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播出 
 
QR Code

Hit Rate:5535

禁不住的禁歌:台灣歌謠當中的「各地采風」與「遭禁歌曲」──北部與中部

  • 播出時間: 2018-09-17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吳國禎
  • 蔡振南也曾寫過幾首華語歌曲,但送審時卻成為禁歌。

    蔡振南也曾寫過幾首華語歌曲,但送審時卻成為禁歌。

    蔡振南也曾寫過幾首華語歌曲,培訓新人云一依錄成唱片,但歌曲送審時卻遭遇了「不得在廣播電視播唱」的審查決議。

台灣各地都有按時而聚、大多以攤販組成的「夜市」,幾乎包辦了簡單的衣食百貨,也是許多販夫走卒賴以維生的「事業」,也孕育出了各地風聞的小吃名產、更成為台灣獨特的遊歷風景。

夜市的人潮雖然隨天色陰晴聚散不定,但小生意仍得認真去做,一盤只能品嘗風味、無法賴以充饑的小吃點心,是「食巧」卻不是「食飽」,但從備辦食材、生火調理、佐料斟酌,掌廚的攤販老闆的卻也毫不輕率,正是親身實踐著台灣俗語所謂「三仙錢交關一坎店」的生活哲理。

1960年代就有一首台灣歌謠<遊夜市>,詞句從台北圓環邊、新竹大廟邊漸往南方推進,唱到台中公園邊、台南運河,乃至高雄愛河邊,盡數了各地方的風味小吃,幾十年來,台灣人夜市的光景仍不曾改變,甚且是愈漸喧鬧、愈漸豐盛。

提到台灣北部的勝景,還有一處美麗的所在,從很久以前就時常風聞著許多隱約的傳說。──傳說中台灣北部海角的淡水、有著淡淡的美,海平面與海岸拉拉、扯扯,就如同以往也有許多來人,在這個角落裡拉拉、扯扯,豈不見淡水在地人喚做「西仔反」的清法戰爭,交戰的船帆穿越過了英國士紳的眼眶,而領事館拆了建、建了又拆,今日的名字則是被喚做紅毛城。

一浪捲動、一浪破,拉拉、扯扯到今朝,淡水的渡船依然每日都啟航,但是老醫師籌建的牛津大學堂,此刻卻已換了名字,設若我們細細描它的容顏、貼近著觀看才會發現:淡水,實在不僅有淡淡的美。

淡水也有著迷人的歌詩,歌名叫做<淡水暮色>,細緻的歌詞被鏤刻在今日淡水的岸邊,與天然的景緻相映襯,也引動人惦念起這首歌譜曲、主唱的洪一峰、還有作詞的葉俊麟。

同樣由葉俊麟作詞的名曲,還有一首以台灣民間信仰為主角的<夢遊仙公廟>。台灣民間信仰有著多神崇拜的宗教觀,相信萬物皆有神靈,而每尊神祇都有著豐富且奇妙的傳說、也主管著不同的祈求與靈驗,有的從中國漂洋過海、到了台灣卻添加上在地化的新形象,像是「媽祖」林默娘,本是中國東南沿岸保佑漁家平安的海神,到了台灣卻成了護佑闔家平安的福神。

而台灣各地多有祀奉的「仙公廟」,廟裡供奉的主神是八仙之中的呂洞賓、也或有人敬稱做呂仙祖,也或是因為風流多情的形象、每每若有和男女情緣相互牽連的祈望,世人就會想見這尊神祇,台灣歌謠也曾唱起一個少年郎、連夢中都遇見了仙公指點姻緣的韻事。

<夢遊仙公廟>這首歌曲當中的男主角,聽見仙公廟響亮的鐘聲、嗅到奉敬神明的清爽香煙,竟也看見了仙女降下凡塵欲求相會,主唱這首歌的良山兄,用爽朗的聲嗓,將少年郎癡心妄想的可愛,表現得活潑又生動。

鏡頭緩緩移到中部,有一位知名的前輩歌手石橋,曾經主唱過許多首描寫各地風光勝景的歌曲,像是<學甲十三英>就是他的知名作品,此外,他也曾以台中大里金城村為主題,創作過<金城村是我的故鄉>一曲,在1970年代後期,他還曾因熱心提攜後進,扯上一件「禁歌」事件。

當時找上石橋幫忙的新進作詞家,正是如今名聞全國的蔡振南。自從在故鄉新港念完小學後,蔡振南就和所有貧窮的農村子弟一樣,開始經歷在國境之內流浪的宿命,賣力勞動的工廠日子裡,他認識了吉他這項美妙的樂器,也自此發覺在音樂中可以得到更真實的快樂,從此就踏進歌舞團當起伴奏樂師,也學著如何平常看待流浪的甘苦,一直到入伍的年紀,才暫別如同走馬燈般的走唱人生。

蔡振南在婚後籌了些本錢,在台中地區開設起家庭式的帽子加工廠,也從務實的例行勞作中繼續鍛鍊勇於冒險的心靈,從未接受過任何一點藝術創作訓練的他曾經回想,自己寫作歌曲的用意,正是為了訴說觸目所及的勞動階層的遭遇與心聲。在摸索創作初期,蔡振南也曾寫過幾首華語歌曲,並經由前輩歌手石橋(今已改藝名為「石喬」)協助,培訓新人云一依錄成唱片,但歌曲送審時卻遭遇「不得在廣播電視播唱」的審查決議,可是主導這張唱片發行的石橋,卻已經自作主張,在唱片封套上寫下「送審通過」,並寄到許多廣播主持人手上了,因為這次事件,許多不知情的廣播人,都犯了「播放禁歌」的禁忌,紛紛打電話、寫信來揶揄石橋,說他害人不淺。

話說回來,這次的初試啼聲雖然造成蔡振南不小的挫折,但也自此構成了完整的唱片出版概念,於是幾年後他就真有如手工藝般,只用一首<心事誰人知>,加上歌手沈文程在餐廳駐唱登台表演時曾唱過的<冬天裡的一把火>、<北国の春>、<Dancing all night>等歌曲,填滿一張唱片的篇幅再次投向市場,這一次的嘗試終於使他與「愛莉亞唱片」成為台語樂壇領域的大事業家。

 

禁不住的禁歌:台灣歌謠當中的「各地采風」與「遭禁歌曲」─北部

  • 播出時間: 2018-09-10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吳國禎
  • 洪一峰作曲主唱的<寶島四季謠>一曲,曾被要求更改歌詞。

    洪一峰作曲主唱的<寶島四季謠>一曲,曾被要求更改歌詞。

    洪一峰作曲主唱的<寶島四季謠>一曲,曾經鬧過兩個字的歌詞,硬要唱成三個字的怪事,原因正是因為第一段第二句「春天時/草山櫻花現嬌媚」,「草山」的名稱已被蔣總統改名為「陽明山」了。

台灣歷史洪濤滾滾,從鄭氏家族驅趕荷蘭軍隊、建立東寧王朝,到滿清領台二百年、終結於乙未割讓,篳路藍縷、正史中刻畫先賢不少,民間傳說也不遑多讓,鮮活角色一一浮現,像是史冊論定、指其為滿清皇朝由盛而衰之轉折人物,愛新覺羅顒琰,清仁宗嘉慶皇帝,在台灣民間傳說中卻是唯一親自遊歷台灣斯土的聖朝天子。

原本不過是簡短的故事口耳相傳、再附會上些許風水之說,卻在一次又一次的再度呈現中踵事增華,終於敷衍成了嘉慶太子千里尋母的台灣之行、隱含有宮廷奪嫡的鬥爭危機,寵臣和珅更化成反派勢力的領軍人物,還有穿梭在真實與傳說之間的台籍高官、浙江提督王得祿,乃能成就一部台灣本土的英雄傳說<嘉慶君遊台灣>。

而1970年代在華視上映的台語連續劇<嘉慶君與王得祿>,就是這則傳說一次典型的附會鋪陳,當時量身訂作的電視主題曲,也有趣地將台灣各地的古地名、名勝特產相串連,至今仍堪視為鮮活的鄉土教材。

從附會於歷史的故事傳說,落實到地理環境的描寫,有一首相當有名的台灣歌謠,正是以人稱「台灣頭」的「基隆」作為主題。基隆,是台灣北端對外開放的門窗、是國民黨政府軍隊登陸的港口,也是經年累月雨水難得停歇的「雨都」,在這個霪雨霏霏的城市,海上漂流的遊人,心情總是格外淒迷。

台灣歌謠當中的一首抒寫基隆雨港的<港都夜雨>,正有如是作曲家楊三郎先生一生流浪的刻痕,楊三郎的足跡,從中國、日本到台灣,正如伊筆下的作曲作品,有的是日本風味、有的是台灣古典韻致,西洋節奏的影響亦不少,楊三郎初譜成這首曲調的當下,原本所命的曲名就是<雨的BLUES>。

「海風冷冷吹痛胸前/漂浪的旅行/為著女性費了半生/海面做家庭」,作詞人呂傳梓先生雖然只為台灣歌謠樂壇留下這首歌詞,但是字字句句卻是如此講究,對海風的冷冽到海面的漂流,全然對準孤單遊人的心境,那款被寂寞四面包圍、無處走避的困境。

其實在早先的台灣歌謠當中,時常能拾得台灣的舊地名,就像是描寫「歹命囝仔」沿街拾荒的<收酒矸>一曲,其中就有「頂日去迺太平通/今日就行大龍峒/為著生活會妥當/不驚大雨佮大風」的詞句,由此亦能窺見早在日本人統治台灣的年代,台北城裡就已有著許多相當發展的聚落,像是「太平通」的範圍涵括了大稻埕四周圍,正是最為繁華、熱鬧的所在,因此五湖四海的朋友們,才會此呼彼諾,大家都哼唱著「來太平通迺一下迺一下偌好你敢知」。

「太平通」興旺一代接一代、已近百年,如今雖然又再次被另一個統治政權改了名喚做「延平北路」,「大稻埕」也被貼附上了中國境內的都市名號,稱為「迪化街」,同樣還是與台灣了無牽連的稱呼,所幸還有台灣歌謠,得以提醒台灣的年輕世代,腳底所踩踏的這塊土地遞嬗的痕跡。

若再將鏡頭稍微往南邊移動,我們將能發現有一條街、有一群人,在這裡生根蔓延、渡過一生,雖然平凡卻也心意滿足,那是居住在<新莊街>的陳明瑜,用有如素描的筆觸輕輕描出來的一首歌詩、也是一幅古早的台灣人、那款樸實面貌的圖像,從那些各鄉各鎮都能聽聞的熟悉、簡單的稱號,憨春仔、來福仔、木杞仔,到主唱人陳明章的若念若唱的歌韻,都在緩緩道出一段故鄉的傳奇。

<新莊街>這首歌,首次發表是在於1989年,和另外幾首風格迥異的台灣新歌謠,一同收錄在以烏名單工作室為名所發表的<抓狂歌>專輯當中,從這張專輯,一面能聽見時方解嚴當下、台灣社會熱鬧滾滾的<民主阿草>這種作品,卻也能品味另外一個從民謠念歌這條路徐徐走來的歌手陳明章,用伊真特別的聲韻,在耳邊輕輕吟唱著一個老台灣的故事、<新莊街>。

其實,歌謠所唱的,正是一處又一處老台灣的故事,舊唱盤就像是舊相片,將時代的印記留存下來──在還不見世貿中心、新光三越,也還沒有台北101,整個台北市仍在勤奮地見證工商業進駐開發的1960年代當時,台北市的重要地標多數都是前一個殖民政府日本人遺留下的舊痕記,像是台語老歌<內山兄哥>所唱的「台北新公園/圓山動物園」;還有那一面見識著都會發展、同時也正從媒妁之言緩步挪移到自由戀愛的一對對青年戀人,群聚著牽手談情的好處所,也仍然指向了從日治時期以來,就緣於潭水清澈、鐵橋景觀壯美而聞名全島的碧潭。

原本先賢的設計苦心,搭建起碧潭的鐵線橋是為了連接中和、新店兩頭的便利,不過卻也因為罕見的天然景緻,而成了台灣最早成名的風景區,更被描繪著「半坐半倒樹腳歇/手攬妹身腰」的戀人絮語、那首台灣歌謠<碧潭假期>所定格下來,從此駐留在那些牽起手、臉頰就會泛紅的青春記憶當中。

說到<碧潭假期>這首歌曲的作詞人葉俊麟,他正是一位從戒嚴、禁歌的時代,苦心創作出許多詞作,卻一一遭到各種形式的禁唱、禁播,到見證解嚴、民主開放,畢生依然堅持不懈的作詞家,尤其是他創作歌詞,洪一峰作曲、主唱的<寶島四季謠>一曲,更曾鬧過兩個字的歌詞,硬要唱成三個字的怪事,原因正是因為第一段第二句「春天時/草山櫻花現嬌媚」,洪一峰先生曾經回憶自己在公開演唱時,被有關單位要求,「草山」已經被蔣總統改名為「陽明山」,因此硬加要求他改唱「陽明山櫻花現嬌媚」,這種舉措教斯文的洪一峰也不禁大大搖頭。

禁不住的禁歌:另一項禁唱的大宗──四句聯歌曲唱本(二)

  • 播出時間: 2018-09-03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吳國禎
  • 從念歌唱本中可以發覺,此種歌謠有著較強烈的傳說性格,有些內容強調勸人為善,有的也具有歷歷在目的故事情節。

    從念歌唱本中可以發覺,此種歌謠有著較強烈的傳說性格,有些內容強調勸人為善,有的也具有歷歷在目的故事情節。

    從念歌唱本中可以發覺,此種歌謠有著較強烈的傳說性格,有些內容強調勸人為善,有的也具有歷歷在目的故事情節。

1954年10月15日,<聯合報>3版報導,指稱:新竹市城隍廟口竹林書局印行之方言唱本:「雷峰塔烏白蛇歌」、「六十條手巾歌」、「雷峰塔白蛇西湖遇許仙」、「訓商路歌」、「薛平貴王寶釧」、「問路相褒歌」、「呂蒙正彩樓配歌」等七種,省府以其內容荒謬,經予通令查禁。」其實從這些唱本中可以發現,在能夠擔負傳述長篇記事功能的民間唱本裡,有著較強烈的傳說性格,有些內容強調老輩人口耳相傳的記實,有的也具有歷歷在目的故事情節。

如出生於1920年代,居住於雲林土庫的前輩說唱藝人吳天羅,就曾在他號稱是自己編作的四句連念歌中,用了許多篇幅吟唱日本人佔領土庫時的慘狀,這種殘暴的內容也提供了台灣史記載上日本軍隊佔領沿途濫殺無辜情狀清楚的印證:

台灣的反抗的非常濟 上濟就虎尾佮西螺

日本兵來到西螺大溪底 干單戰死的袂輸咧人災

日本到西螺大溪頂 挨挨陣陣幾落千

用行的全攏舉步槍 若騎馬揹刀做頭前

離遠共看袂清楚 歸條溪岸攏蟯蟯趖

探子走來置咧報 講騎馬全攏背長刀……

日本起初的時代 西螺去予拍過虎尾閣截咧宰

土庫街內上損害 彼老勻的問看咧猶會知

土庫竹刺圍五里 圍到虎尾的莊邊

日本火砲一到位 土庫火燒著歸暝

這段唱詞鮮明的傳述了日本軍人沿途殺戮、逐一村莊殺伐的慘狀,當時的日軍燒盡村莊、強奪民女,而中南部住民自發性組織的民軍,懷抱著死守鄉土的意志抵抗,攻防自是激烈至甚,讓日軍感到全台皆兵,見識了台灣人民剽悍決死的氣魄,相較於士紳與大租戶組成的台灣民主國,這段史實不但震懾了日人,也更為深刻的具有民間性格,燒烙在鄉野先輩的記憶中,吳天羅將幼時所聽聞的家鄉抗爭記憶傳唱下來,全國各處料應亦有其他類似的歌謠。

從侵台早期的對抗,到完全統治後的委屈與順服,台灣人民的態度有明顯的轉變,但從歷史中我們還能讀到猶有堅持對抗的游擊行動,如最具規模的台北簡大獅、雲林鐵國山柯鐵虎、鳳山林少貓等人,可是在民間傳唱的歌謠中,最常被選為主角的還是聞名全國的「義賊廖添丁」。

廖添丁的真實故事或許乏善可陳,但從戰後不久即出版的《義賊廖添丁歌》七字說唱民謠唱本,就能尋索出廖添丁故事枝葉繁衍的理路,《義賊廖添丁歌》應是日據時代即由民間藝人傳唱,進而逐漸組織寫成,且其內容不僅傳述廖添丁劫富助貧的行跡,更是保留了當時種種生活的樣態,拈來廖添丁自故鄉搭火車北上一段,從縱貫線各地的開發到族群的分布都成了說唱歌詞中娓娓道來的內容:

光景來看實在好 連鞭到這三叉河 這全客人無福佬 我是初回這七迌

三叉改三義路彎 四面全山崎佮懸 這塊敢是苗栗管 停車歇著銅鑼灣…

原早後龍改北勢 外線開通卅外年 後龍北勢幾落里 輕便通坐袂延遲

這全看海咧出產 就是崎頂佮香山 新竹大站濟人等 竹北原早紅毛田…

添丁無愛帶田庄 心肝想定要出門 台北毋知猶偌遠 我知閣去到桃園

慢車逐位都有歇 不比快車歇較少 聽人咧會吓吓趒 第一好額林板橋

自己編唱出日本時代人民生活史的吳天羅,晚年是全國知名的車鼓陣頭教師,當今有許多車鼓陣都是拜自他的門下,吳天羅一家連同女兒、兒子和媳婦,也全都是車鼓藝人。吳天羅的車鼓技藝習自年輕時學藝的歌仔戲團,在沒有電視機的年代裡,他也靠著四句聯的功夫自彈自唱,行走江湖說唱賣藥,當時像他這樣演出的說唱藝人,多因電視機日漸普及,而均已長年隱退,目前偶有演出的僅剩下楊秀卿女士,另外還有陳美珠、陳寶貴的搭檔,前一、二十年席捲全台的笑鬧表演「鐵獅玉玲瓏」即蛻變自陳美珠、陳寶貴在有線電視頻道錄製的一段長篇說唱故事「錦裙玉玲瓏」。

當時灌錄最多說唱專輯的藝人是呂柳仙,也有人喚他青盲柳仔,他的聲音滄桑感人,月琴獨奏搭配靈活,當時所錄製的「十殿閻君」和「人生勸化」至今已成定本,其韻致無人能出其右,還有他所演播的長篇故事像是「青竹絲奇案」和「周成過台灣」等,也都能兼扮男女,經營緊湊劇情,尤其當中靈活運用的台語詞彙,更是至為純粹的生動語料。

還有一位女性說唱藝人名為邱鳳英,亦有邱查某的別名,晚年也已改在北投一帶為人按摩,她最為感人的說唱作品當屬「勸煙花」,中年悽惻的聲嗓娓娓道來煙花女的慘境,歷數青樓中人千般苦楚,道地端正的台語成語句句錐人聽覺:「十一苦勸煙花姐/一款人客極gau5驢/乎人倩出局外頭去/強灌逼酒醉微微 講到趁食上悽慘/聽著恁替我不甘/捷捷出酒人會荏/不食歸罐伊強淋」。近年最受重視的說唱藝人應數楊秀卿,她的說唱演出吸收了許多歌仔戲的曲調,說白時聲音變化豐富,甚具戲劇效果,在她的學生洪瑞珍鼓舞下,她也開始錄製本土演義故事「廖添丁傳奇」,並和多位說唱藝人接連二年公開串連演出「國寶級唸歌藝人大匯演」,為說唱藝術的傳續再燃起一線生機。一言以蔽之,比起主流樂壇的歌手和創作者,說唱藝人伴隨時代的消亡,留存下來的生平訪談和所能獲取的垂青實在相去太遠。

 

禁不住的禁歌:另一項禁唱的大宗──四句聯歌曲唱本(一)

  • 播出時間: 2018-08-27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吳國禎
  • 1960年代所發行的念歌說唱黑膠唱片,以盲人懷抱月琴彈唱作為封面。

    1960年代所發行的念歌說唱黑膠唱片,以盲人懷抱月琴彈唱作為封面。

    如連雅堂所記,「盲者」常是民間說唱傳續的重要人物。1960年代所發行的念歌說唱黑膠唱片,亦以盲人懷抱月琴彈唱作為封面。

1952年8月24日,<聯合報>5版有以下一則報導,標題為<南縣府查禁荒謬方言歌曲唱本>,內容提到:「縣政府下令查禁新竹縣竹林書局印行之方言唱本,黑貓黑狗歌,姨子配姐夫歌,劍仙狐狸鬥法歌自嘆煙花配夫歌,採親結緣新歌,曾二娘燒好香歌,十殿地獄歌,真正談天說地歌百果子大戰歌,再重河山歌,哪叱鬧東海歌等十一種內容荒謬,應予查禁。」其實,這種民間通稱為「七字仔」、「四句連」的歌本,自大清帝國統治台灣時期,就已經廣為流傳了。

連雅堂在其條述本島風俗人情,筆記當時台灣活躍風情的著作「雅言」中,錄有以下幾句話:「『孔雀東南飛』為述事詩,猶今之彈詞也。台南有盲女者,挾一月琴,沿街賣唱;其所唱者,為《昭君和番》、《英台留學》、《五娘投荔》,大都男女悲歡離合之事。又有采拾台灣故事,編為歌辭者,如《戴萬生》、《陳守娘》及《民主國》,則西洋之史詩也。」此中記述,已勾繪出自清朝便已流傳於民間的說唱主要的表演型態,而在至今仍可翻查、聽聞得到的唱詞中,也能捕捉住諸多清據當時的台灣社會百態。

如連雅堂所記,「盲者」與「盲詞」,常是民間說唱傳續形成的主要元素。盲者居說唱藝人中有一定比例,其原因或為社會型態對於殘者謀生的狹限,故殘障者特別著重於身懷一技之長,且平民生活困窘,娛樂型態的簡單化,維持了對此型態演出的需求。而說唱技藝的傳續,亦由藝人師徒相授,習藝者須將所有戲文暗誦心中,且嫻熟伴唱樂器之彈奏。

習藝之際,藝人已將前輩所傳唱詞完整記誦,再經一番時日演出,對於全本唱詞的粗略架構即漸分明,亦能將唱詞與曲牌自由組合,隨情節轉折而選用自如,於藝人心中,唱詞已自由拆解,活用切割成小段小段的套詞,能依演出長短需要,重新串連其結構。唱詞的構詞型態,多為傳統韻文最為典型的七字四句,亦其別稱作「七字仔」之原由。七字仔本身為曲牌名,乃歌仔戲曲調中運用變化最多樣,亦是最不可或缺之曲調,民間亦用作說唱藝術之別稱,此種表演的特性以唱為主,又特重於聽者入耳明瞭,語言與音樂的關係即在詩樂和諧,故其所用曲調乃需有即興活潑的空間以供揮灑,民間說唱所常用及之曲牌有七字仔、江湖調、雜念仔等,主要的伴奏樂器則有月琴與大管弦。

有部分說唱藝人將唱詞記述編印,以七字四句直式書寫,集成「歌仔簿」、「歌仔冊」,即隨手可攜,薄薄數頁的小本冊子,於市集街坊中擺攤念歌推銷,其中用字或編寫者自行選定、或因循前人所編歌冊,但只求表音以傳句義,蓋聽者本為母語人士,無須透過文字記載習得歌中所用語彙,故其時紀錄歌詞惟以求語音之掌握為主,用字有擬音,有擬義、造字等。而這些薄薄幾頁的小本冊子,就是1950年代另一種被查禁的大宗「禁歌」,也就是當時的統治者所認定的「荒謬方言歌曲唱本」。

其實這種民間說唱的內容,不但沒有違法犯禁,反而處處可見藝人行走江湖的謙遜。在進入唱詞本文前,演唱者常會先彈唱一段自報名號住所,及起始自謙詞語、問候語句,一則體現藝人遊走四方、獻藝求生的客氣卑微,出外人和氣為先亦即明哲保身之道;其次則用以引韻熱喉,助長演藝情緒,諸如「朋友姊妹阮總請/生份阮毋捌恁的名/咱會得結緣最相疼/原諒小妹仔較無聲」這樣的數段開場白;而在隨演出需要,自由掌握長短、節奏,組合串聯小段套詞而成全篇唱詞本文之後,藝人在結束演出前則又配唱一小段自報名號住所、及惜別祝語以作結,語多不脫期祝聽者添壽發財,順風如意,且藝人自外鄉而來,歌詩勸世貶惡揚善,或有逆耳之處,奇案軼聞,聽者或疑有所涉指,均需緩頰告罪,故有詞如「少年姊妹眾兄哥/咱來聽歌若七迌/聽無恰意毋通操/當做閒閒聽相褒」,這款專作頭尾之詞,大抵兼有自我宣傳、維持和氣及點明始末,宣告起結之用。

而民間說唱的唱詞內容有源自戲曲,加以吸收、改編,有採擷民間傳說、幻想故事編成韻詞,抑或一時轟動的社會事件,也有通篇勸世,傳述處世準則者,其中分界多有模糊,歷史傳說多以喻世警語作結,醒囑世情之作也常雜以戲劇故事以求服人。其中所紀錄的歷史故事與民間傳說,有傳唱中國歷史傳說者,亦有當時的台灣歷史傳說,此即連橫所云「采拾台灣故事,編為歌辭者,如《戴萬生》、《陳守娘》及《民主國》,則西洋之史詩也。諸如鄭國姓開台灣、甘國寶過台灣、昭和敗戰等等。

其實從這些在查禁過程中陸續散佚,只剩下少數流傳至今的殘卷當中,也能捕捉住許多大清帝國統治台灣時期的社會百態,如由竹林書局出版的《周成過台灣》、《甘國寶過台灣》歌仔冊中,就能讀到因家貧而過台灣,卻又苦無船資的敘述:「周成心肝足煩惱/家內散赤欲如何/人講台灣光景好/欲去船租錢又無」;甘國寶的父系表妹余雪嬌也勸伊:「你咧希望台灣島/欲那有通做船租/在厝較苦暫且渡/這款袂合變別途」;而國家圖書館台灣分館中所藏在福建刊行的木刻本「新刊勸人莫過台歌」中,首段唱詞就記述著「在厝無路/計較東都/欠缺船費/典田賣租」的苦境,而台灣海峽的風浪險阻亦是一重阻礙,澎湖附近的「烏水溝」古來便為有名的天險,在《新刊勸人莫過台歌》中,也記載了渡海之時的悽慘情狀,與專營偷渡的「船頭」的惡行:「直至海墘/從省偷渡/不怕船小/生死大數/自帶乾糧/番薯菜補/十人上船/九人嘔吐/乞水洗口/舵公發怒/托天庇佑/緊到東都」。

禁不住的禁歌:從禁歌時代一路走來的堅持者──作詞家葉俊麟

  • 播出時間: 2018-08-20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吳國禎
  • 名作詞家葉俊麟創作的<孝女的願望>,由陳芬蘭主唱。

    名作詞家葉俊麟創作的<孝女的願望>,由陳芬蘭主唱。

    從戒嚴時代創作歌詞卻屢遭禁播,到民主開放年代依然堅持不懈的作詞家葉俊麟,曾經創作<孝女的願望>,由陳芬蘭主唱而風行一時。

從戒嚴、禁歌的時代,苦心創作出許多詞作,卻一一遭到各種形式的禁唱、禁播,到見證解嚴、民主開放,畢生依然堅持不懈,直到人生旅途的最後階段,仍心心念念於台灣地理風光的主題寫作,葉俊麟這位投入台語流行樂壇一輩子的作詞家,著實值得好好介紹一番。

創作台語歌謠詞作數千首的葉俊麟,自童稚時就很愛自己哼哼唱唱,那時他家中開設「葉德昌布店」,門口也擺設煙攤,幼小的他顧著攤子,就自顧自的低下頭哼起歌來,頭一抬卻發覺攤前圍了一群人聽著他唱歌,害他為自己的心不在焉羞赧了好久。

葉俊麟的本名是葉鴻卿,兒時還有葉應麟的別名,這個名字到了他剛從基隆到台北來時都還沿用著,後來因為「字數無水」,才將「應」字改成了「俊」。甫自商業學校畢業的他,到台北的第一個東家是三井物產,他也在其中結識了為籌組樂隊而遠赴台灣的日本音樂家淺口一夫,自此拜在淺口門下修習音樂,因為受到賞識,他也曾為自己起了個日本名字「葉山良二」,當他興沖沖的向父親稟告時,卻換來一頓斥罵,「咱是台灣人,哪會使號日本名」!

二十四歲時經人介紹,葉俊麟與居住於澳底之吳秀鑾女士結縭,至二戰時「疏開」,寄住雙溪鄉親友家,多年工作因而中斷。其後二、三年間,生活頗為困頓,為求謀生,也曾在鄉下賣紅豆湯等,賺取蠅頭小利,以求溫飽。1948年間,長女葉賽鶯出生,1953年長子葉煥琪出生。

1961年,葉俊麟執掌亞洲唱片文藝部,與洪一峰等人合作,創作出許多至今傳唱不休的台語歌謠名曲,葉俊麟回憶自己的創作總數高達八千餘首,他的妻子則形容他:「寫歌詞會使免食飯,嘛捌半暝仔爬起來寫,歸暗攏無睏,伊講若無寫,小等咧就袂記得啊!」他也回想常有歌手在家門口苦苦等候,為的就是待他新作脫稿,就能即刻錄製,自此可見他的執著與當時市場廣大的需求度彼此應合,終能成就他在台灣歌謠史上無可輕忽的重要性。<淡水暮色>、<舊情綿綿>、<思慕的人>、<放浪人生>、<寶島曼波>、<暗淡的月>、<何時再相會>、<可憐戀花再會吧>、<溫泉鄉的吉他>、<媽媽歌星>、<可愛的馬>、<水車姑娘>、<何時再相會>等具人氣的台語歌,這些歌詞全都出自於葉俊麟之手。

葉俊麟填詞時,甚是重視作品與時代、環境的相扣合,反映60年代台灣社會的經典代表作品<田莊兄哥>、<孤女的願望>均是出自他的手筆,在他的詞作中亦時有台北城往日風華的刻痕,像是<寶島四季謠>雖以「寶島」為名,詞中從春天的「草山」到夏日的「碧潭」,再到冬日的「溫泉」,無一不是台北勝景,又如劉福助主唱的<台灣小吃>,亦是從「重慶北路台北圓環頂」唱到「大橋頭華西街路頂」、「祖師廟龍山寺」,再以「台北雖是讚/中部下港是閣較稀罕」就此作結,還有名聞遐邇的<台北迎城隍>,全國聽眾也在他的同名詞作中重臨現場,從鼓聲、嗩吶到神轎,寫到弄龍弄獅、七爺八爺,再由近鏡頭特寫萬千信眾中的田莊阿伯、鄉村姑娘和莊腳阿婆,將喜慶的熱鬧氛圍永遠定格下來。

葉俊麟是少數能橫越數十年、創作不歇的詞曲作家,80年代由陳一郎主唱的<留戀什路用>、<昔日的戀歌>,和黃乙玲的<春風戀情>等歌曲都是他較後期的作品,他也接受兒女建議,為台灣各地風景名勝,創作了三十六首歌謠(包括詞曲),由北部的「雨的港都」、「春天的野柳」,到南端的「恆春的歌聲」、「墾丁熱帶風」等;西部的「碧潭月夜」、「八卦山大佛」,到東部的「九份黃金時代」、「知本溫泉鄉」,以及外島的「美麗的蘭嶼」等。甚至在1998年逝世當年五月間,躺在病榻上,不顧家人擔心影響其健康,堅持翻閱澎湖的文物圖片及說明,親筆完成了最後的手稿,也是生前一直想去,卻因病未能如願的「澎湖之美」詞與曲。

1998年8月12日他以78歲高齡病逝,但憶及他的活力、創造力和創作視野,卻依舊令人喟嘆低吟<何時再相會>。2007年底,其妻葉吳秀鑾、長女葉賽鶯、長子葉煥琪本於葉俊麟生前對台灣歌謠之熱愛與貢獻,籌劃成立了「文化公益信託葉俊麟台灣歌謠推展基金」,既為紀念葉俊麟,更求能普及台灣歌謠之欣賞,鼓勵台灣歌謠之創作,推展台灣歌謠之研究,以提升台灣歌謠之品質,並促進台灣歌謠之國際化。

 

禁不住的禁歌:台灣歌謠當中的「各地采風」與「遭禁歌曲」──南部

  • 播出時間: 2018-09-24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吳國禎
  • <台東人>原本是描寫西部平原子民遠赴東部墾荒的歌曲,近年在台東當地的原住民之間傳唱。

    <台東人>原本是描寫西部平原子民遠赴東部墾荒的歌曲,近年在台東當地的原住民之間傳唱。

    <台東人>原本是描寫西部平原子民遠赴東部墾荒的歌曲,近年也在台東當地的原住民之間傳唱,歌曲流浪的歷程,就是族群變遷的歷史。

台灣民間既有再三鋪陳、成了遍遊全國的<嘉慶君遊台灣>傳說,也有各地城鎮群聚流傳的地方故事,在現代化的門戶雖已開啟、資訊卻仍不如今日流通迅速的日治時期,此起彼落的社會奇聞就成了民間傳說附會、敷衍的溫床,仗義英雄的武俠衣裳或許能逐漸褪去、但虛實輝映的傳說本質卻日益發達,乃能成就傳布至今的台灣四大奇案。

這些各地風聞一時的社會奇聞,有記述側室與夫婿共謀殺害髮妻的「基隆七號房慘案」;也有朋友間見財起意、殺人滅屍的「二林奇案」;又如癡情煙花女子為報答青年恩客深情,兩人相偕投河的社會新聞「運河奇案」,個個標榜真人實事、時地歷歷可數,既向講古人的桌上的驚堂木滲透、也向抱著月琴說唱的歌仔先的指縫間渲染,到了二次戰後也猶能在流行歌曲的傳唱當中聽聞。

1971年,台灣歌謠作詞家葉俊麟擷取了流傳在民間,早已被寫成「歌仔冊」,同時又被當局以「內容荒誕」而禁止刊行的「台南運河奇案」這段殉情故事,沿用歌仔戲劇場舞台上特地為此編寫的「運河調」,更將時間、場景設定於投河之際,就寫成了一首逼人垂淚的<運河悲喜曲>。

同樣還有首以台南為場景的知名歌謠,歌名喚做<南都夜曲>,詞句訴說著南方都城的小酒館裡、獨守殘燈的女郎,溫酒等待著情人回歸,所存留下的一段傳說流言。只是在原作詞家陳達儒先生的手稿當中,其實寫下了原本名為<南京夜曲>的章句,早先的歌詞中也留下紫金山、秦淮河這款遙遠國度的山水景觀,或許這可能是陳達儒親身行走的記憶,只是修改成了台灣本土風情的<南都夜曲>,詞句當中所寫的景緻也改換成為「安平港水沖走愛情散/月也薄情避在東平山」,這首歌曲自然也獲得更多迴響,傳唱直至今朝。

「顛來倒去君送金腳鍊」這是動人至切的溫柔與多情,誰能知曉「玲玲瓏瓏叫醒初結緣」,卻成了創傷最深的刀痕,模擬起琵琶那般哀怨的聲調,這首歌的作曲家郭玉蘭女士,盼望能喚醒天下的癡情人。

除了富有歷史情感的「南都」,大台南地區周邊,也有許多動人的民間故事發生。在戒嚴時代,台灣華語連續劇總是不斷地挖掘中國宮廷的題材,映演著<一代女皇>、<楊門女將>這樣的劇目,同一時期的台語連續劇卻更常向台灣民間各地原有的傳奇故事挖掘素材,最知名的就是西螺七崁阿善師、雲林斗六痟婆仔樓,抑或李勇捨身護體、為嘉慶君來殉死竹山,都是十分精采動人的傳說,而在台南學甲這個聚落,也有著一群村莊裡的有志之士,為了爭取正義而聚集,他們就是<學甲十三英>。

<學甲十三英>也是1982年所播映的台語連續劇,創作同名主題曲的作詞人是連續劇的製作人洪流,作曲者也是這條歌的主唱人石橋,無論旋律抑或詞句,<學甲十三英>均是表現了團結地方、保護鄉土的氣概,宛然是一部從民間創作出來、傳奇的野史。

<學甲十三英>這首歌曲的原主唱人石橋,另外還有一首成名曲,是以台南地方的宗教名勝為題,添附上歌詠情愛的筆調,所鋪寫而成的<南鯤鯓之戀>,輕鬆的節奏和歌詞詞句扣合緊密,整首歌既在稱頌神衹靈驗,唱著「南鯤鯓、南鯤鯓五府千歲保庇你發財/困難替你來排解」,也暗藏著一句羞於啟齒的祈求,正是盼望神明暗中扶助,完成神尊前拈香祈求的雙雙儷影情意投合的祈願。

透過流行歌曲的歌詞訴情,表露愛意,這種傳統正是源自於「自然民謠」而來。在山野間或獨唱、或和聲,那些從民間自然形成的歌曲,曾有著許多種起源推論,多數不外乎在工作中抒發勞頓心情、或在原野間呼求異性,吐露鳳求凰的心聲,那些率真而悠揚的聲韻,正是「民謠」獨有的特色。

而在山野間此呼彼諾,遠遠拖長了每句歌詞的尾音,也是民謠獨特的表現形式;就連字字押韻的歌詞,也不盡然是全為表意,有時只是圖個前後銜接,上句接得住下句、又有音韻和諧的鏗鏘,湊得成固定的句式,就算達成了協韻的功能。

「竹筍離土目目koa/移山倒海樊梨花」,這兩句歌詞聽來實在全不相干,但這正是模仿著民謠的口吻所寫成的一首歌曲。這首<台東人>原本是描寫西部平原的子民翻山越嶺,遠赴東台灣墾荒的歌曲,近年卻也在台東當地的原住民間傳唱起來,一條歌曲流浪的歷程,就是台灣族群變遷小小的歷史。

留言
留言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