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播出 
 
QR Code

Hit Rate:4888

禁不住的禁歌:從禁歌時代一路走來的堅持者──作詞家葉俊麟

  • 播出時間: 2018-08-20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者吳國禎
  • 名作詞家葉俊麟創作的<孝女的願望>,由陳芬蘭主唱。

    名作詞家葉俊麟創作的<孝女的願望>,由陳芬蘭主唱。

    從戒嚴時代創作歌詞卻屢遭禁播,到民主開放年代依然堅持不懈的作詞家葉俊麟,曾經創作<孝女的願望>,由陳芬蘭主唱而風行一時。

從戒嚴、禁歌的時代,苦心創作出許多詞作,卻一一遭到各種形式的禁唱、禁播,到見證解嚴、民主開放,畢生依然堅持不懈,直到人生旅途的最後階段,仍心心念念於台灣地理風光的主題寫作,葉俊麟這位投入台語流行樂壇一輩子的作詞家,著實值得好好介紹一番。

創作台語歌謠詞作數千首的葉俊麟,自童稚時就很愛自己哼哼唱唱,那時他家中開設「葉德昌布店」,門口也擺設煙攤,幼小的他顧著攤子,就自顧自的低下頭哼起歌來,頭一抬卻發覺攤前圍了一群人聽著他唱歌,害他為自己的心不在焉羞赧了好久。

葉俊麟的本名是葉鴻卿,兒時還有葉應麟的別名,這個名字到了他剛從基隆到台北來時都還沿用著,後來因為「字數無水」,才將「應」字改成了「俊」。甫自商業學校畢業的他,到台北的第一個東家是三井物產,他也在其中結識了為籌組樂隊而遠赴台灣的日本音樂家淺口一夫,自此拜在淺口門下修習音樂,因為受到賞識,他也曾為自己起了個日本名字「葉山良二」,當他興沖沖的向父親稟告時,卻換來一頓斥罵,「咱是台灣人,哪會使號日本名」!

二十四歲時經人介紹,葉俊麟與居住於澳底之吳秀鑾女士結縭,至二戰時「疏開」,寄住雙溪鄉親友家,多年工作因而中斷。其後二、三年間,生活頗為困頓,為求謀生,也曾在鄉下賣紅豆湯等,賺取蠅頭小利,以求溫飽。1948年間,長女葉賽鶯出生,1953年長子葉煥琪出生。

1961年,葉俊麟執掌亞洲唱片文藝部,與洪一峰等人合作,創作出許多至今傳唱不休的台語歌謠名曲,葉俊麟回憶自己的創作總數高達八千餘首,他的妻子則形容他:「寫歌詞會使免食飯,嘛捌半暝仔爬起來寫,歸暗攏無睏,伊講若無寫,小等咧就袂記得啊!」他也回想常有歌手在家門口苦苦等候,為的就是待他新作脫稿,就能即刻錄製,自此可見他的執著與當時市場廣大的需求度彼此應合,終能成就他在台灣歌謠史上無可輕忽的重要性。<淡水暮色>、<舊情綿綿>、<思慕的人>、<放浪人生>、<寶島曼波>、<暗淡的月>、<何時再相會>、<可憐戀花再會吧>、<溫泉鄉的吉他>、<媽媽歌星>、<可愛的馬>、<水車姑娘>、<何時再相會>等具人氣的台語歌,這些歌詞全都出自於葉俊麟之手。

葉俊麟填詞時,甚是重視作品與時代、環境的相扣合,反映60年代台灣社會的經典代表作品<田莊兄哥>、<孤女的願望>均是出自他的手筆,在他的詞作中亦時有台北城往日風華的刻痕,像是<寶島四季謠>雖以「寶島」為名,詞中從春天的「草山」到夏日的「碧潭」,再到冬日的「溫泉」,無一不是台北勝景,又如劉福助主唱的<台灣小吃>,亦是從「重慶北路台北圓環頂」唱到「大橋頭華西街路頂」、「祖師廟龍山寺」,再以「台北雖是讚/中部下港是閣較稀罕」就此作結,還有名聞遐邇的<台北迎城隍>,全國聽眾也在他的同名詞作中重臨現場,從鼓聲、嗩吶到神轎,寫到弄龍弄獅、七爺八爺,再由近鏡頭特寫萬千信眾中的田莊阿伯、鄉村姑娘和莊腳阿婆,將喜慶的熱鬧氛圍永遠定格下來。

葉俊麟是少數能橫越數十年、創作不歇的詞曲作家,80年代由陳一郎主唱的<留戀什路用>、<昔日的戀歌>,和黃乙玲的<春風戀情>等歌曲都是他較後期的作品,他也接受兒女建議,為台灣各地風景名勝,創作了三十六首歌謠(包括詞曲),由北部的「雨的港都」、「春天的野柳」,到南端的「恆春的歌聲」、「墾丁熱帶風」等;西部的「碧潭月夜」、「八卦山大佛」,到東部的「九份黃金時代」、「知本溫泉鄉」,以及外島的「美麗的蘭嶼」等。甚至在1998年逝世當年五月間,躺在病榻上,不顧家人擔心影響其健康,堅持翻閱澎湖的文物圖片及說明,親筆完成了最後的手稿,也是生前一直想去,卻因病未能如願的「澎湖之美」詞與曲。

1998年8月12日他以78歲高齡病逝,但憶及他的活力、創造力和創作視野,卻依舊令人喟嘆低吟<何時再相會>。2007年底,其妻葉吳秀鑾、長女葉賽鶯、長子葉煥琪本於葉俊麟生前對台灣歌謠之熱愛與貢獻,籌劃成立了「文化公益信託葉俊麟台灣歌謠推展基金」,既為紀念葉俊麟,更求能普及台灣歌謠之欣賞,鼓勵台灣歌謠之創作,推展台灣歌謠之研究,以提升台灣歌謠之品質,並促進台灣歌謠之國際化。

 

禁不住的禁歌:來自各行各業的台語歌曲創作者聯手突破禁忌

  • 播出時間: 2018-08-13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者吳國禎
  • 來自各行各業的台語歌曲創作者,聯手突破禁忌環境的箝制,<送君珠淚滴>的作詞者徐品榮,正是其中之一。

    來自各行各業的台語歌曲創作者,聯手突破禁忌環境的箝制,<送君珠淚滴>的作詞者徐品榮,正是其中之一。

    來自各行各業的台語歌曲創作者,聯手突破禁忌環境的箝制,<送君珠淚滴>的作詞者徐品榮,正是其中之一。

在台語歌曲流行的旋律裡,常有出自於工商社會下、受雇工作的人們被不間斷地壓榨的揶揄之鳴,既可睥睨上司,亦可自我安慰,最典型的例舉應是陳雷的「風真透」。其實台語樂壇較早期的一首流行歌曲「食頭路人」,同樣也是自我解嘲「手面趁食」心聲的歌曲,其中對雇主調侃式的輕視,相較於「風真透」顯得更為誇張,歌詞內容如是唱著:「多謝你好心/給阮升淡薄/將來我若成功/你若來失敗/換我做頭家/換你食頭路/彼時陣月給加倍謝你的好意」。

和這二首歌曲選擇了相近的題材,描寫社會中各種職業百態的歌謠,仍不間歇地成為一種重要的題材,在台語流行歌曲中一再出現,有寫江湖兄弟不歸路、風塵中人心聲的<誰人會了解>、<漂撇的七迌人>、<金包銀>、<舞女>;也有延續了港口風情的<行船人的純情曲>、<等無人>;還有趣味橫生的<一年換二十四個頭家>。

在這些職業歌曲之中,<舞女>發行時送審未過,無法在大眾媒體上公開播出,更早期的<一年換二十四個頭家>則是直接遭到查禁。其實,描寫各行各業苦樂心聲的歌曲,大多平實、淺白地抒發了各個行業的處境,如洪敬友作詞、黃仁清作曲的<司機兄的心聲>就是個顯著的例子:

每日生活在車底 服務人客街路旋

抵著塞車時常會 溫度昇懸火 engine故障真歹勢

每日生活在車底 服務人客四界旋

抵著歹路嗎愛過 煙筒撞斷土腳切 這趟倒貼揣啥人提

每日生活在車底 服務人客到半暝

抵著酒醉的亂亂花 東西南北叫阮旋 為著生活嗎愛做

每日生活在車底 服務人客到三更

抵著落翅仔「真倒楣」 講要北投食土雞 到位車錢也無提

每日問題真正濟 人客請恁愛體會

阮的收入無偌濟 望你照顧阮一個

創作「司機兄的心聲」歌詞的洪敬友,故鄉在屏東萬丹,亦是自小就到台北城裡謀求生機的「田莊兄哥」,他回想1990年寫作此曲當時正開設汽車保養場,有許多計程車司機皆是他的客戶,有的司機經常聊到北投的酒客百態、有的則說自己的老爺車散熱差、常熄火,有的嫌車子底盤低,山路崎嶇石子也多,排氣管一斷就得送進保養場,又是入不敷出,他就以這些司機們的「笑談」為藍本,創作了寫實有力的「司機兄的心聲」一曲。

他也取了個「流雲」的藝名,自己演唱這張同名專輯,而且很慎重的請知名的台語歌曲製作人紀明陽編曲,希望能一鳴驚人,一圓歌手的夢想。專輯發行後,身兼投資者的他帶著唱片四處請託電台、電視媒體,才驚覺隔行如隔山,演藝界最重視的就是宣傳,但卻也是最難以突破的阻礙,只有一部分廣播主持人願意幫忙,電視節目的宣傳費則每集都得要好幾萬,還是低聲下氣的拜託來的。

但這首歌在這樣困乏的宣傳下,仍然在勞動階層開始流傳起來,有的電台聽眾也會主動點播,許多翻版的「精選集」也都當做主打歌來收錄,甚至當時委製的發行商竟背著他一直偷偷出貨,這些因素都使得這首「司機兄的心聲」雖是紅了,但他卻未獲得應有的利潤,這也使得他持續創作的意願就此被扼殺了。

洪敬友目前在三峽開設傳播公司,受託為廟宇祭典、婚喪喜慶拍攝紀錄片,好客、坦誠的他還是願意侃侃而談,暢敘自己對台語歌曲的關注和見解,而這樣來自各行各業的創作者,可能是台語歌曲的一泓活水源頭,像是陳一郎的成名作「行船人的純情曲」,創作者夏進在就是位船員,原本的歌名也是「討海人的心聲」,而這首歌是他唯一發表的一首歌曲。

又如寫作「送君珠淚滴」的徐品榮,也不是歌壇中人,當時他只是個苦學自修的年輕人,是在聽了周宜新所主持的廣播節目後,才寄了這首詞請周宜新譜曲,周宜新也深入的訪查他的身世,知道他是位苦學的殘障青年,於是也在節目中為他募款,後來,聽眾才湊足了購置一部輪椅的費用,並鼓勵他到街市上售賣獎券補貼生活,緣於這段因緣,才譜成了這首傳唱至今的歌謠。

這些來自各行各業的創作者能留下清晰的印記,豐富台語歌曲的面貌,有一項重要的原因可能是因為台語流行歌曲成為一種文化工業,是到了非常晚近,華語樂壇的製作人、詞曲作家跨足台語領域後才正式成型的,以往的台語歌曲在相對邊緣的位置上,躋身其中的門檻自然也較低些吧。

 

禁不住的禁歌:率先突破禁忌的「反對運動歌曲」

  • 播出時間: 2018-08-06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者吳國禎
  • 1994年王明哲作曲、主唱<海洋的國家>初版錄音帶封面,此曲在政治運動場合傳唱,至今不歇。

    1994年王明哲作曲、主唱<海洋的國家>初版錄音帶封面,此曲在政治運動場合傳唱,至今不歇。

    1994年王明哲作曲、主唱<海洋的國家>初版錄音帶封面,此曲在政治運動場合傳唱,至今不歇。

日治時期的「台灣文化協會」就曾用自己創作的社會運動歌曲來鼓動民心,到了戰後,歷屆選舉與街頭運動中所出現的運動歌聲更是日漸嘹亮。

在反對運動人士方面,以將宣傳車包裝成大炮造型而聞名的「郭大炮」郭國基,是早期用主題歌曲在選舉中衝鋒成名的例子。1960年第二屆省議員選舉,郭國基在台北市參選,宣傳車沿路播放雄壯激昂的日本軍樂,被選舉監察小組下令取締。投票前二日,官司開庭,法官查出郭國基所播放的旋律曲名為「日本海軍進行曲」,作詞者是日本海軍少尉戶口藤吉,郭國基親自出庭,答辯此曲為德國人士所譜,而這場選舉郭國基依舊高票當選。

1972年,康寧祥在台北市參選增額立委,選用台語老歌「補破網」的旋律,由為他助選的陳永興醫師重填新詞,歌詞的前二句是:「咱台灣是寶島/台灣是咱的」,結尾則是「咱手牽手心連心/共同來愛台灣」,也讓當時的台北市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78年的選舉中,黨外人士開始結盟,組織「台灣黨外人士助選團」,提出共同政見,全島巡迴助選,不但提出寫有「人權」二字的共同標幟,還寫出兩首台語新歌作為候選人的共同宣傳歌曲。這兩首歌曲分別是調寄「農村曲」的「台灣頌」和以「四季紅」為曲重填新詞的「選舉歌」,「台灣頌」歌詞共有三段,從台灣的物產豐隆唱到歷史命運,最後一段則大聲唱出「咱是台灣人」,充滿了團結向上、輕快振奮的力量,「選舉歌」只有一段歌詞,其中並空出兩字讓各地黨外候選人填入自己的名字,聯合競選的意味濃厚,而原曲「四季紅」在80年代也被重填為另一首民進黨候選人常用的選舉歌曲「大家來選咱的人」。

到了「美麗島」雜誌創刊時,每回舉行大型演講必有演唱台灣民謠的節目,也帶動群眾齊唱「咱要出頭天」等歌曲,1979年12月10日「高雄事件」當晚負責帶唱的邱垂貞也因而遭判決四年徒刑,在往後的選舉中他就常以「為唱歌而坐牢的人」為口號。

因「美麗島事件」造成許多政治領袖繫獄,民主運動薪火相傳的責任就落到了受刑人家屬與辯護律師的肩上,1983年,林義雄的妻子方素敏於台灣省第一選區,亦即台北縣、宜蘭縣及基隆市境內競選增額立委,在自辦政見場上獨唱「望你早歸」,當時林宅血案甫發生不久,林義雄仍在獄中,她一個堅強的女性在女兒與婆婆含冤別世、丈夫身繫囹圄後,含淚挺身,終獲高票當選,造成了「方素敏旋風」,而這首「望你早歸」也在傳唱之餘增添了一重民主運動的意義。

與方素敏同屆參選,選區在台北市的民歌手楊祖珺,以「壓不扁的玫瑰」做為競選口號,選舉中她高唱由李雙澤譜曲,改寫自陳秀喜作品的民歌「美麗島」一曲,此首歌曲當時已遭明令禁唱,雖然楊祖珺高票落選,但也令選民留下了鮮明的形象。

1980年代後期,民進黨成立前後,街頭運動、問政說明會等公開活動逐漸興盛,除了曲調悲涼的一些老歌外,也開始大量需要戰鬥性較強烈的運動歌曲,這時候流傳的有「勇敢的台灣人」、「綠色旗昇上天」等歌。到了1991年5月16日,曾任職民進黨台北縣黨部執行長的林永生,在台中市西屯路一段248號與陳婉真、郭倍宏共同宣佈成立「台灣建國運動組織」並擔任總幹事,不久後率領群眾於台中市砸毀蔣介石銅像、又帶頭攻擊國民黨省黨部,再加上參與遊行而被檢察官提起公訴,但他拒絕應訊,乃於10月17日被捕,隔年5月18日則由於刑法一百條修正案生效而免予起訴,林永生在看守所的羈押期間共七個月又二天,此間他寫下了日後在民主運動中膾炙人口的「海洋的國家」,經過林雀薇交由王明哲譜曲,這首歌的歌詞分為三段,分別以鮮紅、翠綠與純白做為不同象徵,因旋律輕快有力,發表後即流傳於反對運動場合,人人傳唱:

鮮紅是熱情 單純 土直 台灣人的心肝

台灣人共心肝 共款運命

飄撇囝孫 飄撇囝孫 代代永遠咧生湠

翠綠的寶島 美麗山河 落土逐項攏會活

蓬萊米 玉蘭花 舉頭看覓

懸大開闊 懸大開闊 透天透天的玉山

純白是自由 民主 光明 無限的地平線

有尊嚴 企挺挺 台灣的囝孫

充滿喜樂 充滿喜樂 咱是海洋的國家

這首歌曲正式標舉了「海洋的國家」口號,和林永生所推動的「台灣建國運動組織」直接呼應,而在反對運動歌曲中開始將「建立新國家」的意涵明朗化。1994年,林永生獲得民進黨提名參選台北縣選區的省議員不久後即於壯年病逝,留下這首至今仍傳唱不歇的運動歌曲。

寫作「海洋的國家」一曲傳唱至今的王明哲,故鄉在屏東車城,在他的歌謠作品中時能望見懷想原鄉的軌跡,如「恆春的思雙枝」,當他為鄭南榕的自焚所感召,而投身反對運動的十餘年中,更揉合了鄉土情懷與家國之愛,將創作音樂當成是寫日記般,而成了寫作反對運動歌曲數量最多的音樂人。

王明哲的性格誠懇率真、擇善固執,在衷心滿懷卻遍歷了政治的無情過後,每回遇見年輕人,他總會一再鼓勵他們「愛出國去讀冊,才有前途」,而他也從未遺棄本土新歌謠的音樂之夢,不但自修樂理未曾停歇,近年移居高雄後,還與民謠音樂吉他前輩泰斗林慧哲時有交遊,合作譜寫上百首台語兒歌,為下一代的台灣魂提早深耕。反對運動的歌聲傳開了「海洋的國家」,至今未歇,盼望來日的本土兒歌中,也會有王明哲的旋律,深烙在即將長成的台灣囝仔的心靈裡,也讓他們銘記住,曾經有個堅守台灣立場、創作不停的本土音樂人。

 

禁不住的禁歌:回顧日治時期的「禁歌」與戰後流行樂壇的關連

  • 播出時間: 2018-07-30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者吳國禎
  • 蔡培火作詞、作曲的<咱台灣>,象徵了日治時期「台灣文化協會」眾多青年所走過的政治社會運動之路。

    蔡培火作詞、作曲的<咱台灣>,象徵了日治時期「台灣文化協會」眾多青年所走過的政治社會運動之路。

    蔡培火作詞、作曲的<咱台灣>,象徵了日治時期「台灣文化協會」眾多青年所走過的政治社會運動之路。

日治時期的台語流行歌曲起源,與電影產業有顯著的直接關連,當時的電影演出形式皆為默片,因此「辯士」(べんし)這種為觀眾闡述劇情的職業應運而生,在當時曾擔任辯士的陳勇陞先生,曾經撰文憶及往昔,提到當時日本人規定辯士須經由政府考試、領取及格執照,才許可在各地電影院擔任此一職務,在台灣的考試則是由台灣總督府主辦、電影放映師亦然,辯士執業時還需服裝端正、穿著西裝。

在葉龍彥所著的「日治時期台灣電影史」中曾經說明,辨士的工作「不僅是『說明』劇情而已,有時還需假扮各角色的聲音對話,插科打諢,製造合宜的氣氛,有時還會加入個人的評論。」到了戰後,台灣各地播映英語片和來自中國的華語、粵語片時,辯士們都還需用台語、客語等本土語言向觀眾解說戲劇的內容,但這時的辨士就不一定是由懂得華語、粵語或英語的人來擔任了,在黃春明的「幫你看電影」一文中,就提到當時的辯士「只是他事先在電影院試片時先看了一次,還有代理商告訴他大概故事的內容」那時的辯士,可說是種程度不一的翻譯與講古的穿雜。

從陳勇陞的回憶中可以得知,日據時代的辯士具有較高的知識水平,且能鼓動觀影人的情緒起伏,因此成立於1921年10月17日的的「台灣文化協會」,亦在1925年設立透過電影放映教育大眾的「活動寫真班」,名為「美台團」,以2錢、5錢、10錢等低廉的價格吸引民眾觀看,再由經過訓練的文化協會會員擔任電影解說員,將放映的內容與現實的批判連接,使辯士一職發揮政治意義,文化協會的辯士不需受到法律的限制,也沒有敘薪的壓力,是藉電影解說傳播理念的有志之士。

「美台團」的催生者蔡培火,十分注重將知識能力還諸於群眾,他曾致力推動「白話字」(教會羅馬字)的普及,組織「美台團」後,也譜寫一首團歌,每當電影開映前必由團員齊唱,後來也有觀眾一同合唱,這首歌可說是在流行歌曲發衍前先行的一首社會運動歌曲,當時蔡培火也譜寫了一首具有社會運動性格、宣揚鄉土美好的歌曲「咱台灣」,交由歌手林氏好主唱,發行為流行歌曲唱片。

蔡培火是日據時期一位從事台灣文化社會運動的重要政治家,也是位虔敬的基督徒,年少時曾在台南擔任過小學教師,其間因參加林獻堂主導的「同化會」反殖民、求平等的運動而遭免職,後來獲得林獻堂與親友的襄助,於1915年前往東京留學,就讀於東京高等師範學校理科,1919年,林獻堂及蔡惠如在東京召募有識之士組成「啟發會」,藉以推動台灣的政治改革,翌年改名成立「新民會」,蔡培火皆身在其中,1920年7月16日,「台灣青年」雜誌創刊,蔡培火擔任編輯外交兼發行人,斯年他僅31歲。

同一時期在台灣亦有蔣渭水正推動「台灣文化協會」的設置,恰好林獻堂、蔡培火方於此時返台,雙方言談十分投機,乃於1921年10月17日在台北靜修女中正式舉行「台灣文化協會」成立大會,會中公推林獻堂為總理,蔣渭水、蔡培火為專務理事,次年年底,文協籌組「台灣議會期成同盟會」,並於東京召開成立大會,但1923年歲末台灣總督府警察局卻以此舉違反治安警察法,在全島同時檢舉,傳訊99位相關人士,一審所有被告悉數獲判無罪,二審時蔣渭水、蔡培火判刑四月,刑期最重,三審上告又經駁回,乃於1925年2月20日收監執行,蔡培火即在獄中寫下「台灣自治歌」詩作,這也是一首運動立場鮮明的歌曲,歌詞的首段如是說:

蓬萊美島真可愛 祖先基業在

田園阮開樹阮栽 勞苦代過代

著理解 著理解

阮是開拓者 不是憨奴才

台灣全島快自治 公事阮掌才應該

這首歌的詞意淺白、對照強烈,由鄉土之情牽繫到自治訴求,既有鼓動人心的筆觸,亦有闡述理念的細緻,而「咱台灣」則是他規模更宏大的一首作品,歌詞中關照的層面涵括了歷史「當時明朝鄭國姓/愛救國建帝都/開墾經營大計謀」、地理與國際關係「大船小船的路關」、「西近福建省/九州東北平」,還有族群團結的呼喊「山內兄弟尚(iau2)細漢」、「大家心肝著和平/石頭拾倚(khioh oa2)來相拱(keng7)」,意味著實深刻,眼界如此開闊,今日讀來依然有深刻的感動。只是在戰爭覆蓋的陰霾越來越濃,當局禁絕使用漢文、並加緊對言論思想箝制的「皇民化運動」逐步施行後,台語流行歌曲在戰亂中也逐漸遭受禁唱、禁播的處分,可以傳唱的歌曲大多只剩下改編後鼓舞效忠大日本帝國的「時局歌曲」,戰爭帶來的顛沛流離也將流行歌曲的發展留下了嚴重斲傷的印記。

這些歌曲與其中的時代軌跡,都是戰前「台灣文化協會」那些進步青年所走過最重要的政治社會運動之路,對照今日台灣處境重新再讀,相信仍會有深刻的體悟。

 

禁不住的禁歌:歌名不妥,電影禁演,娛樂產業人人自危的過往

  • 播出時間: 2018-07-23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者吳國禎
  • 尤雅唱紅的「給無良心的人」,被用作電影片名,卻在送審時遭到「片名不妥」的回覆,只好奉令改名。

    尤雅唱紅的「給無良心的人」,被用作電影片名,卻在送審時遭到「片名不妥」的回覆,只好奉令改名。

    尤雅唱紅的「給無良心的人」,被用作電影片名,卻在送審時遭到「片名不妥」的回覆,只好奉令改名。

1960年代中期,由南、北各界,多位知名廣播主持人串連組成的「雷虎唱片」,發行了許多走紅的台語歌曲,遭受禁唱對待的作品自然也不在少數,有些歌曲甚至因為風行一時,而被善於把握風向的電影片商相中,直接搭上順風車作為片名,在宣傳上自然也跟著吃香。

「雷虎唱片」是由中部中興電台周進升、北部華聲電台吳景中、阿丁、南部勝利電台陳燦馨等知名廣播主持人,及元山製藥廠廠長戴寬勤等人合組而成的機構,創立不久後,此一品牌名稱卻被股東阿丁的一位尊親長輩登記在自己的名下,眾人只好重新將公司命名為「五虎唱片」,旗下女歌手藝名均取尤姓,有尤君、尤美、尤鳳、尤菁、尤雅等,可謂當時積極主導台語音樂市場的一股重要力量。

正是因為發生了商標被佔的情事,阿丁為表自清,也創作了一曲<給無良心的人>,交由旗下女歌手尤雅演唱,歌詞內容雖未指名,卻是字字句句直指「搶人生意」的行徑,是「無良心的人」。此曲發表後一時傳唱不歇,當時也有一家永來影業公司,直接採用歌名作為新片名稱「無良心的人」,演出卡司有丁暉、江南、田明、周遊等知名演員,但是在播映前送至電檢處審查過程中,卻遭遇到「片名不妥,審查無法通過」的回覆,為求順利上檔,只好奉令改名為「有良心的人」,由此亦可得見,當時不僅流行歌曲動輒得咎,各項娛樂相關產業面對「禁唱、禁播、禁演」的殺手鐧,亦是人人自危。

回顧「五虎唱片」輝煌時期的歷史,首先不得不提1950、60年代在南投草屯中興電台以「中興俱樂部」等廣播節目走紅於中部的名主持人「放送頭」周進升。周進升與當時縱橫台灣廣播界的一線主持人串連,使得五虎唱片足能以中部為腹地,屹立於台語流行樂壇將近十年,與台南的亞洲唱片分庭抗禮,並拔擢出陳芬蘭、葉啟田、黃西田、尤雅、尤美等眾多紅極一時的台語歌手。

1963年,在節目中經常臧否政局的周進升登記參選台灣省議員,但卻以最高票落選,競選失利後,他有意退出播音生涯,此舉也造成各地聽眾的競相挽留,由蜚聲填詞、洪第七主唱的「懷念的播音員」,就是為了留住他才譜寫的作品,聽眾也組成了「放送頭之友會」,表達對他的堅定支持。

當時周進升也曾以「放送頭」為名寫下「離別的公用電話」等著名作品,尤其在創辦五虎唱片後,為旗下歌手填詞更成了他的職務之一,這時他則改用「周松柏」的筆名,如葉啟田所主唱的「碼頭惜別」就是出自他的手筆,在他的弟弟,亦是目前負責五虎唱片業務的周彬梧的回憶中,周進升的詞作甚具本土風味,像是尤雅、尤鳳合唱的「姊妹流浪記」,就是以八七水災為素材所創作的歌曲。

當時五虎唱片重要的詞曲作家還包括身兼文藝部主任,譜寫「一見鍾情」的吳景中;和譜成「日落西山」的作曲家姚讚福,「日落西山」的作詞者林啟清當時已逾八旬,是板橋林家子裔;此外還有創作「無情的電影票」的文丁、寫下「為著十萬元」的黃玉玲,和歌手郭大誠的妻子謝麗燕等。周彬梧回想當時錄製唱片的逸事,最令他記憶深刻的是在以往只能現場收音的錄音環境下,出錯過多是會引來樂師譏諷的,而當時猶是高中學生的尤鳳,灌錄「想君心綿綿」一曲時,竟能一次完成,只用了五分鐘,當下全場掌聲不歇。

另外,早年以一曲「盲女悲歌」感動了多少人心,敘說著盲女與胞姊離散、無處尋親的悲苦,又接著出版「盲女出頭天」,自述因遭逢貴人「五虎唱片的吳景中先生」提攜,乃得重見光明並以歌唱成名,至盼姐妹能早日重逢的歌手江蕾,周彬梧也在接受吳國禎訪談當中揭開了她的神秘面紗,指出這兩首歌曲其實只是在台語歌謠傳統下的戲劇性作品,江蕾小姐雙目未盲,也有著美滿的家庭,她的父親還是五虎唱片的樂師呢。

在禁錮的時代裡,雖然環境窘迫,但是在幕後詞曲作者、樂手等人士群策群力奉獻之下,「雷虎唱片」「五虎唱片」仍然走出一段輝煌的歷史,也留下許多風行至今的名曲,像是<田庄兄哥>、<流浪到台北>、<為著十萬元>、<給天下無情的男性>、<錢什路用>、<流浪拳頭師>、<爸爸緊返來>等等。

禁不住的禁歌:另一項禁唱的大宗──四句聯歌曲唱本(一)

  • 播出時間: 2018-08-27 06:15:00
  • 主持人: 主講者吳國禎
  • 1960年代所發行的念歌說唱黑膠唱片,以盲人懷抱月琴彈唱作為封面。

    1960年代所發行的念歌說唱黑膠唱片,以盲人懷抱月琴彈唱作為封面。

    如連雅堂所記,「盲者」常是民間說唱傳續的重要人物。1960年代所發行的念歌說唱黑膠唱片,亦以盲人懷抱月琴彈唱作為封面。

1952年8月24日,<聯合報>5版有以下一則報導,標題為<南縣府查禁荒謬方言歌曲唱本>,內容提到:「縣政府下令查禁新竹縣竹林書局印行之方言唱本,黑貓黑狗歌,姨子配姐夫歌,劍仙狐狸鬥法歌自嘆煙花配夫歌,採親結緣新歌,曾二娘燒好香歌,十殿地獄歌,真正談天說地歌百果子大戰歌,再重河山歌,哪叱鬧東海歌等十一種內容荒謬,應予查禁。」其實,這種民間通稱為「七字仔」、「四句連」的歌本,自大清帝國統治台灣時期,就已經廣為流傳了。

連雅堂在其條述本島風俗人情,筆記當時台灣活躍風情的著作「雅言」中,錄有以下幾句話:「『孔雀東南飛』為述事詩,猶今之彈詞也。台南有盲女者,挾一月琴,沿街賣唱;其所唱者,為《昭君和番》、《英台留學》、《五娘投荔》,大都男女悲歡離合之事。又有采拾台灣故事,編為歌辭者,如《戴萬生》、《陳守娘》及《民主國》,則西洋之史詩也。」此中記述,已勾繪出自清朝便已流傳於民間的說唱主要的表演型態,而在至今仍可翻查、聽聞得到的唱詞中,也能捕捉住諸多清據當時的台灣社會百態。

如連雅堂所記,「盲者」與「盲詞」,常是民間說唱傳續形成的主要元素。盲者居說唱藝人中有一定比例,其原因或為社會型態對於殘者謀生的狹限,故殘障者特別著重於身懷一技之長,且平民生活困窘,娛樂型態的簡單化,維持了對此型態演出的需求。而說唱技藝的傳續,亦由藝人師徒相授,習藝者須將所有戲文暗誦心中,且嫻熟伴唱樂器之彈奏。

習藝之際,藝人已將前輩所傳唱詞完整記誦,再經一番時日演出,對於全本唱詞的粗略架構即漸分明,亦能將唱詞與曲牌自由組合,隨情節轉折而選用自如,於藝人心中,唱詞已自由拆解,活用切割成小段小段的套詞,能依演出長短需要,重新串連其結構。唱詞的構詞型態,多為傳統韻文最為典型的七字四句,亦其別稱作「七字仔」之原由。七字仔本身為曲牌名,乃歌仔戲曲調中運用變化最多樣,亦是最不可或缺之曲調,民間亦用作說唱藝術之別稱,此種表演的特性以唱為主,又特重於聽者入耳明瞭,語言與音樂的關係即在詩樂和諧,故其所用曲調乃需有即興活潑的空間以供揮灑,民間說唱所常用及之曲牌有七字仔、江湖調、雜念仔等,主要的伴奏樂器則有月琴與大管弦。

有部分說唱藝人將唱詞記述編印,以七字四句直式書寫,集成「歌仔簿」、「歌仔冊」,即隨手可攜,薄薄數頁的小本冊子,於市集街坊中擺攤念歌推銷,其中用字或編寫者自行選定、或因循前人所編歌冊,但只求表音以傳句義,蓋聽者本為母語人士,無須透過文字記載習得歌中所用語彙,故其時紀錄歌詞惟以求語音之掌握為主,用字有擬音,有擬義、造字等。而這些薄薄幾頁的小本冊子,就是1950年代另一種被查禁的大宗「禁歌」,也就是當時的統治者所認定的「荒謬方言歌曲唱本」。

其實這種民間說唱的內容,不但沒有違法犯禁,反而處處可見藝人行走江湖的謙遜。在進入唱詞本文前,演唱者常會先彈唱一段自報名號住所,及起始自謙詞語、問候語句,一則體現藝人遊走四方、獻藝求生的客氣卑微,出外人和氣為先亦即明哲保身之道;其次則用以引韻熱喉,助長演藝情緒,諸如「朋友姊妹阮總請/生份阮毋捌恁的名/咱會得結緣最相疼/原諒小妹仔較無聲」這樣的數段開場白;而在隨演出需要,自由掌握長短、節奏,組合串聯小段套詞而成全篇唱詞本文之後,藝人在結束演出前則又配唱一小段自報名號住所、及惜別祝語以作結,語多不脫期祝聽者添壽發財,順風如意,且藝人自外鄉而來,歌詩勸世貶惡揚善,或有逆耳之處,奇案軼聞,聽者或疑有所涉指,均需緩頰告罪,故有詞如「少年姊妹眾兄哥/咱來聽歌若七迌/聽無恰意毋通操/當做閒閒聽相褒」,這款專作頭尾之詞,大抵兼有自我宣傳、維持和氣及點明始末,宣告起結之用。

而民間說唱的唱詞內容有源自戲曲,加以吸收、改編,有採擷民間傳說、幻想故事編成韻詞,抑或一時轟動的社會事件,也有通篇勸世,傳述處世準則者,其中分界多有模糊,歷史傳說多以喻世警語作結,醒囑世情之作也常雜以戲劇故事以求服人。其中所紀錄的歷史故事與民間傳說,有傳唱中國歷史傳說者,亦有當時的台灣歷史傳說,此即連橫所云「采拾台灣故事,編為歌辭者,如《戴萬生》、《陳守娘》及《民主國》,則西洋之史詩也。諸如鄭國姓開台灣、甘國寶過台灣、昭和敗戰等等。

其實從這些在查禁過程中陸續散佚,只剩下少數流傳至今的殘卷當中,也能捕捉住許多大清帝國統治台灣時期的社會百態,如由竹林書局出版的《周成過台灣》、《甘國寶過台灣》歌仔冊中,就能讀到因家貧而過台灣,卻又苦無船資的敘述:「周成心肝足煩惱/家內散赤欲如何/人講台灣光景好/欲去船租錢又無」;甘國寶的父系表妹余雪嬌也勸伊:「你咧希望台灣島/欲那有通做船租/在厝較苦暫且渡/這款袂合變別途」;而國家圖書館台灣分館中所藏在福建刊行的木刻本「新刊勸人莫過台歌」中,首段唱詞就記述著「在厝無路/計較東都/欠缺船費/典田賣租」的苦境,而台灣海峽的風浪險阻亦是一重阻礙,澎湖附近的「烏水溝」古來便為有名的天險,在《新刊勸人莫過台歌》中,也記載了渡海之時的悽慘情狀,與專營偷渡的「船頭」的惡行:「直至海墘/從省偷渡/不怕船小/生死大數/自帶乾糧/番薯菜補/十人上船/九人嘔吐/乞水洗口/舵公發怒/托天庇佑/緊到東都」。

留言
留言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