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播出 
 
QR Code

Hit Rate:346

禁不住的禁歌:洪一峰與<寶島四季謠>

  • 播出時間: 2018-01-15 06:15:00
  • 主持人: 吳國禎
  • 洪一峰成名作品<舊情綿綿>、<淡水暮色>、<寶島曼波>、<寶島四季謠>、<快樂的牧場>中有多首遭禁,雖然盛名一時,從藝之路也相當坎坷。

    洪一峰成名作品<舊情綿綿>、<淡水暮色>、<寶島曼波>、<寶島四季謠>、<快樂的牧場>中有多首遭禁,雖然盛名一時,從藝之路也相當坎坷。

    洪一峰成名作品<舊情綿綿>、<淡水暮色>、<寶島曼波>、<寶島四季謠>、<快樂的牧場>中有多首遭禁,雖然盛名一時,從藝之路也相當坎坷。
  • 歌曲愈紅、就愈會惹來警備總部的關切,諸如<山頂黑狗兄>、<快樂的牧場>這類輕快歌曲亦無法豁免。

    歌曲愈紅、就愈會惹來警備總部的關切,諸如<山頂黑狗兄>、<快樂的牧場>這類輕快歌曲亦無法豁免。

    歌曲愈紅、就愈會惹來警備總部的關切,諸如<山頂黑狗兄>、<快樂的牧場>這類輕快歌曲亦無法豁免。

洪一峰先生,是1960年代、台灣最為走紅的歌手之一,人皆稱呼他「低音歌王」。洪一峰原名洪文路,初涉歌壇時,藝名為洪文昌,1927年出生於台南鹽水。身為遺腹子的洪一峰,童年命運坎坷,16歲即開始走唱,也在兄長洪德成所主持的電台節目中演奏樂器及歌唱。1960年獲亞洲唱片邀請,和作詞家葉俊麟先生合作多首成名作品<舊情綿綿>、<淡水暮色>、<寶島曼波>、<寶島四季謠>,「洪一峰時代」真正開始,60年代正是他的巔峰時期。

歌曲愈紅、就愈會惹來警備總部的關切,正是台灣俗語所謂「賣圓仔湯的、先浮的先khat」,洪一峰先生也是如此,他曾回想自己的歌,有些是因為悲情而遭禁,結果還有一首十分輕快的<快樂的牧場>、同樣也被禁唱,原因竟然是過於輕鬆、過於快樂。

1967年6月1日,軍聞社公告警備總部查禁歌曲的十項原因,分別是:一、意識左傾,為匪宣傳;二、抄襲共匪宣傳作品之曲譜;三、詞句頹喪,影響民心士氣;四、內容荒謬怪誕,危害青年身心;五、意境誨淫,妨害善良風化;六、曲詞狂蕩,危害社教;七、鼓勵狠暴仇鬥,影響地方治安;八、反映時代錯誤,使人滋生誤會;九、文詞粗鄙,輕佻嬉罵;十、幽怨哀傷,有失正常等十項。因為這些因素而被查禁的歌曲名稱,也已編成專集,「除令處遵照執行取締外,分送內政部、教育部、國防部總政治部,陸、海、空、聯勤四總司令部,憲兵司令部等有關單位查照。」

綜觀前述的十項原因,有的是內容放蕩、煽動仇鬥、影響治安,有的是反映時代錯誤、使人誤會;有的是歌詞浮誇,有的卻是是哀怨悲傷,總歸就是過於悲傷無法通過審核,過於歡喜亦不能演唱,<快樂的牧場>這首歌,就是過於輕鬆、一樣招致了禁唱的命運。

和<快樂的牧場>相同,也是洪一峰自己作曲的<寶島四季謠>,被國民黨政府盯上的原因更是荒誕,歌詞第一句唱著「春天時/草山櫻花獻嬌媚」,就是這兩個字「草山」,被有關單位改正,指稱蔣總統已經親自將「草山」改名為「陽明山」,未來需改唱成「陽明山櫻花獻嬌媚」,只是兩個字的音怎麼塞進三個字?這是洪一峰你自己的事情我們不管。

洪一峰先生也曾回想自己年少時候,曾有一次到嘉義的一間戲院公演,卻遭到台下觀眾叫囂,嚷著要他改唱國語歌,氣氛可謂十分緊張,也因為這種環境所逼,洪一峰只好出國向日本發展,到了日本登台,反倒國外的觀眾都對台灣歌謠十分歡迎,這種差異實在讓洪一峰怎麼想都想不透。

其實做為一位「低音歌王」,洪一峰畢生的謙虛、誠懇是在歌壇上很有名的,面對歌曲被禁的打壓,他也從來沒有憤憤之辭,雖然他還拍過<悲情的城市>、<舊情綿綿>、<歌星淚>等電影,但也從不曾自認為「明星」,2010年2月24日,洪一峰溘然長逝,惟繞梁歌聲、賢人行誼,仍將永誌於歌迷心中。

禁不住的禁歌:遭禁的職業歌曲─<補破網>與<燒肉粽>

  • 播出時間: 2018-01-08 06:15:00
  • 主持人: 吳國禎
  • 1968年,郭金發首次灌錄<賣肉粽>一曲,收錄於<寶島懷念的旋律第二輯>唱片中,此曲走紅後即遭禁唱。

    1968年,郭金發首次灌錄<賣肉粽>一曲,收錄於<寶島懷念的旋律第二輯>唱片中,此曲走紅後即遭禁唱。

    1968年,郭金發首次灌錄<賣肉粽>一曲,收錄於<寶島懷念的旋律第二輯>唱片中,此曲走紅後即遭禁唱。

2006-01-26/聯合晚報/4版/焦點話題

教育部上午舉行部史室揭幕啟用典禮,在部史室展示內容中,包括禁歌禁曲、髮禁公文等古老檔案。

陳列架上發黃的教育部公文中,包括民國48年查禁「漁舟唱晚」、53年查禁「何日君再來」、68年查禁「賣肉粽」等。教育部主祕吳財順說,檔案中只有查禁結果,看不出這些歌被查禁的真實原因,主要當時的時代背景,認為這些歌曲的歌詞「不合時宜」。

今天節目要跟大家聊聊被禁唱的職業歌曲。1946年,二次世界大戰方才結束,作詞家李臨秋先生也因為自己感情的挫折,創作出一首<補破網>,交由王雲峰先生作曲。這首歌的歌詞:「手拿網,頭沈重,破甲這大孔。」我的手一碰到漁網,我的頭就覺得沈重,怎麼漁網破了這麼大洞。其實補破網的「漁網」,剛好與台語的「希望」是諧音,所以,當時李臨秋創作這首歌曲,是想表達萬念俱灰之下,還要勉勵自己、告訴自己:「今日若將這來放,是永遠無希望。」今天如果我放下手中的針線,就永遠沒有希望。雖然我的心情非常沈悶、覺得沒有出路,但我仍然應該要積極提振精神:「為著前途罔活動,找傢司補破網。」拿起我的工具,趕緊把漁網補一補吧!這樣哀愁的旋律正好符合那個才剛更換了統治者的年代,每件事都正需要補救的社會氛圍,<補破網>這首歌曲也就這樣流行起來了。

<補破網>開始流行以後,同樣遭受到警備總部的側目,若是依照前輩歌手「台語歌王」文夏先生的說法,<補破網>查禁的理由竟然是,台灣的討海人(漁民)生活都很富裕,網子若破了就丟棄,全都沒人在補破網。這樣的說法實在令人驚嘆,大有為的政府想要讓全世界看到台灣的形象是富足的,所以禁了這首歌,於是這首歌有很長一段時間是不能唱的。但是做為一位作詞人,李臨秋先生也曾經為這首歌努力過。

當時這首歌要做為電影《破網補晴天》的插曲,電影製片人、製作公司就告訴李臨秋,整首歌聽起來會不會太消極,無法振奮人心,所以很有可能被禁。於是李臨秋特別寫了第三段歌詞,轉換不同心情,把歌詞寫為:「魚入網,好年冬,歌詩滿漁港」,魚入網,好時節,詩歌滿漁港。<補破網>這首歌第三段的歌詞,與剛剛我提到的前兩段的韻味完全不相同,變成一種輕鬆又快樂的結局,但是這首歌的作詞者李臨秋先生,曾親自說過第三段歌詞,是為了應付政府審查才寫的,結果卻還是一樣不能通過審查,<補破網>同樣是禁歌。

還有一首歌,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街頭巷尾都會聽得見,其實在台灣從農業社會轉為工業社會的年代裡,前後至少有三、四十年,夜深人靜,尤其是冬天的夜晚,有一種人,為了三餐溫飽、直到夜半還無法回家休息,那是窮苦人呼喊的心聲,你會在被窩裡,在家裡休息時,聽到遠處有人在呼喊「燒肉粽」。這一、二十年可能不太容易聽見這樣的聲音,或許是過了十點就有噪音管制的原因。但我記得小時候,每回聽到這樣的聲音,我的母親總是說:「這樣辛苦,在外奔走,到夜晚還無法回家,也是為了一家人溫飽。」

窮苦人的生活雖然艱苦,但是同樣是認份又打拼,〈燒肉粽〉這首由張邱冬松先生所創作的這首歌,歌詞裡面講「不正的行為是不通」,所以才會「暫時做這款」,這首歌分明是在勸人「走正路」,分明是在勸人不要為非作歹、投機取巧,可是1960年代的警備總部,曾經條列出十項理由,當做決定流行歌曲禁或不禁的原因,其中若不是過於輕浮、危害社會,就是充滿挫折、有失正常,總歸就是太過歡喜或太過哀愁、都礙著了政府。

以往灌錄過<燒肉粽>,且把這首歌唱成代表作的郭金發先生,他回想1970年代台灣各地秀場、西餐廳最盛行的年代,他總是提著西裝與行囊,四處趕場作秀。有一段時期,他到西餐廳,樂師問他今天唱什麼歌,他馬上回答:「〈燒肉粽〉啊!不然要唱什麼。」這是他的代表作,大家都叫他「肉粽歌王」,當然要唱〈燒肉粽〉。可是樂師努努嘴,要他看牆上的一紙公告,原來〈燒肉粽〉這首歌被新聞局明定「儘量少唱」,如果要唱,就要詳細向所有聽眾朋友解釋、說明,這是在日治時期生活辛苦下,才寫出的歌曲,可是明明這首歌是二次世界大戰後才發表的作品,你要郭金發先生怎麼辦?

郭先生曾經親口告訴我,在西餐廳唱歌,別的歌手可以換歌,可是我郭金發不唱〈燒肉粽〉要唱什麼?於是1980年鄉城唱片邀請他重新灌錄《郭金發歌壇二十週年紀念專輯》,希望他重新演唱這首〈燒肉粽〉時,他就自作主張,也無法徵求張邱冬松先生這位原作詞者的後人同意,將歌詞的第一句「自悲自嘆歹命人」,改成「想起細漢真活動」。原本是自悲、自嘆、我是苦命的人,父母原本對我相當疼愛,改成想起我小時候真是活潑,父母對我也相當疼愛。

1980年〈燒肉粽〉這首歌在郭金發靈機一動下,終於順利灌錄唱片,在電台、電視播送時,也不再受到警備總部的刁難了。

禁不住的禁歌:<望春風>與<四季紅>

  • 播出時間: 2018-01-01 06:15:00
  • 主持人: 吳國禎
  • 1963年,名作詞家周添旺蒐集日治時期知名台灣歌謠,由王秀如灌錄唱片,專輯中選有<望春風>。

    1963年,名作詞家周添旺蒐集日治時期知名台灣歌謠,由王秀如灌錄唱片,專輯中選有<望春風>。

    1963年,名作詞家周添旺蒐集日治時期知名台灣歌謠,由王秀如灌錄唱片,專輯中選有<望春風>。

1979-02-15/聯合報/07版林二

驚聞「望春風」作詞者李臨秋於本月十二日與世長辭,感嘆於民俗歌謠界又損失了一位創造者。

李臨秋的名氣遠不如他的作品「望春風」,四十年前他紅極一時,另有「補破網」、「四季謠」,也膾炙人口,現在的人都能隨口哼上兩句。

回顧三十多年前,由於一曲「補破網」唱紅之後發生了幾件巧合的「不吉利」事件,因為詞句發音的巧合被認為太悲傷,迷迷糊糊的禁唱。

「禁不住的禁歌」要跟大家聊聊在戒嚴年代,許多歌曲被查禁的理由。戒嚴時代警備總部查禁流行歌,有許多理由是讓人怎麼想都想不到的。<何日君再來>的「君」,明明是小姑娘對自己的愛人撒嬌的一種稱呼,這首歌曲原本是「三星伴月」這部電影的插曲,這部當時在上海相當流行的一部電影,也帶動許多歌手、男女主角、以及幕前、幕後人員一一走紅,連<何日君再來>也是相同情形。

然而在上海走紅的歌曲到了台灣,<何日君再來>的「君」字卻被人解說成「軍隊」,一首好好的<何日君再來>,就這樣變成是為匪宣傳的歌曲,其實在日本、中國,<何日君再來>也都命運多舛。在中國,共產黨認為這首歌是當時紙醉金迷上海的表徵,因此,新中國成立後,也禁止這首歌傳唱。他們認為<何日君再來>的「君」字,指的是「國民黨的軍隊」,所以在日本管轄的區域,有一段時期這首歌也是被禁唱。到了台灣,<何日君再來>的命運,因為「君」字的誇大解讀而被禁唱,台灣歌謠當中也有相同的例子,就是<望春風>。

<望春風>不是期待春風吹來,期待有一段好的感情嗎?我們一起來感受這首歌的歌詞:

獨夜無伴守燈下,清風對面吹,十七八歲未出嫁,見著少年家,果然標緻面肉白,誰家人子弟,想要問伊驚歹勢,心內彈琵琶。

遇到十八歲的年輕人,我們想要開口問他過去的來歷,心裡就像彈了琵琶一樣。這樣的歌詞,很明顯是「鳳求凰」,是追求所愛的人,是青春少女的生澀。可是,這首在日治時期就發表的<望春風>,卻被解讀成:「台灣人的生活那麼富裕,哪需要望啥麼春風?難道是望共產黨來解放台灣?」這不是吳國禎的說法,這是我曾經當面訪問「永遠的歌王」,目前已經九十歲,依然屹立台語歌壇的文夏老師,他所聽到的說法。這樣的講法,面對在日治時期就已經發表的經典歌謠而言,豈不讓人覺得謊謬。<望春風>被人禁唱竟然是這樣的理由,這若不是寫下這首歌的作詞家李臨秋未卜先知,在日治時期就知道國民黨會輸掉整個中國大陸,不然就是警備總部沒話找話說,要禁就是要禁。

隨著時代變遷,<望春風>從禁歌,變成台灣年輕下一代,人人必唱的好歌,甚至有一種說法,這首歌在台大校園更是傳唱不歇。從這首<望春風>就可知,當時很多禁歌是找不到理由,沒來由被禁的一頁滄桑史。

同樣在日治時期還有一首十分流行的台灣歌謠<四季紅>,是在形容青年男女之間,「戀花朱朱紅」。因為從春季、夏季,一直唱到秋季、冬季,每一季雖然景色有變,但是沉浸在戀愛快樂中的男女,面對各種景色的轉變,心理無非只有喜悅。因此,這首歌四段歌詞,每一段都是相同的結語: 「你、我戀花朱朱紅」。也就是你、我戀愛所開出的花朵,就像朱紅色那樣鮮艷。

這是一首令人聽了就心情愉悅,聽了就讓人覺得興奮,甚至回到初戀生澀的歌曲。但是自從國民黨政府到了台灣之後,「紅」字就從此不能使用,<四季紅>也不能再唱,如果堅持要唱,我們去翻找早期的黑膠唱片,盡然發現有很多歌手,為了灌錄這首歌,就把歌名改成<四季謠>。

為什麼?因為「紅」是禁忌,是共產主義的色彩,一定得改,無論藝術家、音樂家、文學家,都不能違背國家的政策。雖然你有創意,但如果犯了政治禁忌,有可能讓你失去自由,甚至有可能失去生命。

曾經有位公共藝術家,在公共空間創作了一座雕塑,全部用大紅色表達他的精神,但是雕塑推出後,居然被當地政府一夜之間全部油漆成「白色」。此事在1980年代的台灣,引起廣泛而強烈的討論,藝術家不能選擇自己想要的顏色嗎?就如同在戒嚴時期,作詞者、作曲者、還有歌手,往往也不能很自在的選擇自己想要唱的歌曲。無論音樂家、藝術家、文學家,都不能夠違背國家政策,在反攻復國的年代,綠島有算不完的政治犯,所以,只是改一個「紅」字,哪算得了什麼?

有許多詞、曲作家為了生活,為了表演機會,只好繼續委屈,有一些歌手勉強走上舞台,告訴聽眾:「各位朋友,我今天要唱的是〈四季謠〉」謠就謠吧!但是中華民國自己的國旗也是「青天白日滿地紅」,才知道原來不是「紅」不能用,而是有些人能用,有些人不能用。

禁不住的禁歌:文夏與〈媽媽我也真勇健〉

  • 播出時間: 2018-01-22 06:15:00
  • 主持人: 吳國禎
  • 文夏年少時赴日習樂,回國後自己作曲的第一首歌曲就是<飄浪之女>。

    文夏年少時赴日習樂,回國後自己作曲的第一首歌曲就是<飄浪之女>。

    文夏年少時赴日習樂,回國後自己作曲的第一首歌曲就是<飄浪之女>。
  • 台語歌曲創作、演唱者文夏,在台灣可謂家喻戶曉,有「永遠的歌王」的稱號,他的歌曲至今仍有許多猶傳唱不歇。

    台語歌曲創作、演唱者文夏,在台灣可謂家喻戶曉,有「永遠的歌王」的稱號,他的歌曲至今仍有許多猶傳唱不歇。

    台語歌曲創作、演唱者文夏,在台灣可謂家喻戶曉,有「永遠的歌王」的稱號,他的歌曲至今仍有許多猶傳唱不歇。

台語歌曲創作、演唱者文夏,在台灣可謂家喻戶曉,有「永遠的歌王」的稱號,他的歌詞創作數量名列前茅,至今仍有許多猶傳唱不歇,像是<黃昏的故鄉>、<媽媽請你也保重>、<星星知我心>、<飄浪之女>、<彼個小姑娘>、<心所愛的人>等近百首不勝枚舉,能有這樣的成就,正是由於他在少年時,就前往日本接受了紮實且多方面的音樂訓練。

那時甫自國民小學畢業的他,到了日本依親,白日時進中學接續學業,夜晚又到音樂研究班練聲嗓、讀聲樂,每日只是發聲,將全身都當成是發聲的機器,探索每個聲音的共鳴點,如此從頭到尾延續了三年,每天四個小時的課程均以發聲為主、不曾停歇,同時也搭配研讀樂理,到了星期日再去學習鋼琴、吉他演奏,好和聲樂訓練相配合,這三年來,文夏的老師從沒有教過他任何一首歌曲,有的只是不斷重複的發聲練習。

當他收拾起行囊要回國時,不禁開口請問老師:「歌咧?」他的老師也不假思索的答道:「有這樣的聲音訓練,無論唱什麼歌都不是問題了。」不過老師終於還是教了他一首練唱的曲子<o so le mio>,且再三叮囑:當你有機會要演唱流行歌曲時,絕不能用三年來聲樂訓練下所養成的高亢宏亮的聲音,至多只能用將近十分之一的力道來發聲,再就歌曲的意境是快樂抑或悲傷,隨著歌詞所營聚的氛圍進行調整,如此一來你的聲音只會愈用愈好、愈用愈圓潤,倘使用盡全力,這樣發出來的聲音會像是演唱歌劇一般,人們雖會覺得你受過專業訓練,但卻也會對你的聲音感覺疲勞,無法終日欣賞、反覆聆聽。

只是創作數量名列前茅的文夏,作品查禁數量卻也拔得頭籌。文夏曾於1996年接受吳國禎訪問時,就有以下一段對於歌曲被禁的回憶:「彼陣的作者無話講啦,所以歌據在(ku3-chai7)伊咧禁的,這塊歌若要禁就禁,像講『望春風』,好的歌啊,『春風』就是『共產』,按呢『望春風』昧使,按呢禁起來;『何日君再來』,『君』就是共產,按呢『何日君再來』你在等共產來,按呢也昧使;『補破網』,台灣的生活無彼艱苦,咱台灣的人網仔破隨tan3 tho2-kak8,昧像外國人著擱補,啊就若要給你禁逐項攏有原因啦。……一個較代表得的歌比如講『媽媽我也真勇健』,阿兵哥真勇壯的歌嗎,真有精神,我這嗎(chit-ma2)做阿兵哥來金門、馬祖企(khia7)衛兵,遙遠彼平爸爸、媽媽、小弟、小妹攏在彼,這陣不知有好好咧、勇健咧快樂過日有無啊?按呢想、想,按呢昧使,按呢會逃兵,按呢金門的兵仔會逃兵,會泅轉去台灣,按呢就愛給伊禁起來,敢泅會到?金門會當泅轉來台灣喔?你講無可能,我若講會當就會當──禁唱。」,這段談話或有失於一偏之虞,卻是第一線從業人員的貼身感受,從這段談話中,也不難察覺當時的歌手及創作者對於「禁歌」所籠罩的陰影是何等的濃烈。

其實當兵,是在徵兵制的國家裡,國民需要負擔的義務,每個男性都曾經歷的生活經驗,也成為流行歌描寫的主題,<媽媽我也真勇健>原曲是鄧雨賢先生在二次世界大戰時,所創作的一首歌曲描寫鄉土部隊的勇士、從戰線寄回來的一封信,戰後文夏才將這首歌曲改寫成台語歌詞,孰料偏偏警備總部認為這種歌曲卻是會煽動人逃兵的。

其實<媽媽我也真勇健>這首歌詞當中,也唱到了公賣局的「新樂園」,是在為政府打廣告、最好的宣傳歌曲,偏偏這首歌卻被說成會煽動逃兵,這實在是文夏怎麼想都想不到的理由。

1988年3月26日<聯合報>17版報導,新聞局當天上午會同內政部、教育部、廣電處、文建會等單位,為898首戒嚴時期禁唱歌曲作最後的「驗明正身」工作。然而,在將近三分之一不打算開禁歌曲的名單中,卻存在一些「禁者自禁,唱者自唱」的例子,顯示公權力未來將持續遭遇民間文化系統的挑戰。其中文夏的<媽媽我也真勇健>,就被主管機關清查到,收錄在「英倫唱片」的「文夏專輯」第三輯之中、「麗歌唱片」的「台語老歌」第八輯之中,足見這正是一首「禁不住的禁歌」。

(提醒您 吸菸過量有害健康)

留言
留言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