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播出 
 
QR Code

Hit Rate:4447

禁不住的禁歌:遭禁歌曲名列前茅的文夏與「亞洲唱片」

  • 播出時間: 2018-07-16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者吳國禎
  • 文夏是遭禁歌曲名列前茅的歌手

    文夏是遭禁歌曲名列前茅的歌手

    雖然「媽媽我也真勇健」、「倫敦的賣花姑娘」這些歌曲都曾遭到明令禁止,但是文夏的作品至今仍有許多傳唱不歇。

1988年3月26日,《聯合報》文化藝術版有一篇報導提到:「新聞局今天上午將會同內政部、教育部、廣電處、文建會等單位,為八百九十八首戒嚴時期禁唱歌曲作最後的「驗明正身」工作。然而,在將近三分之一不打算開禁歌曲的名單中,卻存在一些「禁者自禁,唱者自唱」的例子,顯示公權力未來將持續遭遇民間文化系統的挑戰。

約在兩年前,唱片業忽然興起「復古」風,部分國語或閩南語老歌紛紛製作錄音帶發行或是由年輕一代的歌星重新灌唱,其中包含不少膾炙人口的禁歌。周璇、姚莉、吳鶯音、文夏、洪一峰等人的名曲,再現街頭巷尾。」

這篇報導也特別指出,「閩南語歌曲方面,文夏的「媽媽我也真勇健」,出現於「英倫」的「文夏專輯」系列之三、「麗歌」的「台語老歌」系列之八;「倫敦的賣花姑娘」在「英倫」的「文夏專輯」系列之五。」

文夏先生曾經回想,他在台語歌壇的創作量名列前茅、查禁數量卻也同時拔得頭籌,雖然「媽媽我也真勇健」、「倫敦的賣花姑娘」這些歌曲都曾遭到明令禁止,但是文夏的聲名依舊家喻戶曉,他的作品至今也仍有許多傳唱不歇。

文夏在1950年代成名,當時為他發行最多作品的「亞洲唱片公司」,也是發行台語歌曲最為著名的唱片公司之一,當時亞洲專屬樂團中的樂師,可謂各個赫赫有名,像是彈奏手風琴的莊啟勝先生,他也身兼填詞,曾為留日音樂家吳晉淮寫下了「因為我是男性」、「船上月夜」、「碧潭假期」、「夜半的賣花女」等詞句淺近卻富含文學韻致的作品,樂團裡的吉他手則是莊啟勝的弟弟莊啟和,同在團中另一位樂師永田,也曾和女歌手顏華合唱過「乎我親一下」(蜚聲詞),只是歌曲輕快,永田卻未隨著竄紅,這首曲子也成了永田少數的演唱作品之一。

樂團中還有一位投身台語歌曲產業,至今依舊活躍的郭一男先生,他曾回憶當時經營亞洲唱片的蔡文華,原是出身台南工學院的工程人員,因為在工作中開發出能讓LP唱盤消減雜音的電鍍技術,才使亞洲唱片能夠生產品質較高的LP,當時的錄音技術也甚是簡陋,郭一男回想文夏在出版第一張唱片時連錄音室都沒有,是靠著越戰後的美軍留下來的小型錄音機才硬把聲音收進母帶裡的。

苦學出身的郭一男,年輕時雖喜愛音樂,但到了25歲時才勉強能買把吉他摸索自修,日後雖已身為樂師,他仍不願輕忽進修的可能,經過函授,終能在1962年取得了「日本歌謠學院通信部」的卒業證書,這所學校當時也為台語歌謠培育出另外二位樂壇重臣,他們是赴日修習的吳晉淮和許石。

身任亞洲唱片樂師當時,郭一男也開設音樂訓練班,每梯次的學生都高達二、三百名,就連甫進亞洲唱片的洪一峰,也時常在他的音樂班上授課,離開亞洲唱片之後,郭一男繼續籌組樂團演出,也創立南星唱片,並以「最後的火車站」(古意人詞)一曲捧出了至今仍活躍於演藝界的方瑞娥,全盛時期郭一男的旗下有南星、南海、南國、星月、仙島等八個合唱團在國內外巡迴公演,自1974年起,他也每年率團前往日本千葉縣三日月大飯店演出為期半年的常駐歌舞秀,已年逾八旬的他,在台灣的日子也沒能閒著,台南市永福路上有他開設的「郭一男錄音室」,常能看見有年輕人前往錄製個人化的紀念CD,不僅如此,這幾年他還以為自己留下更多記錄的心情,出版了「請你默默聽」、「古錐的台灣話」等專輯。

走過禁歌箝制、演出環境受限的歲月,如今文夏在流行樂壇仍時有演出,興致來時也會將「黃昏的故鄉」最後一句中的「喂」緩緩地漸拉漸長,展示自己的寶刀著實仍舊鋒銳,無論求學或者修習音樂都在日式教育下長成的他,面對每一回公開演出,都是敬謹的表現出最完美的形象,努力的維繫著台灣歌謠史上的「永遠的文夏」。

 

禁不住的禁歌:連用自己的藝名開節目也被禁止的張宗榮

  • 播出時間: 2018-07-09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者吳國禎
  • 張宗榮以藝名錢來也開節目遭禁

    張宗榮以藝名錢來也開節目遭禁

    在1970年代初期的台語電視連續劇中,張宗榮曾自導自演,且創作主題曲歌詞,最著名者即「俠士行」一劇中的「錢來也」。

在戒嚴時期,不僅「歌」會被禁,連「歌手」被禁止演出的情形也比比皆是,名作家管仁健的著作中就曾提到,1978年11月10日,由新聞局號召影劇協會、港九影劇自由總會、電影製片協會、電視學會、省市影劇公會、片商公會、三家電視台、台北市影劇職工會演員分會等十一個團體,各派代表組成的「影視劇演藝人員生活自律評議委員會」,由於接到了警總移送的檢舉函,聲稱同年9月18日,鳳飛飛、康弘、黃西田等三人在台中酒店作秀時有「言行猥褻」情形,因此議決對鳳飛飛、康弘處以禁演三個月,黃西田則禁演六個月。

提到鳳飛飛,就不能不提為本名林秋鸞的「鳳飛飛」取了這個藝名的張宗榮先生,他的遭遇比起鳳飛飛更是離奇,在1992年8月,張宗榮重回電視螢幕,在中視主持由周遊製作的台語綜藝節目,原本的名稱是用他自己的藝名所取的「錢來也開講」,竟然到了播出前一天,才被電視台要求改名。

早年自廣播節目演播武俠故事崛起的張宗榮,在台灣民間的形象不僅僅是藝人,更隱然有「智者」的形象存在其中,出生於九份山城的他,畢業於淡江英專,當時已屬高等學歷,但他既未朝向外語領域持續發展,亦不常與人提起自己的出身,會引人崇敬者其實是源於他的多才多藝,以及對重要的民間智識,所謂山、醫、命、卜、相等事物的知識與瞭解。

在1970年代初期的台語電視連續劇中,他曾自導自演,且創作主題曲歌詞,最著名者即「俠士行」一劇中的「錢來也」,也曾寫出膾炙一時的華語詞作「酒醉的探戈」,到了80年代,他還曾為殘障歌手阿吉仔量身定做「命運的吉他」歌詞,成為阿吉仔最重要的代表作,那段「我比別人較認真/我比別人較打拚/為什麼為什麼比別人較歹命」的呼喊,語雖淺顯,卻能盡抒失意人胸臆。

張宗榮亦曾於和平西路開設「張宗榮知命館」,為人起名造命,且經營過「少林寺中醫診所」、「葫蘆中醫診所」等連鎖醫藥事業,這些行號的營運方式大多是經由張宗榮在AM廣播頻道的民營電台中所承攬的節目進行宣傳,這種傳統正是禁絕台語傳播的年代裡,少數能殘喘下來的經營模式,此中多數的台語節目主持人身兼心理治療師、為聽眾回覆信件,甚至也在信任的投射下成了醫事人員,藝高膽大者誇稱健康食品竟有藥到病除的效能,「講到會飛天會鑽地」者亦不乏其人,這樣的廣播天空近來又承接了地下民主電台所掙開的一片天,只需架起器材,就能大鳴大放、吹噓仙丹妙藥的神效。

張宗榮既能創作新詞,亦能回信釋疑,又識知命造命的卜算之術,自然會讓聽眾尊稱是「張老師」,而他和同業中人有別者,亦確實在於曾受高等教育的他從未鼓舞迷信、雖宣傳藥品卻同時主張「辛苦病痛著愛去乎醫生看」(生病要看醫生)的健康觀念,1990年代中期開始,他又從民間流傳已久的報字占事法,亦即隨意擬三個與問事有關連的漢字,以其筆劃求取數句詩詞據以解疑的「孔明神數」當中,演繹出「鬼谷子靈讖」,在有線電視節目中接受觀眾去電問事,更加強了使人信服的形象,但他仍依循一貫作風,在每日節目開始之初首先宣稱此乃「文字遊戲」,不宜過度迷信,相較於千奇百怪的民俗節目,張宗榮融合了台語漢學的「說文解字台語傳真」之舉,確實已扮演了較成功的社會教化角色。

張宗榮在1992年8月,從廣播界重回電視螢幕,在中視主持由周遊製作的台語綜藝節目,原本名稱早就取好了,是用他過去製作、主演的電視連續劇男主角「錢來也」這個名字所取的「錢來也開講」,竟然到了播出前一天,才被中視要求改名。

1992年8月9日,《聯合報》21版有一篇報導提到:中視明天推出的午間帶狀閩南語綜藝節目「錢來也開講」的節目名稱,昨天臨時改為「大家來開講」,製作人周遊為此還到中視節目部做最後的「一搏」,但中視仍堅持使用新改的名稱。製作單位當初會以「錢來也開講」做為節目的名稱,是因節目主持人是以前曾演過閩南語連續劇「錢來也!」的張宗榮,而且他在廣播節目裡也以「錢來也!」的名稱「講古」,因張宗榮很久沒出現螢幕,深怕觀眾會忘掉他,所以製作單位才以「錢來也」來影射是他主持的節目。

中視原本也同意使用「錢來也開講」的名稱,而且在節目表上也都印上這個名稱,但因受「周末廣角鏡」遭新聞局勒令停播的影響,中視對該節目顯得比較慎重也較小心,唯恐用「錢來也」會被誤會是在替張宗榮打個人廣告,所以在節目即將上檔的前夕,把節目名稱改為「大家來開講」。

由鳳飛飛、張宗榮兩人的遭遇足以窺見,戒嚴時期的歌壇與演藝界,確實瀰漫著一股動輒得咎的氣息,不僅「歌」會被禁,連「藝人」都會被禁,這種處處受限的表演環境,要一直等到了解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以後,才開始逐漸改變,但是當年因為扭曲的環境而遭受委屈的演藝人員,公道也是無處討還了。

 

禁不住的禁歌:名作曲家吳景中和禁歌<不如歸去>

  • 播出時間: 2018-07-02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者吳國禎
  • 邱蘭芬主唱的<走馬燈>,就是由吳景中先生作曲。

    邱蘭芬主唱的<走馬燈>,就是由吳景中先生作曲。

    在1970年代初期,<廣播電視法>尚未通過前,台語電視連續劇可謂百家爭鳴,其中有首主題曲代表作<走馬燈>,就是由吳景中先生作曲。

1974年5月,行政院新聞局召開「歌曲出版品輔導工作小組」會議,歷經慎重評審後,認為當時流行歌曲「愛的夢空歡喜」、「只要我倆來相會」等共49首,詞曲頹廢消沉,影響民心士氣,因此台灣省新聞處即刻呼籲各電視台,電台,及唱片行,勿予演唱、播放、錄製或出售。

這一批被下令「呼籲勿予演唱、播放、錄製或出售」的歌曲,其中就包含了由游國謙作詞、吳景中作曲,林松義等人輪流唱紅的<不如歸去>。這首禁歌背後的詞曲創作者,兩人皆可稱是傳奇人物,尤其是至今也仍然四處授課,教導歌唱技巧及作曲的吳景中先生。

在1970年代初期,<廣播電視法>尚未通過前,台語電視連續劇可謂百家爭鳴,各擅勝場。其中有首主題曲<走馬燈>是十分典型的代表作,作曲者吳景中就憶及,當時名製作人靜江月在中視籌畫晚間台語連續劇,拿著劇本託他創作主題曲,他就請同在華聲電台任職的黃玉玲小姐填詞,而譜成此曲後交由邱蘭芬演唱,爾後黃玉玲也繼續和他合作寫下<愛情十字路>、<天下父母心>等當時十分知名的電視主題曲。

年輕時曾是桌球選手的吳景中有著相當好的體力,也善於吹奏小喇叭,而他參與流行歌曲創作的起始,則是開啟於「五虎唱片」的組成,早年原名為「雷虎唱片」時,他就擔任文藝部主任,負責歌手的培訓和詞曲創作,當時有位股東找來一個名叫黃建平的青年,吳景中就為他起了個藝名,也就是走紅至今的黃西田。

黃西田在五虎唱片灌錄了<田莊兄哥>、<流浪到台北>等知名歌曲,而在黃西田為惠美唱片公司所挖角後,吳景中又為葉啟田製作了<一見鍾情>、<碼頭惜別>等歌曲,也都紅極一時,他憶起當時因橫跨南北的多位廣播主持人均為公司股東,在節目中大力播放五虎唱片的歌曲,造成了唱片搶購的風潮,當時台北中華商場裡規模最大的唱片行還都競相要求不開支票,用現金盡速補貨。

吳景中自己分析,五虎唱片的成功靠的是群體的力量,一來「文藝部真勇」(陣容堅強),二來曲式多變,有以諧謔見長的郭大誠,也有音色特殊的黃西田,還有女性歌手尤君等人、以及低音取向的何慶忠等歌手,這四種型態收錄在同一張唱片中,自然會教人一再回味,不僅如此,當時在歌曲錄製完成後,五虎唱片會請來所有股東將預計收錄的所有歌曲聽過一遍,再以投票方式決定出歌曲的排列順序,在這種以實力見長的規範下,五虎唱片所推出的合輯自然能一再獲得市場的肯定。

自1970年代開始,吳景中也參與了華語歌曲的創作,像是雖然一度被台灣省新聞處「呼籲勿予演唱、播放、錄製或出售」,如今卻仍然傳唱不歇的<不如歸去>就是他的得意之作,當作詞者游國謙將歌詞交予他,讀到氣勢磅礡的詞句時,吳景中覺得旋律就這麼自然流瀉出來了──多年的創作經驗裡,他一直有著強烈的感覺「歌詞若好自然就有音」,可是他也指出,這首歌雖然走紅至今,但是在林松義、余天等人演唱的版本中,都有小部分的旋律是訛誤的,日後整理舊作時,他一定要重新提出作曲家的標準版。

<不如歸去>的作詞者游國謙,曾經擔任過台視節目製作人,也是正聲廣播公司導播、節目部經理,他製作過膾炙人口的電視節目「五燈獎」,也寫過<香港戀情>、<阿嬤的話>、<不如歸去>、<醒來吧!雷夢娜>等眾多走紅至今的歌詞。由於游國謙才華洋溢,為人又深具熱誠,50歲時也受到耐斯集團董事長陳鏡村的禮遇,獲邀進駐雲林古坑經營「劍湖山世界休閒產業園區」,直到80歲才以副董事長之職榮退。

至於<不如歸去>的作曲者吳景中,至今仍然四處授課,教導歌唱技巧及作曲,回想音樂生涯中教過的無數弟子,他覺得陳淑樺是最念舊的一位,在她仍活躍在歌壇之時,每逢吳景中的生日和教師節、新年等節日都會親自前來拜訪,而老當益壯的吳景中如今不但玩起電腦音樂整編昔日作品,還打算組織資深藝人巡迴演唱,談起這些規劃,他的豪氣與瀟灑一如壯年,令人敬佩。

 

禁不住的禁歌:禁歌政策的黃昏

  • 播出時間: 2018-06-25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者吳國禎
  • 相對於官方單位的遲疑不定,民間的力量已經蓄勢待發,吉馬唱片創始人陳維祥,當時就以<歌聲戀情>一曲,開啟了往後十餘年的基業。

    相對於官方單位的遲疑不定,民間的力量已經蓄勢待發,吉馬唱片創始人陳維祥,當時就以<歌聲戀情>一曲,開啟了往後十餘年的基業。

    相對於官方單位的遲疑不定,民間的力量已經蓄勢待發,吉馬唱片創始人陳維祥,當時就以<歌聲戀情>一曲,開啟了往後十餘年的基業。

禁歌的政策轉向,與台灣的政治環境開放,有著密切的連動,1988年1月29日,行政院新聞局邀請學者專家,溝通對歷年查禁共898首歌曲的重審原則,初步決定採慎重、放寬態度。此一會議由資深立法委員丑輝英主持,針對1949年以降的查禁歌曲,重新考慮其查禁原因是否已經消失,以確定應不應重新審查。

這些查禁歌曲,分別是歷年由保安司令部、警備總部、內政部、新聞局等單位依據各種法令,陸續予以禁唱,甚至由於年代久遠,部份查禁背景已經不得而知,到了同年3月11日又進行審查,仍有近200首被「保留」繼續禁唱,其中有一部份繼續禁唱的原因是1976年12月1日,行政院新聞局編印禁唱曲錄時,。資料內容只列出歌名及歌詞,缺乏曲譜及部份作曲、作詞者名單,因此有許多首歌曲因「資料登載不齊」而繼續遭到「保留」,無法順利開禁。其他繼續禁唱的歌曲還包含了因為「政治因素」、「歌名不妥」的<向日葵>一曲,以及被認定為日本歌曲的<溫泉鄉的吉他>等歌曲。

相對於官方單位的遲疑不定,民間的力量已經蓄勢待發,1980年代,「吉馬唱片」在台語市場竄起,搭配電視布袋戲的打歌,創造了輝煌台語歌曲的王朝,葉啟田、陳小雲、俞隆華、尤雅等知名歌手,均投效在吉馬旗下效力。「吉馬唱片」創辦人陳維祥,原本在廣州街附近開唱片行,與經營過唱片公司的詞曲作家廖信富結識之後,受到廖信富等友人的大力鼓舞,投入資本設立吉馬唱片,創業作為歌唱比賽冠軍得主康雷專輯,主打歌曲有<知音在何處>、<不再想你>、<我愛台灣>及台視連續劇<鐵血楊家將>主題曲等,陳維祥以大手筆投注心血,邀請趙可莊製作、劉清池編曲,標榜康雷為「唱將」,並在唱片封底上標明「三十六人大樂團伴奏」,只可惜市場反應相當有限,幾近賠累一空的陳維祥,於1984年間經人引介,認識了主唱過<舞女>一曲,卻是「歌紅人不紅」的陳小雲。

陳維祥回想當時幾已沒有本錢投入,只好與陳小雲言明,灌錄一張專輯的薪酬只有三萬元,當時這張唱片同樣也只收錄了兩首新歌,分別是A1<歌聲戀情>與B1<你著諒解>,其他曲目則是其時市場上正當流行的台語歌曲重新翻唱,諸如<恰想也是你一人>、<酒女‧酒女>、<行船人的純情曲>等,為了謀求翻身的機會,陳維祥專程前往虎尾,商請黃俊雄在即將上檔的電視布袋戲<伐紂大封神>中,播放吉馬大對唱版本的<歌聲戀情>作為插曲,此一宣傳方式果然見效,<歌聲戀情>一曲大大轟動,就此開啟了吉馬唱片往後十餘年的基業。

從小唱片行做起的陳維祥,對台語歌曲的熱愛與專注,反映在往後每一張唱片的籌備與製作上,1985年,他與葉啟田簽下每張專輯100萬元的合約,並請詞曲作家陳宏參考葉啟田在獄中自省生平而寫下的手稿,量身創作出自我懺悔的<忍>,以及是對舊日情人傳達歉意的<天星伴天涯>,為葉啟田的復出做足準備,唱片發表後,<忍>這首歌曲亦於<隋唐演義>布袋戲中,搭配男主角秦瓊出場時播放,蹇困賣馬的秦瓊,與繫獄重生的葉啟田,雙雙呼應了<忍>的主題,話題十足的這首歌曲,果然一時之間廣為流傳。

當時正是因為<廣播電視法>第20條條文「電台對國內廣播播音語言應以國語為主,方言應逐年減少,其所應占比率,由新聞局視實際需要定之。」的限制,因此也有許多歌手只是在夜市、唱片行直接貢獻銷售量,像是白冰冰就曾於口述傳記《菅芒花的春天──白冰冰的前半生》書中提及,過去雖曾灌錄過一系列日語歌曲翻唱專輯,但是到了1988年間,接獲歌手出身的廣播主持人黃瑞琪邀請,才有機會灌錄新歌專輯,初試啼聲的<唱袂煞>由黃瑞琪作詞、邱芳德作曲,製作完成後無人看好她,也找不到人願意投資,黃瑞琪只好邀了三位朋友合夥,再加上白冰冰總計五人,就以五顆星為名組成唱片公司,將這張專輯公開發行了。

他們大夥還湊錢,買了兩瓶XO去送給當時最紅的綜藝節目製作人,才讓白冰冰上電視去打了一次歌,但是市場一樣沒什麼反應,於是黃瑞琪只好帶著她開始跑夜市,先是由四位公司股東的年幼子女們手舉木牌走在前頭,其中四面木牌上寫著「白冰冰」,另外四面寫著「唱祙煞」,有時一個晚上甚至可以這樣趕上四場,就以最直接的宣傳手法,將這張專輯打紅了起來,由此可知直接訴求消費者的唱片行與夜市攤位,就如同一種新的媒體,使小得規模製作的台語歌曲實驗性新作竄出了生路。

直探夜市、唱片行現場的銷售手法,只是新人與新歌的第一步,終究還是必須回歸更大的商業市場,轉投較具規模的唱片公司,適時購買電視媒體的打歌時段,都是由小而大的必然發展,特別是1970年代後期以降,電視頻道上僅存的台語連續劇片頭、片尾曲,確實使得台語音樂維繫了微弱的一息,也提供慣常使用台語的觀眾群聊勝於無的心靈滿足。

 (提醒您 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

禁不住的禁歌:歌名不妥,電影禁演,娛樂產業人人自危的過往

  • 播出時間: 2018-07-23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者吳國禎
  • 尤雅唱紅的「給無良心的人」,被用作電影片名,卻在送審時遭到「片名不妥」的回覆,只好奉令改名。

    尤雅唱紅的「給無良心的人」,被用作電影片名,卻在送審時遭到「片名不妥」的回覆,只好奉令改名。

    尤雅唱紅的「給無良心的人」,被用作電影片名,卻在送審時遭到「片名不妥」的回覆,只好奉令改名。

1960年代中期,由南、北各界,多位知名廣播主持人串連組成的「雷虎唱片」,發行了許多走紅的台語歌曲,遭受禁唱對待的作品自然也不在少數,有些歌曲甚至因為風行一時,而被善於把握風向的電影片商相中,直接搭上順風車作為片名,在宣傳上自然也跟著吃香。

「雷虎唱片」是由中部中興電台周進升、北部華聲電台吳景中、阿丁、南部勝利電台陳燦馨等知名廣播主持人,及元山製藥廠廠長戴寬勤等人合組而成的機構,創立不久後,此一品牌名稱卻被股東阿丁的一位尊親長輩登記在自己的名下,眾人只好重新將公司命名為「五虎唱片」,旗下女歌手藝名均取尤姓,有尤君、尤美、尤鳳、尤菁、尤雅等,可謂當時積極主導台語音樂市場的一股重要力量。

正是因為發生了商標被佔的情事,阿丁為表自清,也創作了一曲<給無良心的人>,交由旗下女歌手尤雅演唱,歌詞內容雖未指名,卻是字字句句直指「搶人生意」的行徑,是「無良心的人」。此曲發表後一時傳唱不歇,當時也有一家永來影業公司,直接採用歌名作為新片名稱「無良心的人」,演出卡司有丁暉、江南、田明、周遊等知名演員,但是在播映前送至電檢處審查過程中,卻遭遇到「片名不妥,審查無法通過」的回覆,為求順利上檔,只好奉令改名為「有良心的人」,由此亦可得見,當時不僅流行歌曲動輒得咎,各項娛樂相關產業面對「禁唱、禁播、禁演」的殺手鐧,亦是人人自危。

回顧「五虎唱片」輝煌時期的歷史,首先不得不提1950、60年代在南投草屯中興電台以「中興俱樂部」等廣播節目走紅於中部的名主持人「放送頭」周進升。周進升與當時縱橫台灣廣播界的一線主持人串連,使得五虎唱片足能以中部為腹地,屹立於台語流行樂壇將近十年,與台南的亞洲唱片分庭抗禮,並拔擢出陳芬蘭、葉啟田、黃西田、尤雅、尤美等眾多紅極一時的台語歌手。

1963年,在節目中經常臧否政局的周進升登記參選台灣省議員,但卻以最高票落選,競選失利後,他有意退出播音生涯,此舉也造成各地聽眾的競相挽留,由蜚聲填詞、洪第七主唱的「懷念的播音員」,就是為了留住他才譜寫的作品,聽眾也組成了「放送頭之友會」,表達對他的堅定支持。

當時周進升也曾以「放送頭」為名寫下「離別的公用電話」等著名作品,尤其在創辦五虎唱片後,為旗下歌手填詞更成了他的職務之一,這時他則改用「周松柏」的筆名,如葉啟田所主唱的「碼頭惜別」就是出自他的手筆,在他的弟弟,亦是目前負責五虎唱片業務的周彬梧的回憶中,周進升的詞作甚具本土風味,像是尤雅、尤鳳合唱的「姊妹流浪記」,就是以八七水災為素材所創作的歌曲。

當時五虎唱片重要的詞曲作家還包括身兼文藝部主任,譜寫「一見鍾情」的吳景中;和譜成「日落西山」的作曲家姚讚福,「日落西山」的作詞者林啟清當時已逾八旬,是板橋林家子裔;此外還有創作「無情的電影票」的文丁、寫下「為著十萬元」的黃玉玲,和歌手郭大誠的妻子謝麗燕等。周彬梧回想當時錄製唱片的逸事,最令他記憶深刻的是在以往只能現場收音的錄音環境下,出錯過多是會引來樂師譏諷的,而當時猶是高中學生的尤鳳,灌錄「想君心綿綿」一曲時,竟能一次完成,只用了五分鐘,當下全場掌聲不歇。

另外,早年以一曲「盲女悲歌」感動了多少人心,敘說著盲女與胞姊離散、無處尋親的悲苦,又接著出版「盲女出頭天」,自述因遭逢貴人「五虎唱片的吳景中先生」提攜,乃得重見光明並以歌唱成名,至盼姐妹能早日重逢的歌手江蕾,周彬梧也在接受吳國禎訪談當中揭開了她的神秘面紗,指出這兩首歌曲其實只是在台語歌謠傳統下的戲劇性作品,江蕾小姐雙目未盲,也有著美滿的家庭,她的父親還是五虎唱片的樂師呢。

在禁錮的時代裡,雖然環境窘迫,但是在幕後詞曲作者、樂手等人士群策群力奉獻之下,「雷虎唱片」「五虎唱片」仍然走出一段輝煌的歷史,也留下許多風行至今的名曲,像是<田庄兄哥>、<流浪到台北>、<為著十萬元>、<給天下無情的男性>、<錢什路用>、<流浪拳頭師>、<爸爸緊返來>等等。

留言
留言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