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播出 
 
QR Code

Hit Rate:925

風中的名字:林秋祥

  • 播出時間: 2017-12-07 06:15:00
  • 主持人: 陳銘城
  • 林一奇父母出遊照(林一奇提供)

    林一奇父母出遊照(林一奇提供)

    林一奇父母出遊照(林一奇提供)
  • 2013年7月28日,林一奇夫妻在姑媽簡碧雲帶領下,到堂弟家向父祖的靈位焚香祭拜,完成62年來認祖歸宗之旅。(陳銘城 攝影)

    2013年7月28日,林一奇夫妻在姑媽簡碧雲帶領下,到堂弟家向父祖的靈位焚香祭拜,完成62年來認祖歸宗之旅。(陳銘城 攝影)

    2013年7月28日,林一奇夫妻在姑媽簡碧雲帶領下,到堂弟家向父祖的靈位焚香祭拜,完成62年來認祖歸宗之旅。(陳銘城 攝影)
  • 林一奇與姑媽到生父林秋祥的同案受難者呂沙棠家,向他致謝,因為他的文章讓林一奇找到回生父家的路。(陳銘城 攝影)

    林一奇與姑媽到生父林秋祥的同案受難者呂沙棠家,向他致謝,因為他的文章讓林一奇找到回生父家的路。(陳銘城 攝影)

    林一奇與姑媽到生父林秋祥的同案受難者呂沙棠家,向他致謝,因為他的文章讓林一奇找到回生父家的路。(陳銘城 攝影)

今天要介紹的白色恐怖受難故事,是當時泰北中學高三學生林秋祥,他被判處死刑。我在2013年看到與他同案的政治受難者呂沙棠寫的一篇追憶文章,呂沙棠被捕時是台北工專的學生,案首林秋祥只是18、19歲高中生,也是桃園很有名的足球健將、劍道選手,是位運動好手,也很有領導能力,當時一起打球的都被檢舉是地下黨,結果這群人都被抓了。

林秋祥原本家境不錯,家裡在桃園鎮中山路開了一家雜貨批發商,他是家中長子,所以被捕後家人十分著急,而這段時間在桃園不少被檢舉入獄的受難者家中,都有人去騙錢,被騙的林秋祥父母為了要救他,先賣地、再賣山,後來把兩間店面都賣了,就為了想救大兒子一條命,從此家道中落。

呂沙棠曾經在228事件時,參加桃園的學生軍與國軍對抗,但一直到最近他才敢說出來,他在回憶文章中寫到,當時被關在青島東路軍法處看守所時,林秋祥的妹妹常常送些衣服與食物來探監、面會,但是,有一次她的籃子裡裝的不是食物,而是一個才滿月的小男孩,原來是林秋祥與女友未婚生下的孩子。林秋祥被捕後女友發現懷了身孕,後來生下來,滿月後帶去給林秋祥看。可是林秋祥知道自己即將被判死刑,他除了幫小孩取名「林一奇」,也寫信給父母希望他們能夠認養這個小孩,承繼林家香火。但是,當時林秋祥的母親也懷孕,生下一個比林一奇還要小的女兒,再加上家道中落,無力扶養林一奇。結果,林一奇的媽媽在參加完林秋祥的葬禮後,抱著孩子回到家裡,由家中親戚先登記為親生子女,再由她辦理認養,後來在林秋祥被槍斃後大約1~2年,才帶著林一奇結婚嫁人。

我看到這篇追憶文章後,就打電話給簡國賢的養女簡雲(林秋祥的五妹),她證實林秋祥兒子的父母,就是在桃園鎮的永和市場裡賣豬肉。有時候林秋祥的母親會找她一起去買豬肉,其實,就是為了偷偷去看這位無緣進林家的小孩「林一奇」。可是,後來林一奇跟著父母搬走了,彼此也就斷了音訊。

我一聽到這個訊息,就知道「林一奇」是國小與初中跟我很要好的一位同學。2013年7月我去找他,想跟他談這件事情,結果,我還沒有開口,他就先問我:「同學,你對228及白色恐怖都很有研究,你是不是可以幫我打聽一下我的親生父親,我只知道他姓林,但不知道他涉及什麼案子。」於是,我就將事先準備好的林秋祥的判決書、以及呂沙棠的文章給他,他看了之後眼眶泛紅,他終於找到了自己的親生父親。隔天,我們就到林秋祥的弟弟林秋連(已過世)的家中,向他的阿公、阿嬤以及父親林秋祥的照片、靈位上香。我認為冥冥之中有人在引領,讓林一奇找到親生父親,雖然這件事還瞞著他的養父及母親,避免刺激到已經高齡的他們,但是每年清明他都會去為父親掃墓。

另外要談的是林一奇有一位堂弟,也就是林秋連的第二個兒子林秉盷的岳父李哲男,是228事件時被打死的八堵車站站長林丹修最小的兒子,這個家族連同上一集我們談到的簡國賢最小妹妹的先生劉永流也是在228事件時被打死,兩家都有在228事件中遇難的親家,他們家真是一門忠烈,也是一門慘烈。這些都是這些年,我為桃園市文化局整理發掘的桃園228白色恐怖裡面的受難故事,我覺得相當感動與意外,能夠幫助我的同學找到自己的親生父親。

林一奇其實隱隱約約也有感覺,因為林秋祥的母親有一次故意跟他家訂豬肉,指定由林一奇外送,然後告訴他:「這個是阿嬤、這個是阿姑…。」所以他一直懷疑自己的身世,再加上國小六年紀時為了考初中聯考辦淮考證,也是人生第一次辦身份證,結果身份證發下來後,林一奇的身份證背後寫的是「養父、養母」,林一奇才懷疑自己不是親生的,可是他認為自己應該是母親親生的,因為母親對他非常好,再加上在永和市場擺攤時,一些年紀較長的鄰居,也多多少少不經意提到些什麼,而他就算有所懷疑也不敢開口問媽媽,所以一直不確定,再加上後來搬離了菜市場,與林家人也就不再有接觸。

林一奇因為自己坎坷的身世後來也有一些自暴自棄,其實他是一位業餘的畫家,只是後來忙於生計沒有辦法專心發表,不過,他曾經在桃園文化中心展出過作品,他的堂弟與堂弟的兒子也都很有繪畫天份。

林一奇回到林家祭拜祖先後,隔天也馬上去拜訪呂沙棠,並向他致謝。呂沙棠與林一奇的姑姑簡雲也很高興能夠找到林家的親骨肉。林家的家族聚會第一次歡迎林一奇回到林家,那一次他帶著太太與女兒,我也很榮幸受邀參加。跑了這麼多年新聞,發掘了這麼多白色恐怖受難故事,我自己也覺得冥冥之中,就在我自己的同學身上,為台灣在戒嚴年代,在228事件之後的白色恐怖裡犧牲生命的前輩,也能夠盡一點力量,找回他的骨肉。

這是一個相當令人感到安慰,我採訪到的,也是自己非常感動的故事。

風中的名字:簡國賢

  • 播出時間: 2017-11-30 06:15:00
  • 主持人: 陳銘城
  • 簡國賢結婚照(林壽鎰攝影、簡碧雲提供)

    簡國賢結婚照(林壽鎰攝影、簡碧雲提供)

    簡國賢結婚照(林壽鎰攝影、簡碧雲提供)

今天要介紹的白色恐怖受難者是戰後桃園最有名的劇作家簡國賢。

簡國賢的父親簡觀雲,其實是他的養父,簡觀雲是一位中醫師,因為一直沒有生兒子而去領養了簡國賢,但是養父一直很栽培他,從小給他很好的讀書環境,從開南商工畢業後,就讓他到日本唸東京大學哲學系,主攻戲劇,在日治時代他就與一些作家發表戲劇作品,其中包括廣播劇、以及新劇(舞台劇)。

簡國賢的作品相當多,例如1943年2月在台北市公會堂(戰後叫中山堂),公演他的劇作〈阿里山〉。戰後1946年6月,也是在台北市中山堂首演他的舞台劇〈壁〉。〈壁〉這齣劇相當受到觀眾歡迎,舞台上隔著一道牆壁,相鄰的兩戶人家,一戶是專門放高利貸的錢金利,當時演錢金利的演員就是後來台語片的喜劇泰斗矮仔財,他將錢金利註釋地相當傳神、令人痛恨。另一戶是(失業工人)許乞食,家裡十分窮困,社會又不公,又要扶養老母親,母子只能挨餓度日,而一牆之隔的錢金利則是為富不仁、放高利貸,每日大魚大肉,卻對窮困的人不屑一顧。

簡國賢透過〈壁〉傳達他強烈的社會關懷,讓觀眾瞭解社會上的貧富懸殊現象,然而有錢人卻不顧窮困人死活,也強烈批判了社會的價值觀。在〈壁〉發表前,簡國賢為這齣戲寫的宣傳標語就是「我們沒有藝術、我們沒有粧作、我們只有熱火」,而這就是簡國賢的藝術創作理念與初心。他希望觀眾能夠受到他戲劇的影響,關心這些就在身邊的弱勢。因為在〈壁〉當中三餐不繼的許乞食,就是在當時米價、物價不斷飛漲的壓力下,又無人伸出援手,先餵食母親吃老鼠藥、再自己吞藥自殺,在死前絕望地大喊社會不公,而整齣戲也就此落幕,可以說批判性相當高。觀眾反應熱烈,所發售的票也全部銷售完畢,場場爆滿。不過,這齣戲沒多久就遭到禁演。

有一位也是住在桃園,後來成為政治犯的成功高中學生楊國宇,他說簡國賢和妻子簡劉里都是他的老師,於是在〈壁〉演出時他也常去幫忙打掃、跑腿,他就是因此受到影響,在還是成功高中學生時就被抓去坐牢十年。

簡國賢在228時就是桃園當地青年學生非常尊敬、景仰的人,當時在桃園座戲院(現為桃園戲院)開群眾大會,簡國賢被推上台演說,他表示我們要打倒貪官污吏,但是不應該攻擊外省人,他當時就呼籲要保護外省人,但對貪官污吏一定要嚴厲批判譴責。228當時以桃園蘆竹鄉鄉長林元枝,以及桃園鎮的簡國賢最受擁戴,但是國民政府21師來了以後,一些參與學生軍的學生或年輕人紛紛被擊退,在桃園大溪有一位被當場打死的27歲青年劉永流,才剛從日本唸書回來,他的妻子就是簡國賢最小的妹妹簡桂。當時才結婚沒多久。劉永流過世後,她為人幫傭,後來又嫁給一位外省籍的桃園縣政府公務員張天開。228事件後的第二年,張天開就帶著簡桂回到老家福建廈門,從此斷絕音訊。隔了三、四十年簡劉里才接到張天開的來信,告知簡桂過世的消息。簡國賢逃亡五年後被捕槍斃,簡桂則成為228寡婦,這是簡家的悲劇。

簡國賢當時與廣播人宋非我合作編廣播劇〈土地公遊台灣〉也相當受到歡迎,在舞台劇也就是所謂新劇的創作也有一定地位,但是228事件後他們都開始逃亡,簡國賢一直逃到1953年才被抓,在1955年4月被槍斃。他曾經逃亡過很多地方,包括到桃園復興鄉、以及到火焰山為人燒碳及採香茅,也曾經被誤認為小偷,還差點被砍斷手臂。根據我一位跟簡國賢一起逃亡的親戚吳敦仁,他是我外公的堂弟,他說簡國賢即使在逃亡也隨時在看書,看一些與社會主義、社會關懷有關的書,他自認「朝聞道夕死可矣!」隨時可以為自己的理想犧牲,但也願意隨時充實自己。

簡國賢的逃亡也使得許多朋友受到牽連,例如他逃到嘉義水上一位老師的家,簡國賢被抓後被判幾年感訓。桃園中正路上很有名的林照相館的老闆林壽鎰他曾經幫簡國賢拍結婚照,簡國賢逃亡期間請人去向他拿錢做為盤纏,結果也連累林壽鎰被感訓三年。

在白色恐怖受難者當中,簡國賢是非常有理念及藝術地位的一位,他的家書很多,妻子也都妥善保存。他知道自己被判死刑,但又不能直接在信中明說,所以在最後的家書上叫妻子去看兩本書,一本《火燒罟寮》、一本《胎膏吃番鴨》,妻子不明所以,一直到簡國賢被槍斃好幾年後,才打聽出來這些都是台語歇後語,「火燒罟寮」就是把抓魚的網燒掉,意指全無網(無望),而番鴨很毒,得痲瘋病和癩病的人還吃番鴨,意指穩死。也就是他在最後遺書當中暗示自己即將被槍斃,沒有希望了。

簡國賢的養女簡雲也是桃園學生領袖林秋祥的第五個妹妹。下集節目我們再來談這位開南高中三年級的運動健將,也被判死刑的林秋祥。

風中的名字:戴振耀

  • 播出時間: 2017-11-23 06:15:00
  • 主持人: 陳銘城
  • 戴振耀(邱萬興攝影)

    戴振耀(邱萬興攝影)

    戴振耀(邱萬興攝影)
  • 陳銘城(左1)與陳榮芳(左2)、潘小俠(中)去醫院看戴振耀(右1)

    陳銘城(左1)與陳榮芳(左2)、潘小俠(中)去醫院看戴振耀(右1)

    陳銘城(左1)與陳榮芳(左2)、潘小俠(中)去醫院看戴振耀(右1)
  • 總統蔡英文頒贈「三等景星勳章」,表彰戴振耀長期以來對國家農業發展的貢獻。(總統府提供)

    總統蔡英文頒贈「三等景星勳章」,表彰戴振耀長期以來對國家農業發展的貢獻。(總統府提供)

    總統蔡英文頒贈「三等景星勳章」,表彰戴振耀長期以來對國家農業發展的貢獻。(總統府提供)

今天要介紹的白色恐怖受難者,是在2017年11月18日凌晨過世的「美麗島事件」受難者,被關三年的戴振耀。

戴振耀曾經是台灣農民運動最早的草根工作者,當過民進黨不分區立法委員,被認定為農民立委,也在民進黨執政時當過農委會副主委,長期努力為農民發聲,包括推動農民健康保險、以及農民可以免繳水租等等。後來民進黨沒有執政後,他也不再參與政治、不再參選,而是回家務農。曾經擔任過國安會秘書長的邱義仁,有一段時間因為官司纏身,決定遠離台北政治塵囂,跑去南部找戴振耀,跟他一起在高雄內門向台糖租了幾分地種小番茄。

在那段時間,有一次因為我被高雄市政府邀請,舉辦「美麗島事件30週年」活動,就找了戴振耀去現場講解,因為從鼓山事件到美麗島事件的一些情況,他都講解的非常清楚。後來大家相約晚上聚餐,可是他擔心每天跟他一起生活、工作的邱義仁,沒有飯吃,結果打了好幾通電話,終於安排好邱義仁當天的晚餐,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戴振耀是如何有情有義的照顧朋友。

戴振耀是去年檢查發現得到胰臟癌,人瘦得很快,胰臟癌聽說是非常痛苦的一種癌症,他也開始進出醫院。癌症的標靶治療所費不貲,幸好那段時間高雄市長陳菊跟一些朋友出錢出力、關心幫忙。2017年8月12日由高雄的好友陳榮芳開車載著我和潘小俠,一起去醫院探望戴振耀,本來在探病時因為不知道講什麼,病房的氣氛有些沈悶,我就開口說了他弟弟戴振惠在臉書寫的文章,講到高中時阿耀在女生面前故意表演單槓的大車輪,結果不小心摔下地,他很痛卻不敢叫出聲。這時,阿耀就笑起來了,他說那是年輕時在女孩面前展風神、耍威風,痛當然痛,但不敢說出來,在女生面前叫痛很沒面子。談到這裡,病房的氣氛才開始好轉。其實胰臟癌隨時都很痛,但那時還不是最危險的末期,他還能忍痛跟我們說說笑笑。

他還說到美麗島事件被捕時,他也遭到刑求,不過他和其他受難者咬緊牙關,不敢叫痛,監獄的管理員都看在眼裡。有一次管理員打關在同一牢房的刺青兄弟時,這些看起來混黑社會的弟兄卻痛到哭,讓管理員嘲笑說:「你們都比不上美麗島的“暴力份子”戴振耀、許天賢,他們挨打都不叫痛的。」阿耀告訴我們說:「哪裡會不痛,我只是不能在他們的面前示弱而已。」他就是這樣強忍的人,所以後來發現身體不舒服,還是忍下來,等到去檢查時才發現癌症的腫瘤已經有七公分大了,做了標靶治療才稍微控制,但是已經無法恢復。有一次醫師笑他說:「美麗島挨打時都不叫痛,為什麼來醫院治療就叫痛。」阿耀說:「那不一樣,我肚子和身上的痛是痛一整天,而被刑求挨打時是一陣一陣的痛,這次生病讓我痛到受不了」我聽說像他這樣癌末的治療,嗎啡是老早就用了。

戴振耀也常覺得虧欠他的家人,因為參與農民運動以及台灣民主運動,在家中的芭樂園設置了「農民教室」,當時有不少人跟著他上課、學習,甚至出國去觀察韓國的學生運動,或是其它草根組織。戴振耀為了這些運動,沒錢時就賤賣老爸給他的土地,有一塊被他用100萬賣掉的地,後來值2000萬元以上。所以阿耀覺得他沒財運又對不起父親。但是他的父親和弟弟、妹妹都相當尊敬阿耀這位大哥。他坐牢時,父親還告訴他的弟弟、妹妹說:「你們的大哥,為台灣的民主運動坐牢、受苦,都沒在賺錢,我們全家人都以他為榮。你們要幫助你的大嫂,扶養他們的孩子,幫助他們的生活家計。」阿耀說他一直都很感謝老爸和弟弟、妹妹的幫忙,才能讓他為台灣的民主與農民運動硬撐到現在。

戴振耀也為1989年4月鄭南榕自焚後,在5月19日鄭南榕喪禮當天於總統府前劃破揹著的汽油箱,點火自焚的農民運動者詹益樺辦理後事。除此之外,還每年在詹益樺老家嘉義竹崎舉辦追思活動。到目前為止,戴振耀為詹益樺募款辦追思活動的基金,還留存一百多萬元。他也希望有農權會其他年輕的朋友接班,每年紀念詹益樺這位農民運動的草根兄弟。

今年11月17日我又與幾位朋友到高雄及台南參加(台獨聯盟)黃昭堂主席過世6週年的追思活動,最晚到的是高雄市長陳菊,她早上在議會備詢,中午以後才能離開,之後陳菊帶著我自立報社的同事陳增芝幾度訪問戴振耀所寫的回憶錄,拿給戴振耀。這本書其實還沒有印好,因為戴振耀當初在立法院質詢時都是用台語,要將台語用正確的字表達,很花時間,但因為知道戴振耀狀況不好,可能隨時離開人世,所以陳菊的幕僚謝三泰先拿去快速影印了十本,由陳菊拿去給戴振耀及家人看。結果這本書送到戴振耀的手中還不到12個鐘頭,他就在18日的凌晨零時過世了。我不知道他當時忍著病痛,還能夠翻閱那本書嗎?

陳菊說戴振耀好幾次跟醫師請假想回家看看,事實上他是想回家後就不要再回醫院了。他趴在地上爬樓梯到橋頭家裡的三樓,他自知撐不了多久,寧願死在自家,也不願沒尊嚴又痛苦地死在醫院。但還是被妻兒發現,將他抬下樓送回醫院,幾天後戴振耀就過世了,聽得我們都很難過。

出版社預定在11月底出版戴振耀的回憶錄,所幸陳菊和他的幕僚謝三泰很細心,先將書本快速印刷,讓他在生前就拿到這本書,雖然他拿到書後絕對沒有體力去翻閱。戴振耀用盡最後的力氣,口述完成了這本回憶錄,這本書值得大家去閱讀、去認識、去理解、去紀念戴振耀這樣一個最素樸又言行如一的草根運動者、台灣民主運動的開拓者。

風中的名字:曾國英、蘇素霞

  • 播出時間: 2017-11-16 06:15:00
  • 主持人: 陳銘城
  • 蘇素霞(林登榮提供)

    蘇素霞(林登榮提供)

    蘇素霞(林登榮提供)
  • 曾國英(張幹男提供)

    曾國英(張幹男提供)

    曾國英(張幹男提供)

今天要講的故事是發生在1960年代,一位綠島女孩蘇素霞喜歡上被關在綠島新生訓導處的政治犯曾國英的一段淒美的愛情故事。

聽起來似乎不太可能,在綠島坐牢怎麼還可以談戀愛,但這確是真實發生的故事。女主角是綠島當地的女孩蘇素霞,她當年才20歲,家裡環境不錯,在綠島開了一家飯店,還擁有漁船,但是因為她從小氣喘、身體不好,所以沒有繼續念書、也沒有工作,不過她歌聲優美、長相美麗,被當地人稱為「綠島百合」,是綠島新生訓導處的官兵和綠島當地居民都相當喜歡的一位女孩。

綠島在1960年代因為第三任的新生訓導處處長作風較為開明,與第一任、第二任時的強硬作風不同,因此在綠島服刑的受難者也處於比較安定的情況。綠島當時沒有電影院、電視,所以從官兵到綠島居民平時都沒有什麼娛樂,在這種情況下,不管是國慶、中秋或是農曆過年的晚會,包括:話劇、唱歌以及歌仔戲等各種表演,都很受到當地居民的喜歡。為了和綠島民眾聯絡感情,也會從政治犯中挑選比較有音樂才華的人來表演,而且不只在新生訓導處裡面表演,甚至有時到綠島比較熱鬧的村落演出,這就是綠島的康樂隊。

男主角曾國英是台南人,坐牢的原因是他在當海軍時,同艦有一位許昭榮,曾經當過日本兵,也當過國軍,後來奉派到美國接船艦,回程過境夏威夷時,到他乾爹那裡拿到一本廖文毅的「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的宣傳手冊,有日文版也有英文版,他看了後決定帶回,讓一些比較親近的當兵朋友看,其中有幾位日本不錯,還分頭翻譯,也爭取一些認同的人。然而此事還是被人不小心洩露給政戰官,於是他們就被逮捕。這件事情發生在1958年,就是所謂的「海軍台獨」案,其中許昭榮因為是職業軍人而且還是帶頭者,所以判刑最重,被判了十年,在「鳳山海軍招待所」被嚴重刑求,而其他人則判刑較輕,分別被判5-7年,同案還有好幾位現在還在,例如:陳海清以及新亞旅行社董事長張幹男等。

這個故事我是在1989年當《自立早報》記者時,知道有一位政治犯曾國英過世,在他的告別式的訃文上頭寫的故人事略,有一位政治受難者前輩吳鍾靈老師寫出曾國英曾經在綠島時與一位綠島女孩蘇素霞戀愛,但這段戀情卻是淒美的悲劇。

主要是一位新生訓導處的劉姓軍官,專門負責康樂隊的表演,他們希望增加綠島人的參與,而新生訓導處缺的就是漂亮的女孩、會唱歌的女孩,他認為如果可以一起表演,將更能增加綠島當地鄉親的參與。曾國英是當兵時被抓,關到新生訓導處時還很年輕,只有23、24歲,與長相美麗、歌聲優美的蘇素霞相戀。而負責安排康樂活動,時常接送蘇素霞的劉姓政戰官也同時愛上了蘇素霞,成為一個三個問題。但是曾國英與蘇素霞兩人已經決定私訂終身,曾國英寫信給嫁到屏東潮洲的姐姐,並且讓蘇素霞去見他姐姐,由他姐姐送她項鍊當做兩人定情信物。蘇素霞去了屏東,也見到了曾國英的姐姐,但是他姐姐不知道寄到綠島新生訓導處的信件都會被檢查,不小心在信中透露了兩人私訂終身的事情,結果被劉姓政戰官郵檢時看到,他相當生氣與憤怒,他最喜歡的女孩,居然與他所管轄的政治犯曾國英,透過參與康樂隊認識、並私下交往。他馬上以違反規定,將曾國英送到海邊碉堡關禁閉,碉堡外有人全天看守,每天只有一杯鹽水和三個饅頭。

於是蘇素霞找劉姓軍官攤牌,劉姓軍官直接表示希望蘇素霞嫁給她,蘇素霞則在劉姓軍官同意釋放曾國英後同意結婚,且要求婚禮要在台東舉行,不讓曾國英知道。而曾國英在被關禁閉一陣子後,又莫名其妙被釋放,出來後難友告訴他蘇素霞即將結婚的消息,他當場傻住,也覺得非常難過。但是過了幾天,從外面傳回消息,蘇素霞因為得不到家裡支持,不能等曾國英出獄後結婚,心灰意冷之下假意與劉姓軍官結婚,結婚當天拒絕同房,兩、三天後以身體不適為由,買了台東、綠島一帶常用來毒魚的毒藥,服毒自殺。也因為發生了綠島政治犯與當地女孩談戀愛的事情,以後就不再有與綠島居民一起演出的康樂表演及晚會。

曾國英出獄後結婚生了兩個小孩,但一直過得不太順利。蘇素霞家裡人對曾國英也相當不諒解,1997年我們訪問蘇素霞的母親時,她認為曾國英還在坐牢,沒有出獄,為何要來追求她的女兒,她覺得有穩定工作的劉姓軍官才有資格追求蘇素霞,才適合做她女兒的丈夫。所以這件事情也留下了不同的角度與看法。

2017年綠島人權園區辦的活動裡,也將「綠島百合」蘇素霞的故事真實演出,而去觀看過的綠島鄉親們,也都紛紛感動落淚。

留言
留言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