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播出 
 
QR Code

Hit Rate:17474

香港回歸20系列報導(五)

  • 播出時間: 2017-07-18 12:10:00
  • 主持人: 心怡
  • 專題報導

    專題報導

    專題報導

前聞: 七月十五日,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及姚松炎被法庭裁定失去議員資格,「梁游事件」引發人大釋法,結果,今次DQ(取消資格)四位議員的主審法官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區慶祥,便直接引用人大釋法各點,頒下DQ裁決,判決相關內容:依據《基本法》第104條(連同2016年11月7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就此條文發出的解釋(“《解釋》”))的恰當詮釋、《宣誓及聲明條例》的條文、以及參考相關案例,法庭指出有關作出立法會誓言的法律規定有以下的原則。

訪問法政匯思成員石書銘大律師談『人大釋法』從何而來: 法政匯思成員石書銘大律師: 『人大釋法』是訂立基本法時留下來的一個缺口。一般而言,在普通法三權分立制度下, 立法機關是進行立法,解釋法律是由司法法庭負責, 法庭對訂立法律傳釋方面是有一個最終的話語權,這是正統三權分立的制度。現實情況是香港主權移交前,即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到起草基本法過程中,就在英國與中國談判過程中訂立基本法時,中英雙方作出怎麼樣的妥協因而有這個效果,其後演變成今天香港法院是否仍然是法律最終傳釋者?其實不是。因為基本法158條裡是明訂人大是有權釋法。釋法則有權解釋基本法的條款。這之間也是有一個制度存在,例如終審法院有一個問題需要提交給人大,此問題也涉及國家層面的事情,即可向人大提出釋法,因此終審法院對此問題可獲最確定的答案。 其中絕大多數案件都是香港政府或人大自己提出釋法,這樣做法是否與基本法條款有衝突呢? 這點屬政治問題.事實上,這釋法權是根據基本法第158條是有存在, 至於為何會有釋法權? 這是中英雙方在起草基本法時,他們之間談判出來的結果(Q:香港是否被出賣呢?)我們回頭看中英談判香港主權移交時,香港人參與的程度有幾多?在那階段是否有任何一方是代表香港人的看法呢?至於香港是否被出賣?我相信英國在進行談判時有自己本身利益的盤算,中國也有自己本身利益的盤算,但香港人利益的盤算又由哪個來代表呢?又或者是同他自己本身利益之間的取捨,這個問題實在是中英聯合聲明談判時所遺留下來的,也都隱身到現在為何有這麼多年輕人談論2047大限時,我們要再一次關於香港前途有一個討論,在中英聯合聲明談判時香港的聲音沒有好確實傳達出來,但到了2047年,這個情況是否將香港人的聲音有效及全面地反應出來,現時是有這個政治討論存在.法律與政治是好難分割,但好多時候法律只可以做某一點,跟著過了這一點後就是政治效應.

訪立法會議員梁國雄談香港困局:法立會議員梁國雄:香港經濟走向攏斷化, 在政治上也會更加收緊.香港己經是他們一塊口中肉, 香港任何政策都會影响到來香港謀利的大陸資本,他們通過特區政府及立法會將政策及香港資源成為他們大陸來香港攏斷的一個工具. 香港的轉變, 除了香港人實行自治去抗衡中共操控外, 其實最根本是中國政治改革能夠實行一個民主憲政, (Q要中國大陸內部變成民主憲政?)因為香港在英國百多年管治, 因中英談判後香港政權移交中國中央政府, 這個中央政府無論好醜都是對香港擁有主權, 新的宗主國來香港後,他的國家是怎麼樣當然是直接影响香港命運, 當然大陸的維權人士及公民社會以及民運人士受到非常利害的打壓, 所以他們對香港港人的聲援是不會立竿見影,而我們對大陸維權人士的聲援暫時也不會有影响, 但在一個專權政府裡, 那怕是多麼微弱的聲音,都會形成更大的呼聲, 更大吶喊的基本原素.

法立會議員梁國雄:我覺得在雨傘運動之後,香港人曾經有試過大型公民不服從運動,這運動不成功, 我們要想想為何整個運動有號召力而沒有組識力,也許登高一呼,應者雲集,但抗爭運動並沒有持續。香港人參加公會及公民團體比率低,公民運動過去是缺乏組織,若沒有大型公民運動,每個人都是孤立的,即使是登高一呼、應者雲集,但並沒有在短時間內組織群眾,也沒辦法形成民眾建立自治的機關。從歷史角度來看,從來都沒有第一次自發群眾運動就會得到成功。我認為香港以和平公民抗命運動會是很重要的策略,曾經想用以暴制暴方式去做,暫時來講,香港人也還沒到這種程度,同時當我們以暴制暴時,本身有冇實力,以暴制暴不是我們這些手無寸鐵的人做得好過現在的那些當權者. 我們現階段的犠牲及抗拒是要讓統治特權分化致到轉變。

法立會議員梁國雄:香港有一個問題:香港是一個700萬人口的城市,而統治香港的政權是一個擁有超過7000萬黨員的政黨,而這個政黨在大陸是永遠執政的,所以,我的意見是香港民眾運動得不到大陸的支援,也影响不了大陸,我們香港單純地嬴(爭取到民主)的機會是比較困難。我不知道會怎麼樣,但歷史就不見得會重複,像2013年也沒試過有雨傘運動,2003年的23條立法讓大家會好緊張。(Q現在23條是否仍會通過推行呢?)A:看看張德江訪問澳門公開稱讚澳門特區政府實行23條立法做得好好,其實張德江講這翻話的言下之意是向新任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施壓。我覺得不要睇輕大型群眾聚集的力量,即使不會有即時效果,但對民間的充權以致向當權者施壓有重大作用,尤其是現在特區政府正加強打壓香港民主運動,包括要入稟司法覆核立法會議員資格,以致大舉拘捕示威遊行群眾,如果大家唔行出來的話,即系鼓勵佢繼續做啲樣野,如果佢做到的話,香港制衡特區政府與中共力量會進一步受到打擊.我個人認為:莫為自小而不為、莫為無為而不做.

香港回歸20系列報導(四)

  • 播出時間: 2017-07-11 12:10:00
  • 主持人: 心怡
  • 專題報導

    專題報導

    專題報導

新加坡學者 鄺健銘,出生於香港,先後畢業於香港皇仁書院,香港中文大學政治及行政系,及後於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從事研究工作。近年積極專研香港及新加坡近代史.

前言:香港自開埠一百多年以來,歷經鴉片戰爭,世界大戰,日本侵華佔港三年零八個月,開始英國殖民到近二十年歸屬中國管治,居港港民自始至終是沒有自主命運的一個族群,可以說港英時代是自由不自主,歸屬後是夾縫中生存在不自由又不自主的情況,因此港人自主意識抬頭,並有探討香港新模式的湧現.其中,經常以新加坡與香港作比較,主因是背景曾是英殖民地, 地理是港口城市與幅地遼闊為鄰的國際都會,唯身為國家城市的香港與獨立後具國家地位的新加坡是完全不同. 但是多元民族的新加坡人口,民族及經濟發展與留才政策是值得參詳.

概要:談香港人與新香港人身份認同:有部份居港的港人認為自己是香港人,或新香港人或是中國香港人或是中國人等,因而產生身份認同的問題,曾是英國管治的新加坡是多元民族國家,在身份認同上是否有出現族群差異的問題,新加坡的人口及民族政策又是如何呢?...

......當下台灣,香港,甚至新加坡都在面對中國因素,時刻都需要思索自己的身份內涵,以及與中國大陸應該保持怎麼的一種關係,當中一個重要的問題是:中國大陸是否就必然處於<中心>位置?回顧<中國>概念的發展脈絡,近代<中國人>大一統思考框架, 從而使人能夠透過在地與化邊緣為中心的視角, 細緻地梳理台港乃至新加坡地方經驗與知識.因時至今日,在多人高喊建構<香港人>或<台灣人>主體意識之際,華人此一概念仍在港台兩地缺乏認識,論述,辯論和反思,少了戰略縱深...

...作為主權國家的新加坡既有人口篩選把關能力, 政府亦重視協助外來人口融入本土社會以保原來風俗與社會價值的各種配套;且新加坡不是孤例,其他國家如瑞士,也有類似人口政策思維,即把關嚴,亦著重外來人口融入本土社會的表現.這種以本土社會為本位的人口政策思維, 香港官方久缺....

香港回歸20系列報導(三)

  • 播出時間: 2017-07-04 12:10:00
  • 主持人: 心怡
  • 專題報導

    專題報導

    香港回歸20報導

專訪佔中義務律師團成員,法政匯思成員石書銘大律師談「公民抗命,無畏無懼」所承擔的法律責任...

被指獲中央欽點當選的候任特首林鄭月娥,稱當選後首要做團結工作,不過,政府在她當選後翌日,即就2014年雨傘運動算賬。警方早前致電預約拘捕並起訴9名參選佔領行動的人士。

「佔中三子」陳健民、戴耀廷、朱耀明 遭3項控罪: 煽惑他人公眾妨擾、串謀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

有關六月二十八日在香港金紫荊廣場被逮捕者是否也屬於串謀公眾妨擾要看看被捕者如黃之鋒等人是否前事有協議, 因為控方指控串謀罪所需的証人或証據就是這些人是否有個協議去做犯法行為, 一班人在同一時間出現可不可以就証明他們之間就己經有個協議, 或但是只不過是各自偶然遇到並沒有約協之實則,

這就好取決證據是什麼. 像line、wechat等手機上短訊經警方搜証為呈堂證據,而這些對話證據要看是否有不可抗拒的推斷… 根據警隊條例, 警方在48小時內釋放被捕者,否則警方是要對被捕起訴……

如果扣留被捕者對警方調查都沒有幫助的話, 警方就算沒到四十八小时也應該放人, 這就好像黃之鋒在2014年9月26日在公民廣場被警察拘捕後,並扣留黃之鋒46小時都不釋放他, 警方也跟黃之鋒做了四次口供記錄, 也沒有進一步調查工作可以做, 黃之鋒在那次事件都可以向法庭申請人身保護令要求警方即刻放人…(續撰)

香港回歸20報導(二)

  • 播出時間: 2017-06-27 12:10:00
  • 主持人: 心怡
  • 專題報導

    專題報導

    香港回歸20報導訪問陳雲教授

續上周訪談:...因為政治民主選舉昰受到規限。立法會有一半議席是由工商界功能組別組成,例如是公司董事, 專業人仕等投票產生功能組別。 另一部份是由民選。 因為中共在香港經營了幾十年時間,親共左派的樁腳及地區區議會系統也可以搞到好多人出來投票,也即是有一半的民選議席裡, 親共左派的人都佔了六成, 故此,泛民派、或本土派、或其他工會都並不能夠在立法會議案形成投票過半的能力, 這是讓香港人非常喪氣。香港人提立法會全面直選或特首全面直選,但又被中共人大用強硬方案否決了,結果現狀是僵硬了,民主選舉進程在香港是停頓不前。除非在香港有發展,否則很多香港年青人真的會計劃離開香港,這裡鬥爭讓生活好艱難。

2014年佔領中環運動六十幾日的結果是維持中共人大的強硬方案,讓很多人都很失望。再加上近來新特首林鄭月娥上任,警方加強檢控,對九位曾參與2014年雨傘運動的社運學者、前學生領袖、前任及現任立法會議員提出刑事檢控,只要有證據證實佔領中環運動領袖或參與者出席過現場、發動呼籲都會遭警方檢控,政府對參與和平抗議的學者和市民的刑事檢控,會對國際和本地學界以至學子和青年人產生寒蟬效應。

是,港英政府建立的體制全面遭瓦解。現在的特區港府並沒有克制其權力,有權用到盡.港英政府時期為了反共而立『惡法』,例如:非法集會、非法佔領等是用來對付中共來港倒亂份子,但現今特區港府則用這些法令來對付香港市民和平集會,這是很難搞。以前舊殖民時代曾經試過將這些惡法廢除,但始終沒辦法廢除。

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有想制定人權法案,並廢除這些公安條例,但英國可能覺得都還沒有維持到穩定局面交給中共,所以有所妥協而沒有廢除這些違返一般市民和平集會的自由法案。這些法令落入現在的特區港府手上,變成港府有權、有法律對一般市民非法集會執行拘捕,但這是惡法。

本周訪談: 今年七一遊行不能在維多利亞港進行? 七一遊行至少都會有五、六萬或七、八萬人參加,沒有一個公園集會,一出地鐵站就進行遊行一定會混亂,如果七一遊行混亂可能會遭指控擾亂公安。擾亂公安條例是當年對付土共(共產黨)來港搞暴動所成立的法例,香港很久沒用。如果在街上大叫引起群眾圍觀都可以這條法例遭起訴,定罪的方法也好簡單,引起公眾精神受到干擾就告得入, 以前是不用此法

Q:香港治安變差,警察暴行增多?

A: 幾年前,在警察行動時就不再通知記者,所以治安問題或打劫、強姦案等,都只能事後才能夠報導,甚至普通偷竊或摳打都沒有報導。現在警方是沒有同時間通知報館,而且改了無線電接收方式,令報館沒有辦法竊聽到警方接受報案通知,所以現時香港獲得的治安報導是不足夠。 以前(港英政府年代)警方是默許新聞記者用無線電偷聽警方無線電對話,當時警界覺得無所謂,好讓記者可以影到警方捉賊的場面。但現在警方與報界沒有連線,這等同減低新聞監察能力,有時靠讀者報告, 讀者在周邊拍攝圖面就貼上網路FB分享。香港八十年代時期,警方與新聞界默契很好,

Q:陳雲教授有多本著作是提倡的城邦論來治理香港,

A:城邦論算是務實,也是與中共有商有量的治港方法。

Q:陳教授是就香港環境來撰寫城邦論,城邦論是否能應用在其地方呢?

A:城邦論是承認過去英國在香港統治百多年間,香港殖民地與英國本土的區隔, 金融、財經、社會等政策都特殊為香港環境而立法。香港有自己的工業配額、香港有自己的貨幣,這就是一個城邦,類似一個有非常高自治權的海外領地。中共的基本法也是繼承著這些條件,只不過是用憲法寫出來。城邦論是指香港的自治地位並不是中共賦予,而是用百幾年的時間香港自己運行出來。因為英國放手香港管理,香港就自己管自己,香港有自己的獨立工業、金融及對外參加的國際組織都是獨立參與。城邦論的主張是九七後基本法賦予香港高度自治權,由於基本法只有五十年的期限,直到2047年即失效,所以應該修改基本法第五條,令到基本法恆久有效,這樣,香港就能變成一個自治特區政府,香港與中國關係類似邦聯關係。中國當然擁有完整主權,香港也擁有非常高的(臣賢)主權. (香港不是國家,但香港在國際間很多時被給予等同國家般的待遇, 香港的一國兩制或城邦地位,在其他地方是用不著,西藏是用不著,西藏自治歷史不長,西藏也沒有這麼多國際關係及國際政府行為。台灣都用不著, 台灣是另外一個政體。城邦論是只適用於香港,依我的看法,台灣免強可用邦聯方式來處理, 即當台灣也是主權政府, 中國也都是主權政府, 雙方用漸進方式,以貿易互雙承認對方主權,變成類似英聯邦體系,香港是幫中國與台灣接成一個類似英聯邦鬆散的國與國關係,其實就像是華人世界變成一個邦聯關係。這是我在著作城邦論中同時提出的華夏邦聯論,這我私下建議台灣可以採取方法,但要中共答應才行得通,這套華夏邦聯論跟當年台灣前總統李登輝提出的理論是差不多.

Q:如何扭轉香港現有局勢?A:則視乎外來的因素。香港是國際城市, 中國也有很多國際關係,這要等到香港經濟出現衰退、內部不穩定,若要香港穩定,就要給予香港自治權及普選權,限制大陸人來香港霸佔港人福利,讓本地安心提供好些服務。(香港以為服務業為主)

A:這要看美國對華政策。如果美國要制裁中共,讓中共在國際上不可以如此囂張, 中共對香港的關係就可以改善. 過去中共對香港關係這麼差, 美國對中共採容忍政策導致中國對香港肆無忌憚, 我認為特朗普(川普)總統上台幾個月, 我還沒有看到他對香港政策是如何?我看如果特朗普(川普)對中國政策是比較強硬, 中國對香港及台灣都會放寛一些。中國對港台寛容同時會得到美國信用, 這是舊有的方式,

Q:早前美國香港回歸的聽證會, 對中共有何警剔?

A:還是不夠。這要等到美國參議院制定對香港人權法案,即香港關係法再加人權法案,這樣才可以繼續保持香港特殊優惠地位, 若美國對香港提出香港關係法加入人權法案,此時中國就會對香港軟化, 始終中國需要香港做一個對外的金融資金出入的窗口。

A:有關粵港澳大灣區另一個目的是政治作用,也即是預計2047年將香港基本法取消,將香港變成華南城市的一部份。香港基本法規定到2047年即失效,大部份法律界人仕都知道這件事,我在去年立法會選舉提倡永續基本法而沒有獲得太多媒體的報導, 當時民眾唔知道危機在哪裡? 現在粵港澳大灣區計劃出來, 港人才知道事實的真相, 也即是三十年後將香港融入內地. 一般法律界、財經界都歡迎永續基本法, 這可將香港法治恆久, 投資者對香港信心增強, 普通市民並不是這麼明白永續基本法實則是由短期變成長期, 不用擔心, 就不用撤離香港, 因為現時一國兩制在香港實行得差、治安差、福利差的情況之下, 還要永續基本法, 一般港民會覺得是開玩笑的講法。 但財經界及法律界比較了解永續基本法的意義,如果做不到永續基本法,港人買樓向銀行貸款30年是做不到的,因為2047年香港基本法即失效。 Q:到底應該要怎麼做好呢?如果中共覺得需要, 由人大及立法會親共發起都可以做得到, 應該都沒人會反對, 一但香港落實永續基本法後, 香港會變成自治地方, 政治會本土化, 人民的心態會改變, 我是香港人、我在香港住、有恆久憲法保護我, 那個時候人民對民主訴求、對本土利益的保護就會出現, 30:35中國沒信心這樣做, 因為內地太大, 香港現時要靠對外關係, 美國特朗普(川普)總統可以施壓, 北韓緊張局勢會讓中共有所顧忌, 重申佢要開翻香港窗口, 類似上個世紀, 韓國戰爭讓中國不敢向英國要回香港一樣,中國知道一旦戰爭發生, 中國非常需要一個自由港口. (end)

留言
網友暱稱: Chan, Wah
01/15/2015 A
網友暱稱: Chan, Wah
經濟台灣 12/11/2014
Grade: A
網友暱稱: 陈海飞
分享有点怠慢,能用。
新网站存在许多不足,慢慢改进。
留言請先登入會員