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播出 
 
QR Code

Hit Rate:289

風中的名字:陳勤

  • 播出時間: 2017-10-19 06:15:00
  • 主持人: 陳銘城
  • 陳勤全家福照,右一是陪她坐牢的長女。(陳勤提供)

    陳勤全家福照,右一是陪她坐牢的長女。(陳勤提供)

    陳勤全家福照,右一是陪她坐牢的長女。(陳勤提供)
  • 陳勤在綠島照(陳勤提供)

    陳勤在綠島照(陳勤提供)

    陳勤在綠島照(陳勤提供)
  • 陳勤與三女洪雪華,晚年都是她陪媽媽去綠島、日本等活動。(曹欽榮攝)

    陳勤與三女洪雪華,晚年都是她陪媽媽去綠島、日本等活動。(曹欽榮攝)

    陳勤與三女洪雪華,晚年都是她陪媽媽去綠島、日本等活動。(曹欽榮攝)

講過了白色恐怖的歷史和背景之後,接下來要講具體的受難個案,今天要談的是2017年9月才過世的一位女性受難者陳勤的故事,她在獄中發現懷孕,並且保外生產,她以96歲高齡過世,1999年的《台灣文學評論》曾經刊載她所寫的坐黑牢故事─〈天空在屋頂的那一端〉。

陳勤是1922年出生的台北人,畢業於日治時期的第三高女,也就是現在的中山女高,畢業後擔任幼教老師,228事件那一年,她到福興國民學校當老師,雖然她的興趣是音樂及繪畫,但是在台灣的國民學校教育,一個老師要教所有學科,而不是分科來教。228事件時,她親眼見到一些市民,因為不滿一位女性醫生謝娥在電台為台灣省行政長官陳儀說好話,衝進她的醫院搬出醫院裡的東西在路上燒毀,也感受到陳儀政府和台灣社會的不公現象,包括米價一日三漲,激起她身為一位知識分子對社會的關心,並開始閱讀一些與社會關懷、社會主義有關的書籍,引起學校另外一位同事林雪嬌的注意,林雪嬌的丈夫郭琇琮是當時台灣省工作委員會台北市書記,等於是共產黨在台北市的黨部主委,他們計畫要吸收陳勤,但是陳勤一直沒有加入。

可是在郭琇琮與林雪嬌夫妻被抓後,說出學校有一位陳勤老師很優秀,他們想要吸收她入黨,她因此被牽連。有一天她在學校上課時,工友跑來傳達校長找她,結果到校長室後看到一位軍官與幾位士兵,校長無力阻止官兵抓人,陳勤就被帶走羈押、偵訊,除非取得她承認是被吸收的共產黨地下黨員的口供、自白,否則就繼續關押。陳勤極力否認,也不明白為何只是去學校上課就無法再回家。

結果在那個陌生的環境,她不但吃不下裡面的伙食,還發現自己不斷反胃嘔吐,原來才結婚49天就被抓去關的她已經懷孕,很不幸,她沒有選擇的必須讓肚子裡的無辜小生命,只能跟媽媽一起被關在監獄裡成長。而這段在獄中的懷孕期間也非常不方便,不管做什麼都需要別人幫忙,但是牢房內有兩種人,一種是政治犯,這些人比較有理想,也比較會照顧別人。但是另外一種是煙毒犯,或是其它犯罪的人,完全服膺「生存法則」,能夠欺負就欺負。

在那段期間,她也看到好幾位女性受難者,包括一位嫁的先生是從大陸來台灣的台中女性賴瓊煙,她也是在獄中懷孕,出去把小孩生下後,小孩一直在獄中跟著她,結果兩夫妻被槍決前,行刑前她看到賴瓊煙將孩子交給來探監的父親,小孩緊抱母親不放的生離死別情景,給她很大衝擊。她也看到同一牢房因「李朋案」被牽扯的一位護士廖鳳娥,也被判處死刑,一大早被拖去馬場町執行槍決時,遺留下來的一隻拖鞋。這些都給她相當大的精神壓力,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下,肚子越來越大的她,因為擔心腹中孩子,精神飽受威脅。

1950年12月,她的丈夫找了一位朋友,由兩位保證人做保,使她得以保外生產,早產生下一位女兒,一個月後再回到台北市青島東路的軍法處看守所,等候宣判。手中抱著才一個月大的女兒,一路上被人辱罵「小共產黨」、「匪諜」,令她相當難過,所幸同囚房較年輕的政治難友,彼此相互照顧。在牢房裡帶小孩相當辛苦,獄中都洗冷水澡,所以每個人都盡可能省下熱開水,湊起來讓嬰兒洗澡。與她同囚房的難友還有蘭陽女中的高中生蕭素梅,她出獄後嫁給楊逵的大兒子楊資崩,她也很用心的幫助陳勤。也有監獄裡的科長有同理心,常說「大人有罪,孩子是無辜」讓她辛苦地撐了下去,在監獄裡將小孩帶到一歲半,一直到要被移送綠島前,才將女兒交給丈夫帶回。

1955年年底,她出獄回家,結果5歲多的女兒已經不認得她,更由於女兒念幼稚園時,常因為母親的緣故被欺負,被人罵「小共產黨」,所以,女兒不但不認媽媽,還只喜歡爸爸和阿嬤,這讓她非常失落與遺憾。而為了女兒成長過程中殘缺的母愛,她花了很長的時間與心血,彌補對大女兒的虧欠,甚至後來所領到的白色恐怖補償金,沒有分給自己與其他兒女,全給了大女兒。

白色恐怖年代,不只有母親為被囚禁在綠島的孩子哭泣,也有坐黑牢的母親,為了跟自己一起坐牢的兒女流眼淚。

風中的名字:《光明報》事件

  • 播出時間: 2017-10-12 06:15:00
  • 主持人: 陳銘城
  • 鍾浩東(50年代平反促進會提供)

    鍾浩東(50年代平反促進會提供)

    鍾浩東(50年代平反促進會提供)
  • 蔡孝乾(50年代平反促進會提供)

    蔡孝乾(50年代平反促進會提供)

    蔡孝乾(50年代平反促進會提供)
  • 黃天大頭照(黃秋爽提供)

    黃天大頭照(黃秋爽提供)

    黃天大頭照(黃秋爽提供)

台灣的白色恐怖除了上一集談到的「四六事件」展開序幕,讓國民黨政府認定台灣確實有共產黨組織或潛在幹部發展,其中查獲的第一個案件就是《光明報》,也藉此找出中共華東局在台灣所發展出的「台灣省工作委員會」(簡稱省工委會)以及其下組織。

由於警察抓到四名台大學生在散發跟共產黨有關的機關刊物《光明報》,主要報導有關國共內戰的消息,四名學生當中有一位是後來當上中央銀行總裁的許遠東,那時他是台大三年級學生,還有一位後來成為台語片導演的戴傳李,還有一位王明德,他的兒子就是台北市議員王世堅。本來四位被抓的學生都被台大校長傅斯年保回去了,結果保密局接手後,(保密局官員)谷正文又將四位學生抓起來,剛好許遠東罹患瘧疾,還買了奎寧來幫他治病,待他病好才開始偵訊。他告訴四位同學,只要詳細交代《光明報》來源,可以保證不將他們移送判罪。最後這些學生的心理防線終究不敵保密局偵訊手段而瓦解,供出《光明報》是由基隆中學校長鍾浩東所印刷出版。找出來源後,保密局馬上到基隆中學逮捕校長與老師,查出鍾浩東校長就是(共產黨)省工委會基隆分部的主委,而鍾浩東與張奕明等老師是第一批被保密局查獲並槍斃的台灣共產黨員。他們被槍斃的日期剛好是1949年10月1日中國共產黨建國的國慶日。

鍾浩東曾經到過中國留學,對共產主義、社會主義一直抱有憧憬,他的兄弟是台灣相當有名的作家鍾理和,鍾理和的書信中曾提過的「和鳴」就是鍾浩東的另一個名字。鍾浩東在軍法處看守所要被送去槍斃時,許多難友一起高唱「幌馬車之歌」為他送行。這首歌原本是鼓勵日本人移民到東北,將家當放上馬車,一直目送著離開,後來成為送鍾浩東上刑場的代表性歌曲。鍾浩東的妻子蔣碧玉是台灣文化協會創辦人之一蔣渭水的養妹,她後來也被捕坐牢。基隆中學的老師藍明谷雖然逃到南部,後來逮捕他的家人威脅,最後他還是難逃槍決。

接著不久又查獲了高雄地下黨組織,抓到省工委會副書記陳澤民,查出領導省工委會的是蔡孝乾。逮捕蔡孝乾的過程相當曲折,因為從陳澤民那裡得知蔡孝乾從不對外直接聯絡,而是透過一位聯絡人黃天。所以保密局就到黃天在中山北路的家中埋伏死守,期間擔心消息走漏,還把黃天的妻女們都關在另外一個地方,結果學校老師因為黃天的兩位女兒一直沒來上學而上門探視,結果連老師都失蹤了。因為只要抓到黃天就可以查到蔡孝乾躲藏之處。後來黃天回家後發現有陌生人,就假裝自己是要來找黃天,但被保密局人員識破,原來是家中的狗沒有對黃天吠而漏餡,而黃天也因此被捕。

黃天遭遇到最殘忍的一種刑求,這種刑求是學北方綁匪逼人講真話的手段,要黃天供出蔡孝乾藏身之處。是用細麻繩綁住兩隻大姆指,再將繩子繞過屋樑拉起,當身體離地時會痛到大小便失禁、血水橫流,就在黃天痛昏之前說出蔡孝乾躲在嘉義縣往阿里山方向的糞箕(奮起)湖林立醫生的家中。獲知消息後馬上派人前往糞箕(奮起)湖,結果就在路上,一位才20歲、身手矯健的保密局年輕幹員張清杉,看到蔡孝乾後順利將人逮捕,立下大功。蔣介石為此還請保密局的人吃飯,並頒發在當時來說相當大的一筆30萬元獎金。保密局在當年是沒有薪水也沒有編制,全部靠辦案獎金,所以只要抓到匪諜,特別是這種中共派來的最高領導人,就有高額獎金可拿。

結果為了收買蔡孝乾,讓他吃好、住好並答應一切要求,最後蔡孝乾不斷透露各地組織發展與主要關鍵人物的線索,在這種情況下,共產黨地下組織也一個個被破獲,讓許多被蔡孝乾吸收的黨員十分不滿,而國民黨則故意讓蔡孝乾擔任保密局後來轉為情報局的「匪情研究室」副主任,只要中共方面有任何變革就由他撰寫匪情研究報告,後來還官拜少將。

當時對比較高階的共產黨員就是採取懷柔手段,不但不槍斃你,還有官做,所以有不少知識分子被逮捕後,被分派去了調查局、海關或是外貿協會等單位。反而越無知的越愚忠、越講信用,結果就被殺雞儆猴。有許多人不了解,抓共產黨其實基本上是「政治鬥爭」,不一定要對方死,像蔡孝乾這樣,所有和他接觸過的人都會看不起他,人格就被支解、分裂,特別是他們還被迫在報紙上發表投誠國民政府的簽名,而很多被他們吸收的幹部與組織也都沒有了鬥志,能夠自新就自新,只有少部分有志氣的,像當時省工委會四大領導的武裝工作部部長張志忠就選擇死亡,與妻子一起被判死刑,還有發展農民運動的簡吉(大眾電腦簡明仁的父親)也是選擇寧可被槍斃也不說出自己所發展的組織。

風中的名字:四六事件

  • 播出時間: 2017-10-05 06:15:00
  • 主持人: 陳銘城
  • 「四六事件」起因於台大與師範的學生組織和警方的對抗(張欽嵐提供)

    「四六事件」起因於台大與師範的學生組織和警方的對抗(張欽嵐提供)

    「四六事件」起因於台大與師範的學生組織和警方的對抗(張欽嵐提供)
  • 台大校園(張欽嵐提供)

    台大校園(張欽嵐提供)

    台大校園(張欽嵐提供)

「風中的名字」主要講述白色恐怖的歷史與相關故事,今天節目要談的是發生在1949年4月6日,台灣大學與師範學院的學生組織與政府和警方的對抗,由於學生組織內被懷疑有共產黨地下黨員,所以政府動用軍警的力量來對付學生,甚至進入校園抓人,這就是「四六事件」。

「四六事件」揭開了台灣白色恐怖序幕,台灣在1947年發生二二八事件,引起台灣各地風起雲湧的民怨、衝突、抗暴以及鎮壓、屠殺,二二八的受難者多數沒有經過司法審判,後來的白色恐怖年代,立法院通過了「動員勘亂時期臨時條款」以及加重「內亂罪」,也就是「懲治叛亂條例」,比刑法100條的內亂罪更重。原本中華民國憲法規定,非軍人一律不經軍法審判,但是憲法被「動員勘亂時期臨時條款」所凍結,不管是軍是民,只要反抗政府就可能被指控叛亂罪,一律送軍法審判,跟二二八事件時不一樣。特別是1949年4月6日到1949年12月,國民黨政府因為國共內戰失敗,撤退到台灣,蔣中正總統對於某些將領投降共產黨感到坐立不安,所以只要與共產黨有牽扯,寧可錯抓一百、不可放過一人。也因此從1949年起就開始執行非常嚴厲的白色恐怖清鄉大逮捕,全面清查所有可能與共產黨相關的組織。

「四六事件」發生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源自於台灣民眾包括年輕學生對政府的不滿,原本戰後在書籍閱讀上是開放的,像經濟系學生可以看馬克思的《資本論》,就如同課堂參考書籍,可是1949年實施白色恐怖,也是1951年之後,報紙上陸續刊登省政府發佈的「禁書」、「匪書」名單,《資本論》也從此成為禁書,再也不能公開閱讀,信仰「三民主義」成為政府國策,排除「共產主義」與「社會主義」,因此,在那段時間很多知識分子很難調適。

「四六事件」發生在1949年3月下旬,當時有台大學生與師範學院學生共騎一台腳踏車,被警察取締,過程中產生誤會,學生被送往第四分局也就是現在的大安分局之後,200多位師範學院的學生包圍第四分局,提出嚴懲肇事者,賠償受傷害學生醫藥費,以及警察局長登報道歉等要求。結果事情越鬧越大,台大與師範的學生會大力動員,學生也團結一致,在這種情況下警方一度退縮。後來大陸發生了北大女學生沈崇傳聞遭到美軍強暴事件,引起大陸大學生群起不滿,上街抗議,學生喊出「反飢餓」、「反迫害」、「反內戰」,結果台灣的大學生也有人喊出相同口號,所以,當時的台灣省主席陳誠,判定這些學生組織裡一定有共產黨的人在主導及臥底,因此,決定從學生組織下手,逮捕台大及師範學院兩個學生自治會的幹部。

到台大逮捕了許華江、周自強、簡文宣等十幾位幹部,師大方面則主要逮捕學生自治會會長周慎源,他是台南人,就讀師範學院數學系,當時師範學院住校學生在4月6日凌晨軍警包圍時,集體緊閉門窗,並搬桌椅抵住,不讓軍警進入,雖然還是遭到突破,但周慎源順利脫逃,可是師範學生有1-200人遭到逮捕。周慎源後來還是遭到誘捕,但在坐三輪車押送警總的途中,經過台大醫學院時遇到下課人潮,他機警地高喊,引起圍觀,他就利用押解的人驚慌失措之時,跳下三輪車跑回學校。原本以為他會藏在宿舍,沒想到他躲在廚房廚師的床舖底下,逃過追捕,後來他逃到桃園南崁一帶從事農民運動。

而這些被抓的學生,有的被移送法辦,也有的被交保釋放,此時師範學院的代理校長謝東閔(曾經擔任過副總統)前來疏通、勸告學生,但學生不為所動,後來遭到撤換。逮捕帶頭學生後,政府開始整頓學風,省政府通令師範學院即日停課整頓,所有學生一律重新登記,約束學生不得再有越軌行為,校長則改派劉真。劉真有很強的國民黨及情治相關背景,開始用強硬手段,也使得師範學院改名師範大學後,學風越趨保守,特別師大的學生是公費培養的師資,對他們的思想控制一直到解除戒嚴後,師大才比較開放與自由。

「四六事件」裡頭的學生其實左、右、統、獨皆有,周慎源在桃園從事農運時遇到警方路上盤檢,互相開槍,不幸中槍身亡。柯旗化因為幫同學作保,自己也坐了牢。還有曾經擔任過行政院政務委員的丘宏達,他的哥哥丘宏仁當時就讀建中,因為參與「四六事件」被抓,移送法辦,1950年5月9日的報紙上刊載,19歲的丘宏仁因為叛亂罪情緒激動,在出庭應訊時從高等法院樓上跳樓自殺,當場死亡。關於此事我也曾經採訪丘宏達,但是他一直沈默不語。

「四六事件」可以說是國民黨在二二八事件之後,以抓共產黨為名,整肅對政府不滿的異議分子、以及參與二二八的殘餘反抗分子,這些就是從1949年下半年起到1953年的白色恐怖大逮捕,台灣的白色恐怖一直到解除戒嚴以及1992年廢除刑法100條後才算結束,台灣的政治犯也才真正消失。

留言
留言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