事

  • 播出時間: 2017-09-14 06:15:00
  • 主持人: 陳銘城
  • 郭倍宏1989年.闖關回台.又現身在重重警力包圍的中和体育場政見會場(台獨聯盟提供)

    郭倍宏1989年.闖關回台.又現身在重重警力包圍的中和体育場政見會場(台獨聯盟提供)

    郭倍宏1989年.闖關回台.又現身在重重警力包圍的中和体育場政見會場(台獨聯盟提供)
  • 王康陸闖關回台.現身演講.不久就被捕.(台獨聯盟提供)

    王康陸闖關回台.現身演講.不久就被捕.(台獨聯盟提供)

    王康陸闖關回台.現身演講.不久就被捕.(台獨聯盟提供)
  • 王康陸與妻兒的全家照(台獨聯盟提供)

    王康陸與妻兒的全家照(台獨聯盟提供)

    王康陸與妻兒的全家照(台獨聯盟提供)

今天要講的黑名單故事是當時台獨聯盟秘書長王康陸,還有美國本部主席郭倍宏,他們所採取的寧願回台灣坐牢的「黑牢攻勢」闖關行動。

我先介紹郭倍宏。他現在是民視董事長,是一位土木工程博士,營造與建築方面的專家,他在念書時就曾經多次參與中華工程的工程設計與營造工作。他在留學美國的時候,受到美麗島事件的影響,所以在1982年於北卡羅萊納大念書時,競選當時從台灣去的留學生所組成的所謂「中國學生會」會長,跟愛盟的學生競選,順利當選會長,在校園發起了多次抗爭,在過程中看到愛盟這些國民黨支持的台灣留學生,卻自稱是中國留學生,這種作風令他不滿。之後郭倍宏與李應元就開始籌組「台灣學生會」,成立「台灣學生雜誌社」,並在美國各大學串聯受到美麗島事件刺激與影響的台灣留學生,而這些人現在台灣的學界與政界都有相當的影響力,像李應元現在是行政院環境保護署署長,也擔任過勞工委員會主委。

郭倍宏的母親丁嫦娥是台南人,她的三妹丁窈窕,我們最近在綠島人權園區及相關文物資料中發現,丁窈窕曾經在綠島坐牢,也是1950年代台北郵電、台南郵電相當進步的婦女青年,她曾經幫台南無黨籍人士葉廷圭助選,葉廷圭後來當選台南市長,而她也在過程中認識相當多進步青年,不過後來她被牽連加入地下黨,所以在1956年時被槍決。丁窈窕已經結婚,育有一女,她要被送上刑場槍決前,她的先生前來帶走當時跟她一塊坐牢的女兒,女兒不肯放開媽媽,一直哭喊「不要殺我媽媽」,相當令人難過。

丁窈窕還有一位朋友是現已90高齡的老政治犯郭振純,他現在住新店,擔任景美人權文化園區的志工。他說,他曾經在青島東路遇到丁窈窕帶著女兒到醫務室去看病,兩人因為都曾在葉廷圭競選時去幫忙而相識,但兩人相遇卻不敢相認,丁窈窕用手寫了些暗號給他,表示她已被判死刑,而當時郭振純是被判無期徒刑,若是被發現兩人認識,案情重新調查恐連累郭振純被改判死刑。丁窈窕第二天再到醫務室時,用紙袋裝了一束她剪下來的頭髮,故意掉在地上讓郭振純撿,暗示她即將被槍決,留給他一束頭髮紀念。郭振純將這束頭髮隱密的保管到他坐牢20年出獄後,再將頭髮埋到台南女中的一棵樹下,那裡是他們當初第一次見面相識的地方,不過,現在已找不到那束頭髮。這個故事在網路上流傳了相當久,也相當廣泛。

丁窈窕的二姐嫁到柯家,現住在美國德州休士頓,人稱柯媽媽。我大概十年前到休士頓演講,說了丁窈窕與郭振純的這段故事,結果柯媽媽就過來跟我說丁窈窕是她的三妹,當初是她幫忙領屍體回來安葬,還去台南關廟「觀落陰」,問她妹妹是怎麼死的?結果「觀落陰」就出來說了一句「姐姐我好可憐,我像隻鳥被槍打得碎爛」,然後就不再出來了。這件事我問過郭倍宏,他說他當時年紀小並不知道。

接下來要講的這位也是一樣,為了台獨言論、結社自由而寧願回台灣坐牢的王康陸。王康陸在1989年10月20日在海霸王出現被捕,一直到1992年5月23日才被釋放,那時已經修正了「刑法第100條」,不再有言論叛亂與結社叛亂。我訪問過王康陸的三哥王康旻,他是50年代白色恐怖的政治受難者,被關了12年。王康陸的家庭相當特別,他的父親是彰化鹿港人,相當有才華,也到過中國大陸東北、天津、北京等地做生意,當時大兒子與大女兒留在台灣,沒有跟去大陸,但是二哥、二姐、三哥、四哥…包括王康陸都是在大陸出生,總共八個小孩。到後來他父親要從大陸回台灣,但他的二哥、二姐因為當時都是積極投入新中國重建的年輕共產黨員,所以留在大陸不願意回台,後來因為精通日文與日本研究,在大陸也成為學者。

回來台灣的只有三哥、四哥、五哥以及老六王康陸,還有妹妹和姐姐。其中三哥王康旻因為在中國時看過許多國共內戰的雜誌,夏天天熱,時常在門口乘涼與鄰居閒聊時談到國共內戰,結果聊著聊著就出事了,他的案子被稱為「鐵路局案」,但他並不是鐵路局員工,只是因為同案都是鐵路局的人,彼此並不認識,只是聊些時事就被判了12年。王康旻在王康陸被關後接受我訪問,他說:「我今天帶著棉被、熱水瓶、衛生紙、毛巾、牙刷、牙膏等一些日用品來給老六,當初我被關時,王康陸在中興大學念書,他經常假日來看我,將他省吃儉用的零用錢留給我,沒想到以前他來探監,現在換我抱著棉被、熱水瓶來看我的弟弟,台灣的政治什麼時候才會進步,可以讓很久不見的兄弟姐妹歡聚一堂,不是在牢裡相互安慰對方」。

我非常感慨王康陸的十個兄弟姐妹,這輩子從來沒有、也不可能十個都聚集在一起。他們的父親沒到滿州時,一些年紀小的孩子還沒有出生,到大陸後,大哥、大姐又留在台灣,而全家從大陸回台時,二哥、二姐又沒回來,所以他們的母親非常辛苦,時常要分別飛日本或是美國,與兒女見面。

這是王康陸與郭倍宏家族的黑名單悲哀故事。

黑銘單拼圖:美麗島事件

  • 播出時間: 2017-09-07 06:15:00
  • 主持人: 陳銘城
  • 美麗島軍事審判(現代學術基金會提供)

    美麗島軍事審判(現代學術基金會提供)

    美麗島軍事審判(現代學術基金會提供)
  • 台僑在美國華航外.舉美麗島受難者照片抗議(現代學術基金會提供)

    台僑在美國華航外.舉美麗島受難者照片抗議(現代學術基金會提供)

    台僑在美國華航外.舉美麗島受難者照片抗議(現代學術基金會提供)
  • 美國會議員愛德華 甘迺迪.在國會為美麗島人士說話(現代學術基金會提供)

    美國會議員愛德華 甘迺迪.在國會為美麗島人士說話(現代學術基金會提供)

    美國會議員愛德華 甘迺迪.在國會為美麗島人士說話(現代學術基金會提供)
  • 日本台灣同鄉與日本人權人士.發起聲援施明德獄中絕食行動(現代學術基金會提供)

    日本台灣同鄉與日本人權人士.發起聲援施明德獄中絕食行動(現代學術基金會提供)

    日本台灣同鄉與日本人權人士.發起聲援施明德獄中絕食行動(現代學術基金會提供)

台灣在1980年代發生了對台灣民主發展影響相當大的「美麗島事件」,「美麗島事件」是在 1979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晚會上所暴發的群眾與警察衝突。這起事件可以說是台灣人權與民主運動的里程碑。

在美麗島之前,台灣許多政治犯,不管是在二二八事件被殺害,或是在白色恐怖時期被抓、被關、被槍斃,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敢跟這些人打交道,更別說是關心與慰問他們,但美麗島事件後,因為經過軍法審判的大公開,透過媒體的報導讓多數的台灣人,特別是中產階級與知識分子,瞭解到這些被國民黨認定為好像江洋大盜一般的黨外人士,並沒有那麼可怕,而他們所要求的民主改革也非常契合台灣社會的脈絡,所以有越來越多人支持與同情美麗島的這些被害人。其中包括:黃信介、姚嘉文、施明德、張俊宏、呂秀蓮、陳菊、林弘宣這八位送軍事審判的被告,他們當時要組成美麗島雜誌社時,也分別與包括:台獨聯盟、教會系統以及海外同鄉等團體接觸,透過這些人際關係,提供資訊與資金來發展黨外雜誌,所以「美麗島雜誌社」可以說是一個沒有黨名的反對黨,叫做「美麗島政團」。

這些人也引起國民黨的恐慌與緊張,想要加強撲滅這一股黨外勢力,而事情就發生在1979年年底,大逮捕與軍法審判則是在1980年,這件事把海內外都牽扯進來,在判決書中也提到他們與台獨聯盟的張燦鍙等人接觸、他們之間的關係以及提供了多少資金給美麗島雜誌社。美麗島雜誌發行到第四期時,已經有十幾萬發行量,比許多報紙的讀者數量還多,發展的情況相當快速。

美麗島雜誌社與海外的聯繫,除了台獨聯盟之外,還有一個叫「台灣之音」。「台灣之音」是張富雄、張楊宜宜夫婦所設立,張楊宜宜是位牧師,張富雄則是桃園出生的一位長老教會虔誠基督徒,台大畢業後到美國,後來在華爾街經商成功,他非常關心台灣的民主政治發展,所以在美麗島事件前設立「台灣之音」,就像透過電話查詢時間和天氣一樣,只要撥打特定的電話號碼,就可以知道台灣最新訊息,成為許多台灣同鄉獲知島內黨外消息的管道。後來不久就發生了美麗島大逮捕,更多人想要知道這些優秀的黨外改革人士被抓,他們及家屬的情況,他們直接就打電話去美麗島雜誌社訪問。

也有像全美台灣人權協會這樣的團體,經常打國際越洋電話到美麗島雜誌社或是高雄的新興分局,訪問施明德或是陳菊,知道現場的一些衝突狀況,像陳菊就曾經在電話訪問時對著電話說:「他們已經開始放催淚瓦斯了,我已經沒辦法再講下去了…」然後電話就斷了,這些訊息的傳播在當時發揮了相當大的影響力,也凝聚了更多海外台灣人對台灣民主改革的向心力與關注。

在美麗島大逮捕後,許多人非常痛心與失望,有些激進份子認為台灣的改革已經看不到希望,國民黨如此顢頇的政權,只能用武力來對抗,所以有人暗中用炸藥破壞聯合報在美國的辦事處,這些當然都是個別零星的行為,但有更多台灣人,特別是曾經參與台灣民主運動的海外前輩們,他們本來已經身心俱疲,紛紛回到各自學術專業,但是看到台灣發生如此重大事件,也一個個跳出來,產生非常大的共鳴,過去枝枝節節的小恩怨都不再去理會。當時海外台灣人曾經寫了二十萬封信件到美國國會,給像愛德華.甘迺迪等參議員,希望能夠對國民黨政府施加壓力,釋放這些被逮捕的優秀黨外人士。

我再說幾個小故事,那時的紐約台灣人權會的會長叫許瑞峰,他們當時成立了一個「台灣人權工作站」,有一天一位中年男子帶著一個15-16歲的女孩子到人權工作站,女孩拿了一條金項鍊,她說:「我不知道可以做什麼事情,這是我媽媽留給我的遺物金項鍊,捐給台灣人權工作站。」其它還有很多打工的留學生將打工所得的五元、十元湊起來捐出,金額雖然不大,但心意十分令人感動。

另外在德國波昂,由於當時呂秀蓮在美麗島大審時提到,那些調查局情治人員告訴她,她在他們面前像什麼衣服都沒穿一樣,是赤裸的,別想要蒙騙。結果翻譯時有所出入,因此有七位德國新女性主義者,跑到德國的國民黨遠東服務站,要求打電報給蔣經國總統,立即釋放呂秀蓮,直到德國警察趕到後,才解釋清楚是外電譯文的出入,並不是呂秀蓮被脫光衣服接受審訊,而是形容她在特務面前好像是什麼都沒穿,不必想要隱瞞。後來才知道,這七位新女性主義者的帶頭者,是旅德台灣人牧師趙有源的前妻。也表示美麗島事件讓海內外的台灣人、德國人、外國人等都很關心與投入對台灣人權的救援,所以在國際特赦組織裡也有好幾個國家,特別是德國、荷蘭、日本等,都有一些小組在救援台灣的政治犯,令人感到相當安慰。

美麗島事件讓台灣的民主運動受到國際的重視,也提升台灣的能見度,但確實是付出相當慘痛的代價。美麗島事件後,台灣這些過去被抓、被關、被槍斃的政治犯跟受難家屬,才有這麼一天,受到大家的敬佩與瞭解,甚至這些政治犯與家屬到市場買菜或坐計程車都沒人要跟他們收錢,這與50、60、70年代都差相當多,那時,就算這些人權團體私下拜會受難者家屬,他們不但不敢跟他們見面也不敢接受金錢援助,這些都是台灣過去在戒嚴年代時難以想像的突破與改變。美麗島事件可以說是對台灣民主政治產生重大改變的一個里程碑。

黑銘單拼圖:少棒賽台獨風波

  • 播出時間: 2017-08-31 06:15:00
  • 主持人: 陳銘城
  • 台獨人士租飛機在少棒比賽上空拉台灣獨立布條(台獨聯盟提供)

    台獨人士租飛機在少棒比賽上空拉台灣獨立布條(台獨聯盟提供)

    台獨人士租飛機在少棒比賽上空拉台灣獨立布條(台獨聯盟提供)
  • 在青少棒比賽現場穿上台獨萬歲字樣上衣(台獨聯盟提供)

    在青少棒比賽現場穿上台獨萬歲字樣上衣(台獨聯盟提供)

    在青少棒比賽現場穿上台獨萬歲字樣上衣(台獨聯盟提供)
  • 在美國的台灣同鄉為少棒隊加油(台獨聯盟提供)

    在美國的台灣同鄉為少棒隊加油(台獨聯盟提供)

    在美國的台灣同鄉為少棒隊加油(台獨聯盟提供)

今天要跟大家分享1970年代台灣盛行的少棒,到美國及國際上拿到世界冠軍,台灣同鄉關心與參與的台獨風波。

從1969年8月開始,台灣連續好幾年拿到遠東地區代表權,而那時參加世界少棒賽並不是用「中華台北」或是「台灣」的名義參加,而是稱為「遠東隊」。要成為遠東區代表,必須先打敗日本、韓國以及其他遠東地區國家。台灣就從那時起,連續好幾年,代表遠東區到美國賓州威廉波特參加世界少棒錦標賽,也由於這個年代正好是台灣聯合國席次不保,1970年後,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代表權就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所取代,台灣與許多國家也接連斷交,國際局勢危難,當時的國民黨政府只能用「莊敬自強、處變不驚」來安撫台灣同胞,剛好此時台灣少棒頻頻拿到世界少棒賽冠軍,是世界第一,很能夠麻醉人心,全台灣一片瘋狂。

本來還有黃俊雄的布袋戲也很讓台灣民眾瘋迷,但當局認為第一是講台語;第二是太多人著迷,就開始禁止電視播出,所以國人開始瘋少棒,從國內的選拔起電視就開始轉播,取得遠東區代表權後就前往美國賓州威廉波特參加世界少棒賽。當時美國還有美東、美西隊等隊,光是美國就有好幾隊,且個個人高馬大,超出台灣少棒選手甚多。由於時差關係,比賽時間常是台灣半夜一、兩點鐘,為了看球賽實況轉播,台灣民眾時常熬夜,爆肝觀看每一場比賽,而少棒隊的表現也沒有讓國人失望,勇奪冠軍,這件事情相當振奮人心。

當時的電視台一定會轉播球賽,不管是盛竹如還是傅達人等知名主播,都要參與少棒賽的轉播,而為了觀看實況轉播,有些人先睡覺再半夜爬起來看,有些乾脆找三、五好友打麻將,直到球賽開始,肚子餓了就泡碗泡麵,這可以說是1970年代台灣民眾的「小確幸」,一個精神上的寄託。因為台灣也是「世界冠軍」,並沒有那麼糟糕,就好像麻醉品一般,很能夠麻醉人心,所以國民黨當然不會禁止少棒轉播,可以將民眾把注意力從外交挫敗中轉移,在投票時依然支持國民黨政府,真正做到「莊敬自強、處變不驚」。當時少棒賽在台灣社會是有相當大的影響力和魅力。

台灣的少棒最早是1969年由金龍少棒隊,在「少棒之父」也就是立法委員謝國城帶隊下,首度赴美參加比賽。但當時那些少棒小將都是第一次出國,也不會講英文,結果外館人員並沒有很關心、照顧他們,有些小選手連廁所都不敢去。那時許多在美國的台灣同鄉就出面關心,用台語上前熱情招呼他們,這些台灣同鄉都在美國各地工作,特別開車遠道而來觀看台灣少棒選手打球。這些先關心選手的台灣同鄉開始向大會抗議,明明是「台灣少棒隊」為何要稱為「遠東少棒隊」,結果國民黨馬上說這些台灣同鄉跟共產黨有關,並且召來州警,雙方產生衝突。而就在金龍少棒奪得世界冠軍後,許多台灣同鄉認為可以利用少棒熱以及電視轉播,宣傳台獨,讓大家知道這是台灣隊,不是遠東隊。

結果他們想到了一個好辦法,在美國常有小飛機出租,用來做商業廣告宣傳,他們就租了一架飛機,機尾拖著一個大標語「台灣獨立萬歲Go Go Taiwan」,在球場低空盤旋,剛好被電視台的轉播畫面拍到,結果電視台只好馬上進廣告。第二天當地的報紙都報導了飛機宣傳事件,但是在台灣的觀眾都不知道發生什麼,只覺得怎麼球賽正精彩時突然進廣告。轉播人員則非常緊張,因為這種事情非常敏感,如果不小心讓這樣的畫面傳回台灣,回國後可能馬上就沒工作了。國民黨海工會的人則罵道:「台獨居然也有空軍!真他媽的!」。之後每年少棒賽,國民黨都找來華青幫的年青人,也調來赴美接潛艇的水兵們準備和台獨人士或台灣同鄉打架。這個場景是在少棒。

少棒升上去之後又有青少棒,青少棒是在另一個城市蓋瑞的球場上比賽,結果台獨人士用氣球在球場上升起,綁上「台灣獨立萬歲」字條,也有去看比賽的同鄉,分別穿上「台」、「獨」、「萬」、「歲」四個大字的上衣,盡量曝光讓媒體,最好是台灣轉播的電視台能夠把他們拍進去,當然電視轉播一定會被剪掉。

從1969年到1975年都發生了少棒和青少棒比賽現場,有不同政治立場藉機向台灣島內觀眾表達,他們在乎的是「我們不是遠東隊,我們是台灣隊」。其實一直到現在為止,名稱問題還是不斷出現,有人拿國旗進場,或是「台灣加油」、「台灣隊不是中華隊」等標語。

留言
留言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